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全知全能者 > 第211章 酒醒只在花前坐
    许广陵立即就惊了!

    真的惊了!

    真要说起来,这种情绪已经很久没在他的生命中出现了,不止是可以上溯到前世,更是要上溯到前世的好久之前。

    现在。

    他这是,小巫碰见了大巫,不识真神当面?

    “小天,她这是,那种存在?”许广陵在心里问鉴天镜。

    其实这时,他只是有当无地一问,并未期待得到鉴天镜的什么回答,因为鉴天镜如果有什么发现的话,早就告诉他了。

    “不是。”

    嗯?

    许广陵一愣。

    他本以为还是会得到一个“不知道”的答案。

    “她的身上,没有天线。”鉴天镜又道。

    “天线?”

    “和世界本源的连接。”鉴天镜用了一个通俗易懂的说法。

    不过这个说法和上面那个到底哪个更通俗易懂,还真不好说。

    但它这一说,许广陵懂了。

    “那她是怎么发现我的?”许广陵又道,不过这其实就不是在问了,说着这话的同时,许广陵心神一凝,立即找到了缘由。

    刚才许广陵本能地就朝着那个方向想。

    实在是骤然听到对面的话,完全出乎意料。

    另外,他自己就是一个例子。

    既然之前他没有看出对面的任何特别,那现在人家表现出特别来,那自然是阶位在自己之上,或者至少,也是齐平。

    但排除了这个可能之后,就只有另一个可能了。

    因为他此时是同时运转着聚元聚灵大阵、素女同心诀以及青帝开灵诀,他的神识并不是封闭的,而是和这聚星楼里的很多草木连接在一起。

    特别是那十九棵大树。

    当然,最最最的是离这小女孩最近、就在她头顶上方的那棵大树。

    缘由找到了,尽管事实依然很惊人,但它必然就是事实!

    那就是这小女孩的心神,天然地能够和草木对接!

    只有这样,她才能进入这场神识联网,通过意识和他打起招呼。

    小盆友,你可真的是吓到我了。

    许广陵心底微不可觉地轻吁了口气。

    不是恐惧,而就是惊吓。

    刚才那可真的是太意想不到了。

    “哥哥叫许广陵,你叫什么名字啊?”

    许广陵直接把“许广陵”这三个字投射在这片联网的意识海里。

    这也是一个小实验,对面的心神意识能够和草木对接已经是可以确定的事,许广陵现在想进一步确定一下,她的那种对接究竟到了什么层次。

    层次可以有很多。

    比如说,朦胧感应,真切感应,初步融入,高度融入。

    “哥哥,我叫秀儿。”

    还是那个噪音在意识中响起,依然带着好奇,但惊喜却陡然加剧了不知多少倍,并且立即开启了刷屏模式。

    “哥哥,你也能听到树爷爷说话吗?”

    “哥哥,你今年几岁啦?秀儿很快就五岁了呢!”

    “哥哥哥哥哥哥,我好高兴啊!”

    许广陵不止是听到了她的这些话,而所有的这些话,都被呈现在了那片意识海中!

    这太惊人了!

    天才,许广陵一路上遇上很多。

    前世而言,两位老爷子自不用说,是不折不扣的绝代天才,君长安也并不逊于他们。

    沈欣虽然稍差一点,但依然可以挤进那个级别。

    这就是四个了!

    但他们也没有让许广陵今天这么惊讶过。

    或者,世界不同了,这个世界的灵气指数更高一些,然后,其孕育出来的那些钟灵毓秀的天才,相应地就比前世更为灿烂?

    嗯,这是可以说得通的。

    秀儿,这真的是个秀儿,确实当得起钟灵毓秀之称。

    不过,她牵着的那只大手的主人叫南屏秀,大秀和小秀,不知是什么关系。

    母女肯定不是。

    要么沾亲带故,要么就是南屏秀收的弟子了。

    许广陵也立即就问了,“秀儿,南屏宗主是你什么人?”

    “哥哥,你是说姨姨吗?”

    “哦,南屏宗主是你的姨姨啊,哥哥知道了。”许广陵说着。

    虽然是通过意识海的方式对话,理论来说可以无限快,就比如他和鉴天镜对话,虽然也需要时间,但实际上那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许广陵此时,还是缓慢地以正常说话一般的速度和对面交流。

    这主要是考虑对面还没有开始修行。

    才四岁多点的小女娃啊!

    哪怕她有天赋神通,但心神终究还是会比较孱弱的。

    “哥哥也能听到树爷爷说话。”

    “哥哥今年十一岁,也很快就到十二岁了。”

    “见到秀儿,哥哥也很高兴。”

    许广陵慢慢地一一回答着刚才小秀儿的问话,全数回答完了之后,他才又说道:“秀儿,见到哥哥的事,不要告诉你姨姨好吗?”

    “为什么呀哥哥?”

    “因为这是秀儿和哥哥两个人的秘密啊!”

    “好的,我知道了,哥哥!”秀儿表现出惊喜的雀跃,“姨姨也有很多事不告诉我,姨姨有姨姨的秘密,秀儿也有秀儿的秘密啦!”

    “嗯,对的。”

    许广陵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这对话……

    单看这对话,怎么有一种他像是那种什么什么人的感觉呢?

    赶紧回到正题!

    “秀儿,你是怎么听到树爷爷说话的?”

    “秀儿就是能听到啊!”这个问题显然让小秀儿有点困惑,她想了半天,然后才道:“秀儿以前只有睡觉时才能听到,后来白天也能听到啦!”

    “可是树爷爷它们只是自己说话,都不理秀儿的!”

    小秀儿表现出很委屈的情绪。

    许广陵安抚着她,“秀儿,不是这样的。它们不是不理秀儿,只是它们还不知道怎么和你说话。”

    “哥哥,那你能和它们说话吗?”

    “哥哥可以的。秀儿,你以后也可以的,就让哥哥来教你怎么和它们对话好不好?”

    “好啊好啊,谢谢哥哥!”

    小女娃不止是在意识里表现出极度的雀跃,现实中,下一刻,她直接就蹦了起来!

    这是难免的事。

    才四岁多的小娃娃嘛!

    “囡囡,怎么了?”南屏秀诧异地低下头来。

    秀儿吐了下小舌头,然后仰起小脸,两眼笑成月牙,她的小身子在南屏秀身上蹭着,“姨姨,没什么,我想到高兴的事了!”

    这场合,南屏秀也没有再问什么,而是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了那个碑牌上。

    其他人最多也只是朝这边瞥了一眼。

    更多的是毫无反应,心神全都被碑牌上的那首道诗所吸引着。

    “哥哥,你要怎么教我啊?”小秀儿显得很是迫不及待。

    “秀儿你先等等,咱们慢慢来。”

    “嗯!”

    现实中,她的小脑袋差点又点起来,不过才只是点了那么一下下,就被她给及时止住了,而意识海里,她又道:“哥哥,你在看什么呀?”

    许广陵那一直无限发散简称“茫然”的视线终于开始对焦,看向了对面。

    也立即迎接上了小秀儿的视线。

    那视线先是本能地惊了一下下,然后可能是立即意识到不用惊。

    而视线的主人,小秀儿那里,对着许广陵这边绽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那笑容无法形容。

    许广陵前世不知道收罗了多少大家的文集,当真是古今中外无所不包,但这一刻,他还是找不到任何词来形容这笑容。

    或许,勉勉强强,也只有林徽因女士的那首诗中的那句话:

    “你是天真,庄严,你是夜夜的月圆。”

    有一种清,有一种纯,是大宗师也比不上的。

    那叫天真。

    天真如云易消散。

    但大宗师可以为眼前的这一份天真加上一层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轻易打破的绝对防御。

    让天真同时也庄严着。

    “秀儿,你先前为什么盯着我看?”

    其实还有一个小疑问,那就是秀儿在意识海中发起问话是正常的,但她是怎么定位到现实中的他的身上的呢?

    这没道理!

    “哥哥,你的眼睛好看呀!”( 全知全能者 http://www.hax321.com/0_67/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