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全知全能者 > 第563章 路漫漫
    郑琴确实是“兰质蕙心”,如果不是这样也不能把钢琴弹得相当不错,但是,如果用在这种事上……

    章老先生是一代医学大宗。

    自小,跟随其师学习中医,背各种医药歌诀,然后跟着一起,上山采药,回来后又对一味味药洗、切、混合、炮制,同时学习各种医药理论。

    脏腑气血,阴阳升降。

    然后慢慢地步入从医生涯,接触一个又一个的病人,而病人的身份,也从平民,一路到权贵,直到权无可权,贵无可贵。

    就一句话,什么样的病,都见过了。

    病是什么?

    病的反面,就是“养”。

    有话叫做久病成良医,何况章老先生本身就是良医治病呢?

    更重要的是,章老先生还因其对人体极度的了解,给自己开了窍,然后又因为顶窍大开所带来的弊端,专心钻研“补养”一道,那是性命攸关。

    后来,同样是因为顶窍大开,遍读诸书。

    医书就不用提了,从古至今,只要是还未“散佚”的医书,老人想必就没有没看过的,就算有,也极稀罕。

    这是这位医学大宗的人生轨迹。

    然后是陈老先生,这位老先生的人生更是梦幻,真要说出去,外界都难以置信的。

    放过羊,牧过牛,养过鹅,杀过猪。

    做过木匠,做过铁匠,做过泥瓦匠。

    酿过酱油醋,酿过白酒红酒,酿过豆瓣酱。

    入过学,从过军,扛过枪,也当过官,作为一段时间的军医治过人,也当过一段时间的军械制造和管理师。

    待过北大,待过清华,也待过西南联大,做过学生,做过助教,也做过讲师。

    攻读过语言学,和辞海打过交道,研究过外语,精擅一百多门语言,攻读过数学物理化学,从最古典的学派,到最尖端的量子物理什么的,西方的很多各大学院,都留有他的身影。

    足迹遍布全球,趟过长城,去过金字塔,研究过丛林神庙,也攀过世界上所有海拔八千米以上的高峰,至于六七千米什么的,那就更是不计其数,这是一位真正的“山语者”。

    这些并不是全部,还有很多其它的零零碎碎。

    然而……

    然而以上的这些所有,都只是背景,都只是点缀。

    陈老先生真正的身份,是“武者”,其一生最专注和最用心的地方,是“武学”,其真正的成就,是“一代武学大宗”,其对人体的气血、脏腑、关节、脉络等等,了解得不能再了解。

    这样的两个人,都不说成就了,就把他们的经历摆出来,就已经足够让世人瞠目结舌。

    他们对人体的了解,他们的理论高度,他们的心性意志,他们的……

    他们现在正“从零起步”,在三阶九级的道路上登攀。

    他们自身的底子,加上许广陵现在所造就的环境,再加上许广陵这位大宗师随时的点拨和指导,这些所有加起来,他们现在,也还是走得很慢。

    更不用说,就算他们一路顺顺利利地走到了九级之顶,可能也还要面对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归元息机根本窍法。

    归元且不说,殊途同归,不管通过什么方法法诀进行习练,目的总的来说都是归元。

    而后的息机,是不是每一个习练者都要面临这个关卡?

    是和不是,许广陵暂时还不知道。

    而面临这个关卡的时候,通过率是不是100%?许广陵同样不知道。

    更不用说,在真正的“大宗师之路”上,这才是刚刚起步……

    修仙?

    许广陵现在真不知何谓仙。

    或许,再迈过千山万水之后,他能初步地接触和了解,什么叫“仙”,嗯,真正意义上的。

    说这条路太漫长太遥远,说这条路太艰难,有错吗?

    真这么难?

    是的。

    只会比说的、想象的,更艰难,而且是艰难很多很多。

    了解这一点,就知道许广陵对郑琴“学修仙”的这个想法,为什么那么审慎了。

    许广陵当初的际遇,真要说起来,和大傻及佳公子也是有着相当关系的,也不说什么太深太浅,至少,这是一重相当的“缘”。

    但对这两人,许广陵同样没有半语涉及修仙什么的之事。

    为什么?

    一样的原因。

    有他在,就足以让他们健康长寿了,不论他们如何折腾,他只要一年为两人动手调理一次,那就一切ok,保证他们什么时候都活蹦乱跳的。

    而至于在养生的基础上再上,那就只有一句话,此道不通。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这是李太白咏古蜀道的诗,这也是章老先生偶尔会挂在嘴边的话。但用这句话来形容大宗师之路,那还是形容得太简单了。

    或许,待真正地成就完全体的大宗师之后,许广陵会对此道有更深的了解吧,届时,他或许会触及关于生命的一些更深入更本质的东西,从而能够一定程度上地“回天转地”。

    就如以前的回天针,以及现在的改造环境一样。

    但这也只是可能。

    真有那么一天,许广陵会重新考虑关于郑琴“修仙”之事的,而当下么,就只是让她练习一些小法门,“止于养生”得了。

    一个自己都正在渡河的人,甚至才刚刚上路,又谈何引渡别人?

    妄作引渡,与戕人性命,性质无二。

    至于两位老人,那是他们已经在河中了,更重要的是两人年岁已高,在时间上,容不得许广陵袖手。

    其实真要说起来,伊藤真桐和伊藤真梨两人,她们在这一道上,比郑琴更有优势,而且这个优势会很大。毕竟,天生的顶窍大开。

    弄不好她们比两位老人的优势都大。虽然,这个优势在未来的某一天也许会逆转为劣势。

    但许广陵和她们的缘份,显然远没有到那个程度。

    所以对于两女,他只是欣赏,然后感慨世间之造化。

    想着这些的时候,许广陵同样想到了当日在昆仑山所见的那女子。

    没办法,无法不想到。

    当时匆匆一瞥,情况不适合,许广陵并未驻留,更未通过天眼什么的观照对方的情况,别说对于一个“同道者”,就是对于普通人,非必要的情况下,他都不会这么做。

    但就那一瞥,许广陵同样看到了不少的东西。

    她的具体层次?

    她的晋升路线?

    这都是许广陵感兴趣的。

    若再相遇,许广陵定会主动招呼一声:“姑娘,我们有缘,坐下谈谈?”

    不谈情,不说爱。

    谈这天地,谈这大道,谈这“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然后各自分散,你在山海间继续历练,我在天地间一以贯之。

    ==

    感谢“544455af”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仙路漂渺”的月票捧场。( 全知全能者 http://www.hax321.com/0_67/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