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这号有毒 > 373、【拐跑剑气近】(求票)
    幽影被毙,使得此处彻底安全。

    周围的屏障与禁制全被【剑气近】给斩毁了,导致此处已可自由出行,任何人都可肆意的进进出出。

    还执着于找出口的蔡酱酱等人接收到了任务提示任务失败。

    这让他们在懊恼与沮丧之余,连忙朝着祭坛上的路浔赶去。

    到了祭坛上后,他们立马看见了悬浮于路浔身旁的绝世之剑【剑气近】!

    那还等什么?

    录像啊!

    路浔看了他们一眼,挥了挥手道:“都离开此处,去外头候着。”

    蔡酱酱等人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好歹录下了与【剑气近】相关的视频,这是可以发到论坛里装逼的,也算是意外之喜。

    于是乎,他们都乖乖的离开了祭坛区域。

    紫殿叫我干嘛我就干嘛.jpg。

    在侍剑童子们离开此处后,路浔扭头看向自己身边的江南岸。

    江南岸见路前辈正在看自己,不知为何,不由得挺直了腰板。

    他现在对于路浔只有敬佩之情,在眼睁睁的看着他召唤来【剑气近】,且轻松的斩灭那诡异的火焰与神秘男子后,他便彻底折服了。

    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强横的离谱,远超他的想象。

    吾不如路前辈多矣。

    路浔对这位气运之子印象还行,便平静开口道:“南岸,你也先离开此处吧,记得把青天宗散布在祭坛外围的弟子们也给叫走,让他们不要靠近这里。”

    “好。”江南岸没有多问,便立马点头答应。

    他虽然不知道路前辈接下来要做什么,但想来是有其深意的,我照办就是了。

    得了,又一个思想滑坡的……

    在听从路浔的指示后,江南岸开始满地捡起了法宝。

    他先前丢的不少法宝都没引起噬魂火的兴趣,如今正在地上躺着呢。

    他丢法宝时的动作的确豪气,但如今蹲在地上捡的样子,确实稍显狼狈。

    在捡的过程中,他看到了化为细小粉末的红玉扳指。

    这令他不由得想到了刚才那道虚影,以及路前辈看向虚影时的眼神。

    在他看来,一向风轻云淡,喜怒不形于色的路前辈,最后都主动抬脚踩灭了扳指碎片,是有点不正常的。

    虽然他踩的时候,动作看着很帅气,但想来其中还有什么隐情吧?

    江南岸把所有法宝都收入储物戒指内后,开口道:“路前辈,刚刚那道虚影……”

    路浔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本着对方是世界主角,未来打异族的主要人物的想法,便开口道:“是异族,而且地位很高。”

    说完,他还不忘甩锅道:“我在袭击我的那个阴添的口中,听到过此人。”

    阴添又被“鞭尸”了……

    江南岸点了点头后,好奇问道:“那……路前辈可是与他有旧怨?”

    他刚刚从路浔的眼神里看出了很多情绪。

    路浔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他平静开口道:“其实他对我做了些什么,这都是小事。最主要的是,他不该伤害到我想保护的人。”

    “是谁?”江南岸立马来了兴致。

    他脸上有着八卦的色彩,带着招牌式的邪魅狂狷的笑容,像极了一条充满渴望神色的二哈。

    路浔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开口道:

    “我有听过一句话,叫少年的肩上,应担起草长莺飞和清风明月。”

    江南岸闻言,只觉得这句话写的可真是妙不可言。

    可是……这与想要保护的人,有什么关系?

    路浔看着一脸困惑的他,笑了笑道:

    “我的肩上没有这些,更多的时候,只有一只小黑猫而已。”

    ……

    ……

    所有人都退出了祭坛的区域,如今,祭坛上只剩下了路浔、正在复原中的剑鞘、以及悬浮于空中的【剑气近】。

    不管怎么看,它对路浔都是充满了敌意。

    敌意之中,还掺杂着嫉妒、愤怒、幽怨以及……羡慕?

    对此,路浔倒也能理解吧。

    曾经觉得自己是个纯粹的人,他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直到他发现,他自己其实也算是把剑……那就有点理亏了。

    “要不是我使用【紫级装备修理券】给剑鞘进行了修复,【剑气近】估计看我更不顺眼吧。”他在心中道。

    当然,他对于这把又傲娇又傲慢到了极致的剑,也没多少好印象。

    它还好不能化形,否则的话,就它这臭屁的模样,估计是拿鼻孔瞪人的那种类型。

    更何况老子又没对你的剑鞘做什么?

    它跟着我以后,吃香的喝辣的,一直都在捞好处好吗?

    又有剑气可以吞,还有珠子可以塞,简直走上了鞘生巅峰!

    再看看你,只顾着强化自己,只想着变强变强,现在好了吧?你是成了绝世之剑了,但你强的离谱了,剑鞘里容不下你了,嘿!

    想到这些,他便理直气壮了很多,扭头看了一眼拿剑尖对着自己的【剑气近】,没好气道:“你瞅啥?”

    【剑气近】剑身震颤了一下,剑尖朝着路浔靠近了少许,明显很气。

    但它不可能伤害路浔。

    路浔是它主人的师弟,是它敬畏之人先生的爱徒。

    更是……剑鞘选中的男人!

    它发出了一阵剑鸣声,应该是在骂人。

    但路浔无所谓啊,他说的话,剑鞘是听得懂的,可是,他虽然走的是【人即是剑】的路子,但他听不懂剑鸣声啊。

    你骂就骂呗,我反正又听不懂,听不懂就不会气。

    而我骂你就不一样了,你听懂后能气死!

    怀着这种心态,路浔压根懒得搭理【剑气近】,而是扭头看向剑鞘,查看着它的状况。

    剑鞘的【耐久度】以及恢复到了89/100,而那些噬魂火所化的黑色气流,也已经有大半融入到了剑鞘内。

    “直觉告诉我,这次或许是剑鞘的机缘,说不定是因祸得福了。”路浔在心中想着。

    等到【耐久度】恢复到了满值后,他果然看到了一条提示信息。

    “【叮!装备已满足进阶条件,是否进阶?】”

    路浔看着提示信息,心中大喜,果断的选择了【是】。

    剑鞘吞噬过阴珠,汲取过绿色珠子内的能量,又被【井中月】内的火之高兴……呸,是【不灭之火】淬炼过,如今终于进阶了!

    这还多亏了江南岸那一摔……

    “欧皇的气运原来真的可以蹭!”某颜帝在心中想着。

    周围的灵气开始疯狂地往剑鞘的方向汇聚,而那噬魂火所化的黑色气流,也被快速吸收着。

    【剑气近】看着剑鞘,立马就感知到了剑鞘的变化。

    路浔扭头看向它,仗着它不敢砍他,开口道:“看到没?它跟着我才多少年,这么快就进阶了。”

    好气啊!好像捅死他啊!【剑气近】剑身大震。

    但不管怎么说,剑鞘进阶的确是事实,这是一件令它感到欢欣鼓舞的事情。

    毕竟它太强了,强到剑鞘已经容不下它了。

    如今,剑鞘得以进阶,是不是代表着从今往后,我又可以……又可以……哈哈哈哈哈!

    【剑气近】对未来开始充满了期待。

    它虽然依旧看路浔不爽,依旧很臭屁地悬浮在那儿,但却不再用剑尖指向他,由横在空中变为了立在空中。

    对此,路浔很是满意。

    再傲娇的东西,只要你逐步瓦解,总有一天,它会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这个过程,其实很有趣。

    剑鞘的进阶需要花费不少时间,闲着也是闲着,路浔看向【剑气近】道:“喂,你现在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按照规矩,你该回藏山了吧?”

    【剑气近】闻言,剑身在空中微微下沉了一些,略显沮丧。

    下沉后,它又很快上升,且飞的比之前更高,好似在说:“那又怎样?”

    路浔看着它,脸上慢慢地露出了往日里那和煦的笑容,开口道:

    “要不要先跟着我一段时间?”

    说完后,他不等【剑气近】做出反应,便继续诱惑道:

    “你一路跟着我,在我回宗之前,你哪怕不回藏山,也没人会责怪你,先生应该也不会。”

    “而且你知道的吧?剑鞘暂时是不会跟你回去的,它只会呆在我的身边。”

    “你想不想……与它呆在一起?”( 这号有毒 http://www.hax321.com/2_2540/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