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全知全能者 > 第718章 九品莲池
    走进这个“九品莲池”景区,眼前,空空荡荡。

    没看到莲花,没看到池子,同样也没看到什么小吃馆之类。

    “呃?”纪妍惊愕了一声。

    其实不止她一个人惊愕,周围有好多先进后进的游人,跟着一起发出类似的惊讶声,然后纪妍三人便突然听到一声带着兴奋的话语:“走!朝前走就是了!”

    却是一个人带着同伴大踏步地朝前,而此人明显是老马识途。

    于是纪妍三人也不待问,跟着一起向前。

    这一走就要命了,刚才蹬着车还不怎么样,此刻步走起来,才发现真的是很累很累,而且是又累又饿的那种,兼整个腿脚都开始生疼,当下最想的,就是找个凳子歇一下。

    然而三面看去,除了其他游人之外,便都是一片空空荡荡,哪来的什么凳子?

    “我要改变对它的评价,哪里是什么梦幻之城,一点都不体贴,差评!”赵蓝道。

    “也不能这么说吧,刚才你还说,死在这里都值呢!”纪妍打趣道,她指的是之前在紫荆花丛中,赵蓝疯疯颠颠时所说的话。

    “死丫头,我就不信你的脚不疼,来,让老娘看看!”赵蓝说着。

    她并不是“看”,而是两臂一合,整个人像是根面条一样挂在纪妍背后,然后赵小芹也不甘落后,跟着有气无力地挂在她的背后。

    纪妍两腿一软,差点带着两人一起瘫坐地上。

    “你们说,要是出五块钱,有小哥哥愿意背我们么?”纪妍回头,对两位闺蜜嬉笑道。

    “我五块就够了,芹子十块,你么,至少二十块!”赵蓝切了一声。

    “凭什么?”纪妍道。

    “对呀,凭什么?”赵小芹也不服。

    “就凭老娘九十二斤!芹子九十九,你么……,小哥哥都背不动你,得小叔叔才行!”赵蓝说着,然后不出意外地,被纪妍回头一顿暴打。

    就连背后的赵小芹都笑得用一只手臂有气无力地捶着她的肩背。

    笑闹了一阵,三人才提振精神,继续向前走。

    这一走,不知不觉地,就又走了几百米,而且路还高低不平,不过所幸的是,很少需要往上走的,大多是有往斜下的阶梯。

    但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还需要返回。

    到时……

    差不到已经想到几个小时后几人的境况了,三人都是一阵哀叹。

    然后,突然地。

    走在最前的纪妍停住了脚步。

    而紧跟着,落后一两步的赵蓝和钱小芹也都停了下来。

    三人的鼻子,不约而同地连连嗅着,就连脑袋也都不自觉地左移右探地。

    一阵突如其来的香味,清香,又或者说幽香,让她们片刻间做出了这般近乎一致的动作。

    其实香味她们不是没闻过。

    远的不说,就说近的。

    之前在那些万花丛中,樱花就不提了,虽然一簇簇一树树地相当醒目,但着实没什么香味,但就连很淡的梨花,都给人一种“香远益清”的感觉。

    后面的紫藤花槐花等更不用说了。

    老远的,那香便如潮水一般,把人给漫灌。

    但是。

    现在的这个香,不一样。

    很不一样!

    纪妍三人一时间也说不出哪里不一样,估计两时间也还是说不出,但这并不妨碍她们在闻到这香的一刹那,便本能地做出了一致的动作。

    停步。

    闻嗅。

    探寻。

    就像兔子看到了苜蓿,松鼠看到了坚果,东北人在川渝吃了几年火锅之后,重新坐在了大烩菜的面前。

    不一会,三人便确定了,这是荷花的香味。

    但是。

    怎么会这么香?

    香到让人动都不敢动,怕挪下脚步,这香就会消失。

    香到让人动都不想动,只想静静地站着,全神贯注地闻着那香。

    那香,如同最轻微的风,如同最细小的雨,一点一点地往人的身体里渗,却又每渗个一点一点,都能让人明明显显地感受到。

    而也就在感受到这些的同时,身体的所有疲倦,甚至连同着饥饿一起,都仿佛被那香味一点点地挤走,冲走,然后让人不自禁地把更多的精神,投入到感受那香与身体的交融中。

    身体仿佛在融化。

    那香味渗入多少,身体便融化多少。

    三人都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身体并心灵跟着那轻微的风细小的雨一起,轻柔,轻柔,轻柔,放松,放松,放松。

    如果有俯视的视角,此刻,就能看到。

    无数的游人,如纪妍三人现在这般,走着走着,突然地就定住了。

    他们停下了脚步,闭起了眼,没有一丝分心地,在全神感知着什么。

    而整个九品莲池景区的游人,其实被分割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在走动着,说笑着,打闹着,也有有气无力着,如纪妍三人之前一般。

    那是刚刚过了好多个月亮门的人。

    而还有一拨人,则如纪妍三人现在这样。

    止步着,静默着,感受着。

    或虽然在走动着,但多无说笑,只是慢慢地走动,而其整个身心,也呈现出一种绝对的放松。

    他们都是进入景区的人,在空荡荡的景区内走着,然后,踏入了某个“界限”。

    这界限,突如其来。

    而后,绝大多数游人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感受,也跟着突如其来。

    天地仿佛静止,仿佛不存在。

    只有自身还存在着。

    然后,一点点风吹,一点点雨润,似乎要把身心所有的疲倦、尘垢、僵滞、冷漠等等俱皆洗涤干净,代之以轻松、清爽、活泼、灵动……

    阶梯下行处,一个老者手拄拐杖,静静地站在那里,两眼似闭未闭,似看未看。

    如果再细看,不时地,他用嘴悠悠长长地吁着气,然后再用鼻子,细细但一样绵长地吸着气,胸腹则跟着呼吸很大幅度地一起一伏。

    如此反复。

    阶梯转角处,一个僧侣状的中年男子,两手合十,口中轻诵。

    他的全身都很放松,但身体却又站得极直,说不出的一种挺直,展现出和绝大多数游人都不太一样的风姿,让人一望之,便印象深刻。

    视角再向前。

    一处有着木质长靠椅的平地边上,一个三十左右的女子,带着一个小女孩,正在做瑜伽。

    两张并排隔了稍许距离的瑜伽垫上,一大一小,俱皆一板一眼地做着肢体的曲伸动作,缓慢,似乎还显得有点僵硬,但是,两人都做得很认真,很投入,浑忘了周遭一切的样子。

    ……

    从某种意义来说,整个九品莲池景区,都是静默的。

    虽然。

    有人走动。

    有人说话。

    有人吃饭,当然,也有人在做饭。

    包括其它很多种的行为。

    但一种说不出的东西或者说氛围,笼罩在这个景区内,让所有的行为,都变得那么认真,那么投入,与此同时,却又那么云淡风清。

    ==

    感谢“糦歡蓅蒗”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楚汉秦风”的月票捧场。( 全知全能者 http://www.hax321.com/0_67/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