海岸线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全知全能者 > 第41章 初授
    我的基础打得不是很好?

    如果换一个人来说,哪怕是族长,许同辉估计也是不服气的。

    而且是很不服气。

    深知修行的资格是多么难得,所以得到这个资格之后,许同辉那真是的勤修、苦练、反复揣摩,而且是二十年如一日。

    哪怕是修行步入停滞之后,他也没有丝毫懈怠,不但如此,反而是更加地用心用力以图突破。

    说资质不好,他没意见。

    说他愚驽甚至是蠢笨,他最多也只是有一点小小的意见。

    但说他基础打得不好?

    呃……

    别说一点意见了,许同辉连半点的意见都没有!——因为说这话的,是对面的这个人。

    “是,少爷!”

    许同辉恭敬说着。

    恭而听,敬而从。

    少爷说他基础打得不好,那他就肯定是基础打得不好。

    在修行这件事上,许同辉现在并信不过自己。

    他唯一相信而且是坚信不疑的人,就在对面,就在眼前。

    “许叔,你把家族的开架练体拳练来我看看。”接下来,许广陵这般说着。

    许同辉二话不说,起身开练。

    开架练体拳,还算不上修炼,这东西其实是大路货,每个家族都有,不止家族,就连城主府都有,而且保密程度并不高,花些银钱,在市面上是能买到的。

    但对世家来说,比如庄家,对这个东西又很重视。

    家族子弟,十二岁之后才能正式开始修炼,那之前这么长的时间干什么呢?

    除了识文学数之外,自然是打好修炼基础,而这基础,则全靠一套开架练体拳。

    如果是从两岁开始,那就是一直到十二岁。

    十年时间!

    十年时间打一套拳,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所以事实上,几百年间,庄家的这套拳和最初相比,已经是改动不少了,这一代,改动一点点,下一代,再改动一点点……

    一代代过去,不能说面目全非。

    因为很多大的方面,并无改变,也不宜改变,当然了,也没必要改变。

    但很多小的方面,确实是精益求精,家族一代代不知多少族老的心神投入在这个方面。

    他们自己练,练了十年一百年,然后他们教导家族子弟,也是一年又一年。

    在这个过程中,对于这套拳法,那真的是,熟到不能再熟。

    “少爷。”一套拳打完,许同辉抱拳而立。

    “看好!”许广陵说着,起身,“跟着这套练,把你以前的,都忘掉。”

    同时,他又对田浩说道:“老田,背过身去,我知道你记性好,不要偷看!”

    “喔!”田浩如同受了委曲的小媳妇,他正瞪大眼准备观摩一下呢。

    ——但这委曲也只是装样子,少爷已经说过了,等他饭做得好后,会教他修行!

    许广陵慢悠悠地拉开架式。

    基础,不必太繁复,而是越简单越好,“大道至简”这个词语完全可以用在这里。

    所以在根本宗旨上,就决定了它的大开大合。

    大开大合易于走向威猛,但基础锻炼要求的又不是威猛,而是细密、周全,这从某种意义上和大开大合又是相悖的,属于南辕北辙。

    但在一位大宗师兼一代武宗的弟子这里,这只是小意思。

    甚至,许广陵是以“作曲”的方式,来制定这套拳法的,而曲调,基本上就是前世的那首《长白之春》,只是小有改动。

    此刻,他的这套拳只是随心而打。

    前一刻,这套拳还不存在,以后,这套拳也只会在许同辉那里出现。

    这套拳法,三个要点:

    一、它是简单同样也周全的开架练体拳,以“大道至简”为宗旨。

    二、它用庄家的开架练体拳为骨架。

    三、它以许同辉刚才的表现为基础。

    许同辉集中全部心神,目不转睛地看着。

    看完之后,他才发现,似乎……

    并不难?

    当然不难!

    这根本就是为他量身订做的。

    许同辉上手演练。

    田浩固然是记性好,许同辉又何尝差了?

    田浩是天生记性好,许同辉则是因为好歹攀到了通脉境。两人的性质虽然不一样,但结果是一样的。

    第一遍,许同辉就演练得大差不差。

    第二遍,都能称得上是许广陵刚才所练的“拓版”了。

    第三遍,许同辉打得慢,打得断续,气韵不连,但是每一招每一式,都意蕴其中。

    三遍打完,许同辉再次抱拳而立,“少爷!”

    “嗯,不错,以后就这样来。”许同辉微微点头,表示嘉许。

    “早上一遍,中午一遍,晚上一遍,一天三遍就可以了,不要少,也不要多。”

    “同时,把你的凝气法诀彻底放下,以后每天,只练这三遍拳法就可以了,其它的什么都不用管。”

    “是,少爷!”许同辉唯命是从。

    不错。

    许广陵这次是在心里微微点头。

    孔夫子说,“唯上智与下愚不移。”

    许同辉既称不上上智,也称不上下愚,而恰恰是在两者之间,这样的人,一般是很难“不移”的。

    但许同辉之所以例外,又并不奇怪。

    过去的长久苦修,再加上对他的信服,两者共同造就了,虽然是半调子,但依然可以好好重新开始的许同辉。

    既如此,他自然也不吝指点。

    祖孙也好,父子也罢,夫妻也好,兄弟也罢,友朋也好,主仆也罢……

    这些都只是“标签”。

    多种多样的标签关系之下,其实只有一种关系:相得还是不相得。

    亲如祖孙,不睦。

    亲如父子,失和。

    亲如夫妻,同床异梦,相敬如冰。

    亲如兄弟,插刀相见。

    ……

    这些都是很寻常的事,应该说,再寻常不过了。

    相得,则非亲胜亲,非友胜友。

    不相得,则亲非亲,友非友,标签再怎么粘在一起,也很难亲近得起来,如油水不相融一样。

    许同辉,可以算是“自己人”了。

    田浩,则还要再看,虽然当日收下的时候就已经看得七七八八了,但很多关键处,还是需要时间。

    哪怕有天慧,也未必就可堪造就。

    而田浩实际上也并谈不上天慧。

    这一世且不论,前世,他身边的那些人,随便拎一个出来,都能在这方面任意吊打田浩。

    而田浩自己如果以这份“天慧”自许的话,那就不好了。

    这现在是没有的。

    但其心里,未必没藏着这样的一粒种子。

    不过这也都只是小事了,无须计较。

    说完了修行事,练完了拳,许同辉和田浩的心神又被那沸腾着的汤水所吸引了。

    特别是许同辉。

    刚才的三遍开架练体拳练过,在他的不觉中,其实是消耗颇多的。

    于是这一刻,那溢着浓香的汤水,对他的吸引简直堪称是“致命”级别的。

    不过两人还是眼巴巴地望着,直待许广陵慢悠悠地把他的那碗汤喝完,才由田浩再次动手,给三人各自再分盛了一碗。

    “好了,我就这两碗。”许广陵笑道,“你们不必再顾虑我了,尽可以放开量放开速度地吃喝。”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许同辉也好,田浩也罢,俱都化身史前饕餮。

    实在是,有生以来,他们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哪怕是许同辉,就算经历过了一次家族的盛宴,品尝了一次灵食。——

    但天可怜见,那一次,他只闻到了香,却既没吃到肉,也没喝到汤,而只是之后,喝到了灵骨汤。

    虽然那也很好,但终究很少。

    真的,就几口的量,而且还是小口。

    哪像此刻,可以放量地喝,而且,一点都不逊于那灵骨汤!

    不止是不逊于灵骨汤,更像是,能和盛宴当日的灵食相比一样!

    但还是那话——

    这怎么可能呢?( 全知全能者 http://www.hax321.com/0_67/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