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仙宫 > 第八百九十一章 夔牛
    九霄以手做刀,重重插入旁边的石壁之上,但却没有丝毫用处,只有不断滚落的石头宣布这九霄的一次次失败,眼看着距离那个怪物越来越近,九霄的心中万分急迫,但口中却安慰着一旁的琼萝。

    也不知这裂缝何处才是尽头,随着下落速度的加快,裂缝中的温度也开始疯狂上涨,甚至两边的岩石都开始出现了淡粉之色,再下去之后,岩石呈现一种暗黑之色,没有一点点的原有的样子。

    琼萝此刻完全没有了方寸,被九霄紧紧抓着,看着两边不断下落的红色岩石,本能中的一切全都显露出来,担心、恐惧、不安等等。

    可是九霄此刻已经顾不上照顾她的情绪,而是快速的查看周边的一切,只有停下来才能活下去。

    谁都不知道裂缝下的那个东西是什么,而且能够在如此高温之地生存,实力必然不弱,恐怕接近它的下一刻就是死亡到来之时。

    直到有九霄看到一块稍大一些的石头,控制身形落在上面后,二人都松了口气,九霄偷眼看了看裂缝的最下面,怪物双眼泛着青色,浑身也是有缕缕青气出现,数不清的火纹蒸腾而上,九霄的的眉毛头有些发黄的迹象。

    “怎么办?”琼萝看着九霄问道。

    “等。”九霄道。

    “你说什么?”

    “等。”九霄又说了一遍。

    “这个时候等不就是等死么?”九霄的回答彻底将琼萝搞崩溃了。

    “除了等,我们暂时没有任何办法。”九霄仍旧脸色平静道。

    琼萝起身就要离去,但下一刻她就颤巍巍的蹲了下来,嘟囔道:“等等也好,或许会有转机。”琼萝看着脚下的方寸之地,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掉下去,身后石壁光滑如镜,已经被高温烧成了半透明的颜色。

    琼萝还想看看石壁之上有没有什么裂缝之类,但稍一动弹就是脚下一滑,吓得她浑身颤抖不止。

    九霄抬眼看了看,继续闭眼念经,只是手中的佛珠只剩下了四颗莹白如玉挂在他手腕之上。

    琼萝还想再次尝试起身查探,却听九霄道:“岩石中有东西,最好别惊醒他们,我能感觉到,他们很强。”九霄的话让琼萝的身体不禁略微的抖了一下,莲步轻移,靠在九霄身边,静静的蹲了下来。

    “你说我们……啊!!!”琼萝的话还没说完,却是啊的一声尖叫。

    九霄二话不说,拦腰抱起琼萝,向着裂缝深处落去,二人眉眼之间猛然有火花迸溅,琼萝敢要尖叫,九霄的灵气就将她包裹起来,丝丝缕缕的凉意走遍全身,舒适异常,琼萝抬头看去,却见刚才站立之处有一无头男尸,手握巨斧,面向二人。

    巨斧挥动之间,斧影交错,漆黑裂缝立刻在二人身边出现,高温流向裂缝中消失不见,二人的压力顿时一松。

    九霄也发现了这一现象,当下看着无头男尸,再次将手臂插入岩石之中,但是收效甚微,只有轰隆隆的石头不断落下。

    眼看着就要落入怪物口中,二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琼萝干脆闭上了眼睛,准备一了百了。

    但裂缝下的怪物却突然将巨大的头颅伸气过来,不过目标不是九霄和琼萝,而是刚才二人站立之地。

    只见这怪物浑身青苍之色,形如壮牛,嘴一张,裂缝之中被雷鸣之声覆盖,浑身日月之光笼罩。

    九霄慌忙带着琼萝贴在裂缝石壁之上,不过二人的还在下降,九霄身后的衣服浓烟渐气,直到磨出血肉方才停在石壁之上。

    “那是什么东西?”琼萝的声音在九霄耳边响起。

    “夔牛和刑天。”九霄轻声道。

    “这不是上古的东西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琼萝的声音中满是惊讶道。

    “我要是知道,就不会来这里了,而且这地方是你带我来的,真是被你害死了。”九霄此刻只感觉心中憋屈。

    “你要是不发疯,我能带你来这里么?”琼萝眼中的恐惧还未消散,但嘴上却不饶人。

    “你要不是为了修补道心裂缝,会带我到这里?”九霄冷声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九霄继续道。

    “你……”这一刻琼萝被九霄气的不轻,几乎说不出话来,只能抬手打向九霄,奈何只不过是嘭的一声响,再没了动静。

    只听夔牛在半空中一声怒吼,雷鸣之声响彻整个山谷,地裂已经停止,裂成了一个巨大的山谷。

    只见刑天手持巨斧,对着夔牛重重劈下,一人多高的漆黑裂缝在夔牛身侧出现,但夔牛却是视若无睹,张嘴一声吼叫,雷鸣声如有实质,将裂缝包裹,然后迅速推向刑天,刑天抬斧一挡,裂缝蹦碎,化成黑色碎片飞向夔牛。

    夔牛仍旧是一声怒吼,雷鸣声较之刚才更甚,再次将刑天推过来的黑色碎片包裹,然后轰然炸裂,一人多高的虚空裂缝遍布整个峡谷。

    九霄一把抓住琼萝,迅速后退,但却脚下踩空,二人坠入虚空之中,周身剧痛之下,入眼满是漆黑,九霄神识闪电般探出,却是一阵头痛传来,脑袋似乎要在瞬间开裂。

    入眼之处没有一丝光亮,浑身犹如被万千针刺,深吸一口气,九霄将一颗佛珠炸裂,巨大的推力将二人推向另一处裂缝。

    出来之后,二人方才传了口气,琼萝抬头,却见九霄已经是浑身血迹,白衣几乎染红,裸露的皮肤满是密密麻麻的坑洞,汩汩流血不止。

    琼萝心中难受,将身上衣服撕下几片,给九霄小心包裹伤口,但九霄仍旧眉头紧皱。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琼萝看着九霄道。

    “现在就不要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了,省点力气,待会逃命用吧。”九霄看着琼萝道。

    “我不能丢下你。”琼萝倔强道。

    “你不在我身边,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九霄的话说的很直接,但不中听。

    琼萝没再说话,现在的她能帮忙的恐怕也就只剩下不说话了,但是夔牛和刑天的大战还没有结束,巨大的斧头在刑天的手中急速挥舞,将山谷中的岩石劈的四散迸溅,在空气中发出嗖嗖的声响.

    甚至有些石头由于速度太快,竟然带着青色的火尾,落在地面轰然炸裂,琼萝被吓的赶紧躲到九霄身后。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刑天高高举起巨斧的瞬间停止了,只见刑天巨斧高举过头,周围的一切妖邪之气全部都向着那把巨斧汇聚而去,绿色的灵气,白色的仙气,黑色的妖邪之气,但是巨斧全都来者不拒,统统灌注进巨斧之中。

    夔牛看着刑天的举动,缓缓后退之后,山谷上空瞬间黑云压城,天空中浓黑如墨,似乎一下子变成了身处虚空之中,没有任何的光亮可以看到周围,轰隆隆的响声传遍整个山谷。

    之后就听到夔牛的吼声出现,雷鸣中伴随着一道道微不可查的红色痕迹,不过只是一闪而没。

    九霄和琼萝看着这一切,居然没有感觉到一丝丝的危险,似乎这场大战已经脱离了这片山谷,直到那一缕红色痕迹出现在眼前,琼萝吓的赶紧蹲下,九霄也艰难调动身上为数不多的灵气,准备抵挡这些攻击。

    但是下一刻,这道红色痕迹却从琼萝的身体之上划过,九霄的灵气防御也没有一点点的作用。

    此刻天光大亮,眼前的一切却让九霄瞠目结舌。

    只见眼前的一切全都恢复成了最初的样子,百丈崖壁之上巨大佛像屹立,地面的一切都是完好无损,平整的地面没有丝毫的打斗痕迹,清风吹过,一丝凉意冲进九霄的心头,一旁的琼萝也是满脸惊讶。

    看着九霄满是询问之色,抬头看向佛像,没有一丝不同,岁月的痕迹仍旧在巨大的佛像之上留有痕迹,山石草木无丝毫变化。

    “刚才……”穷咯的话被九霄打断。

    “我也不知道,但是这里处处透着古怪,咱们小心点。”九霄说完之后,看着周围的一切,眼中满是警惕。

    不过,就在九霄再次抬头看向佛像之时,眼中出现的却是惊骇之色,琼萝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却不由得后退几步。

    原来就在佛像的眼眸之中,红色的光芒一直在凝儿不散,那种温度琼萝太熟悉了,就是他们刚刚经历过的东西,没有丝毫不同,那种灼热和烙印在心底的恐惧被她一眼就认了出来。

    “快走,这里不宜久留。”琼萝的话刚出口,身体就被九霄再次提了起来,风声呼呼,几个呼吸就出了白马寺。

    但是寺外的景象再一次让他们停住了脚步。

    入眼之处可以说山崩地裂,没有任何的完整之地,巨大的坑洞一个挨着一个,没有一处是好的,一个合抱的树木遍地都是,天空中有的只是无尽的血色,但地上却没有一具尸体,只有没完没了的黑色水流蔓延到各处。

    九霄这一下彻底慌了,这样的场景就是在传说中都没有出现过,现在出现意味着什么已经没办法推测,但是自己该何去何从,没有什么能够让他解释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一盘的琼萝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也是大受震动,这一切已经没有用了,道心在何处?

    红尘之中堪比地狱,那这样的红尘劫还有什么作用?

    二人迷茫了,这一切都完全超出了他们的人质范围,甚至他们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自己还活着。

    九霄的神识开始疯狂外放,他想要找到一个活人,那怕就是一个凡人都可以。

    但是他失望了,在他神识外放的范围之内,别说是人,就是一只活着的蚊子都没有发现,这一切都不是九霄能够接受的。

    九霄想到了宗门,佛门那么大的地方总不可能说没就没,因此他准备找佛门查看,但是现在另一个问题出现了,这里的一切都变了模样,那么此刻所在之地到底是哪儿?

    两个人都不知道。

    他们不知道,但是有知道的人,或者说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夔牛。

    “我还以为所有人都消失了,原来还是有漏网之鱼。”窥牛的身形出现在高天之上,不过却没有任何的压迫感,只是很平常的那种。

    “一个虚影也好意思出现在我面前?”九霄的声音泛着冷意,抬手一拳打上半空之中,将夔牛的虚影瞬间打散。

    不够夔牛并不生气,另一个虚影在天空中再次出现,不过这一次却凝实了一些,似乎想要让九霄和琼萝看的更清楚一些。

    这一次的虚影也确实够清楚,夔牛的一条腿在空中撑着身体,双眼之中满是戏谑,只是接下来说出的话让人难以接受。

    “成为上古神兽的宠物,你们俩应该感到荣幸,而不是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我不高兴了,你们也就没有好日子过了啊。”夔牛此刻看着居高临下看着二人,眼中满是戏谑。

    “看来刑天已经被你杀掉了,要不然你只会待在地下,甚至连出头之日都没有。”九霄的话戳中了夔牛的软肋。

    只见夔牛眼中的戏谑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没有任何的情感的双眸,浑身的青色火焰瞬间升腾而起,那一片天空仿佛都开始燃烧起来。

    “看来你还是不如刑天,即使他少了一个脑袋,还能够压你一头”九霄的话让身边的琼萝一阵惊讶,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简直就是找死。

    但九霄却有自己的打算,他在赌,赌一只神兽的心思。

    即使杀掉了所有人,也要留下一两个来见证他的奇迹,虽然在九霄看来这与奇迹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他还是要赌,因为现在没有别的办法,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那么只有将他的心思猜中,方才有一线生机。

    琼萝猜到了九霄的心思,但也做好了随时被杀掉的准备,这种活了几千年的神兽,说是无法看透人心,她实在有些无法相信。

    随着九霄的话音刚落,夔牛的声音再次出现:“刑天不过是个看门的,他有什么资格跟我比?”

    “他有没有资格我不清楚,但他在的时候,你连出来的勇气都没有,此刻你能在这里趾高气昂,不过是仗着他没再此处。”九霄的声音震天响。

    “他再也不会出现,因为我亲手杀了他。”夔牛的声音中满是切齿的愤恨,可想可知他被刑天压制到什么程度。

    但是下一刻,天空中出现了另一个声音,将这种微妙的平衡打破了。

    “我只是磨个刀而已,你就觉得自己的脖子能扛过我手中还的斧头了。”随着声音出现,刑天的无头尸也紧随而至。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来的,只有夔牛看着突然出现的刑天脸上的表情在那个瞬间变的极其精彩。

    刑天手中的巨斧寒光一闪,二话不说,对着夔牛就是劈了下去。

    “你不是喜欢信口雌黄么?我就让你知道一下说废话的代价,今天不把你脑袋砍下来,我就不是刑天。”刑天说着,手握巨斧一步跨到夔牛身前,斧刃之上红光一闪,数十道红光突然出现在夔牛身前。

    同时夔牛的吼声也在天空中出现,雷鸣声传遍万里之外,惊起一大片尘土,犹如山崩地裂一般,不过这些景象的见证者只有两个人,九霄和琼萝。

    方江倒海的战斗在九霄和琼萝的眼前快读展开,但是二人却是心机胆战,因为这两位不论是那个失手,都有可能将二人化成飞灰。

    身死道消就看这两个人的恩怨能何时解决,但是九霄此刻只想着逃离,远离此地方才能够有一线生机,就现在的情况而言,随时都有可能死掉。

    地面之上的所有的黑水全都冲天而起,犹如数条黑龙逆天而上,不过这在刑天的巨斧之下都不是问题,巨斧一挥,似乎能崩裂天地。

    夔牛心有惧怕,一声声嘶吼伴随着雷鸣之声在空中不断出现,不过所有的事情都在九霄想要一探究竟之时消失不见。

    包括眼前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奇怪的是,恢复正常之后却没有一个人出现。

    “难不成这些都是幻想?”九霄的话让琼萝心中疑窦丛生。

    似乎身边的一切都没有什么能够让她完全相信,反而不时出现的危机让它觉得是在正常范围之内。

    “这如果是幻象,那么这幻象只是为了困住你我?”九霄的问话一针见血。

    二人对视一眼,均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心中猜测的结果,但是现在没有办法确认这些现象出现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

    如果是夔牛和刑天的话,那刚才二人的消失根本无法解释,但如果不是的话,那么这些不合理的东西干脆就没法解释。

    九霄干脆不再去想这些东西出现的原因,反而抬头看着天空之中,然后转身回到了往白马寺走去。

    一切的源头似乎都在他们来到白马寺之后才发生的。

    只是事与愿违,白马寺消失了。( 仙宫 http://www.hax321.com/2_2483/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