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全知全能者 > 第504章 渗透,沐浴,冲刷
    想到这里,两人何止是毛骨悚然!

    这不是人间凶器,这根本就是从地狱中走出来的魔王!是一个转身,就能变成冥神死神那般的存在。

    如果他们知道许广陵曾经每天都专门花一段时间来“写字”和“绘画”,甚至这种行为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废弃,那么其表情和心情,想必会更加精彩很多。

    除了这四人,其他人面对这情景,基本上,大概只有四个字来形容吧。

    如对神灵。

    而做完了这些,许广陵只是对章老点点头,然后道:“老师,我们走吧。”

    一行人继续行路,两位老人朝拜,其他人跟随。

    只是这一次再走时,赵雨和郑琴两女的目光不时地落在许广陵身上,而施爱国等人也不例外,只有两位老人和大佬钱绍友四人看起来差不多是一如之前。

    见得这种情况,许广陵终于发现他又犯了一个错误。

    之前不小心弄出来的光球,虽然赵雨郑琴施爱国这些人在章老的询问以及他的默认下,大体意识到是他搞出来的,但到底那光球有点太神秘,太高入云端,因此,对他们的冲击反而……

    嗯,怎么说呢,也不能说不大,但总有点“不接地气”的样子。

    而刚才的表现,直接把一个人挪移到几十米外处,这个例子对他们来说,就太鲜活了,太震撼了。

    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忘记这个场景。

    意识到这一点,许广陵心中微微苦笑。他还是和两位老人相处的时间太长了,而除此之外,也就是和大佬钱绍友他们打交道,长久身在“超凡”和“特殊”的环境中,而疏忽了应有的收敛。

    就以刚才来说,施爱国他们早就知道他超凡,但这和他把“超凡”明明白白地摆在他们面前,在现在看来,还是完全的两回事!

    不过随即,许广陵又是一笑。

    你们自己,也快要“超凡”了都。

    雨继续下。

    一行人之外,是滂沱大雨,而一行人的身周,则是雨点大,落身少。

    许广陵估摸着这突如其来的大雨或者说暴雨,应该和他之前大规模地聚敛大地山川之气有着联系,因为在此之前,他的“知雨”本领,并没有探测到此地在一两天内,有任何降雨的征兆。

    天上的云水,根本就是他招来的!

    难道大规模地调动大地山川之气,居然还有行云布雨的附带效应?

    但也不好说,因为这一次的调集,其间,发生了一些直到现在他也还是满头雾水的事件,不论是那些可以作为“节点”的转山者,还是光球的自发性形成,又或是大地山川之气转换成第三种雾气。

    这全都是他事先所想象不到的。

    从这一点上也充分说明,他的这个大宗师,虚倒是不虚,实实在在,但也只是根本上的实在。而在枝枝叶叶方面,在属于大宗师的体系或者说领域方面,他的了解和探索,基本还是一片空白。

    所以接下来的阶段,他需要好好地沉淀一番?

    其实不沉淀也不行。

    命窍已开,他的身体状况,已经达到了当前层次的,理论上的100%最佳值,基本上时刻都处于最完美的状态。

    任何损耗,都会有命窍的自主性运转来补足。

    太极拳、八式散手、开天步、五指戏、伏羲诀,甚至于根本窍法的前面阶段,所有的关于“身”方面的习练,在命窍成就之后,俱都失去了效用,成为过去式。

    所以身体方面的改变,差不多是已经√了,下一步,将完全地转向意识方面的认识和改变,也即“识窍”的成就。

    想到这里,许广陵对下一阶段的行止,已经有了详细的打算。

    大雨,惊雷,闪电,肆虐的洪流,凶险的道路。

    这一切客观的环境,只因许广陵的心意所至,稍微照拂之下,便让一行人自然而然地处于“任它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之中。

    而在许广陵的视野之中,这片天地之间,三种雾气弥漫。

    大地山川之气,草木之气,还有之前意外产生的,目前尚未命名的第三种雾气。

    许广陵意识牵引着这三种雾气,以他们这一行人为中心聚集。

    聚集是第一步,旋转是第二步。在高速的旋转中,大量的雾气通过生命光环的些许“开口”,渗入进在场众中的身体中去,对他们渗透着、沐浴着,也冲刷着。

    这是一个细致而持久的工程,其实从旅程的一开始,许广陵便在做,但之前,没有第三种雾气,甚至不少时候,草木之气也是没有的。

    而这时,三种雾气之下,尤其是这第三种雾气的加入,许广陵发现,它们对人体的作用,极大地加强了。

    当然,受益最大的,依然还是两位老人。

    一者,他们开窍了,生命光环本就处于流转和一定的开放性之中。

    二者,他们在朝拜着,走而又拜,拜而又走,特殊的动作,让气血始终处于震荡和平复的无限循环之中,以至于,生命光环,主动性地对身周的三种雾气表现出一种渴求和汲取。

    所以综合而言,两位老人的受益,远在其他人的百倍之上。

    当然,这和许广陵的特殊照顾,也是有关系的。

    不过,对两位老人,许广陵只是做着固本培元和全身性的调理,关键性的嬗变,还是要由他们自己来完成。简单来说,许广陵是期望着,两位老人能在他的护持下,一步一步踏实而坚定地走向大宗师的。

    能不能走到,不好说,就算能走到,花多长时间,也不好说。

    但许广陵是把这当成一件很重要的任务来完成的,时间,也是无限期。——只要两位老人还没走到这一步,他就会一直护持着。

    而对其他人,在调理之外,许广陵额外做了点引导。

    通过三种雾气的渗透,间接地,引导着他们身体的气血,向着右手心处冲击,来回往复,如海潮不知疲倦地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岸边的礁石一般。

    终于……

    最先有反应的,是陈老先生招来的,和陈致和一起过来的那位“泥腿子”。

    “前辈,我的右手……”行走中,这一位停下脚步,又是震惊,又是惊喜,又是难以置信地对陈老先生说道。

    “你的右手怎么了?”陈老先生停下朝拜,回转过身问道。

    “没什么,就是开窍了。”在其开口之前,许广陵代替他,如此这般地淡淡说道。

    ==

    感谢“不想迷惘”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想不起你笑颜”的月票捧场。( 全知全能者 http://www.hax321.com/0_67/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