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明朝富家子 > 第四卷 第一一七章 风起云涌
    三天时间,能干什么?

    这个问题,很多朝堂官员都想不明白。

    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严嵩会给杨聪三天时间。

    他们更想不明白,杨聪会拿这三天时间干什么。

    如果他们知道严嵩是想调蓟州镇边军精锐进京跟杨聪来硬的,估计很多人会赶紧卷起铺盖跑路。

    边军进京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历朝历代,教训不知凡几。

    比如,东汉末年,董卓进京,直接掀起了三国乱世。

    又比如,唐朝的时候,安史之乱,叛军以奉旨讨伐杨国忠为借口,冲进长安,大唐因此遭受了一场空前的浩劫,由盛转衰。

    杨顺虽然不是董卓,严嵩却比董卓还奸,如果让他利用边军霸占了京城,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可惜,这会儿大部分朝堂官员还不知道严嵩的打算,更不知道杨顺已然率蓟州镇边军精锐往京城方向赶了,因为严嵩下了密令,命杨顺一路封锁消息,绝对不要泄露了行踪。

    严嵩这会儿是志得意满,只等蓟州镇边军精锐进京,然后清楚异己,独揽朝纲,为所欲为,严世蕃更是隐隐起了谋朝篡位的心思,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坐上龙椅,当上皇帝。

    京城表面上是风平浪静,暗地里却是风起云涌。

    严嵩和严世蕃都没想到,杨聪比他们的动作还要快,三天时间,才过去一天,四万东南军精锐便已经抵达离京城不到百里的昌平州。

    杨聪也密令俞大猷一路封锁消息,不要泄露了行踪,不过,他并没有打算让东南军进入京城,他只是命俞大猷率军自昌平绕道顺义,直抵通州附近,半路截击蓟州镇的边军精锐,将其一举降服!

    双方都在暗中调集人马,不过,说到玩阴的,杨聪明显技高一筹,严嵩还在为自己的英明决策沾沾自喜的时候,四万东南军已然如同一张网一般罩向蓟州镇精锐,而这个时候,锦衣卫北镇抚司诏狱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这位特殊的客人便是浙江海道副使王忏了,可别小看了这海道副使,他可是正四品的地方大员,地位甚至在知府之上。

    所谓海道副使其实就是主管沿海省份海防事务的文官,明朝的时候在浙江、福建、广东等地都设立了巡海道,而其主官,多由提刑按察使司按察副使出任,因此又称为海道副使,其实,这个副使并不是二把手的意思,而是一把手,也就是说,浙江一省的海防事务全部是由这个王忏负责的。

    这么一个地方大员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抓了,心中自然窝火不已,更为窝火的是,抓他的人还不是光明正大的来抓的,而是悄摸摸把他抓起来的。

    那天,他正在酒楼赴宴呢,突然觉着尿急,便去了趟茅房。

    结果,刚上完茅房,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便被人从后面捏住脖子,塞了满嘴的布团,然后又被绑住手脚,塞进麻袋,扛着便跑。

    这他吗简直就是打劫啊!

    打劫朝廷命官,而且还是他这么大个地方大员,这帮孙子,活的不耐烦了吗?

    他很想逮住这帮孙子臭骂一顿,可惜,人家根本就不给他机会,除开到了饭点,人家会把他嘴里的布团扯出来,胡乱塞点东西,其他的时候,他嘴都被布团堵着,头上还套了个麻袋,他就算是想多瞪别人几眼都做不到,更别说是骂人了。

    这天,抓他的人终于把他头上的麻袋和嘴里的布团给取了,扔进了一个如同监牢般的地方,这一下,他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开骂了。

    结果,还没骂几句,两个如狼似虎的锦衣卫便冲进来,拖着他就往外走。

    锦衣卫,这是怎么回事?

    他只是愣了一会儿,又使劲骂开了,锦衣卫怎么了,他的后台可是内阁首辅严嵩,锦衣卫算个屁啊!

    陆炳一看这家伙被抓进诏狱还如此张狂,不由眉头一皱,尼玛,当我这个锦衣卫都指挥佥事是泥捏的是吧?

    他当即便拿起惊堂木使劲一拍,随即暴喝道:“放肆,竟然敢咆哮公堂,来人,拖下去,重大二十大板。”

    就这样,王忏刚被拖进诏狱大堂,又被拖了出去。

    二十大板下来,这家伙终于不再咆哮了,不过,他脸上依然一副怒火中烧的样子,显然还不怎么服气。

    这家伙,骨头倒是挺硬啊。

    陆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随即严肃道:“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王忏忍着痛,喘息道:“你不知道本官是谁吗?你又是谁,竟然敢抓本官?”

    这家伙脑子有病还是怎么了,竟然如此张狂,陆炳把脸一板,厉声道:“本官再给你一次机会,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没想到,王忏竟然冷哼道:“放肆,你们竟然敢私自抓捕朝廷命官,还妄动私刑,识相的,赶紧把本官放了,要不然,本官保管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卧槽,这家伙,竟然还这么张狂!

    陆炳也有点火了,他想也不想便大喝道:“来人,拖下去再重大二十大板。”

    卧槽尼玛啊,还打啊!

    王忏终于有点慌了,他忍不住大喊道:“你们有没有搞错,我可是浙江海巡副使,你们如此妄动私刑,就不怕朝廷追究吗?“

    我怕个鸟!

    陆炳撇了撇嘴,随即对着他身后那两个锦衣卫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拖下去,打!”

    那两个锦衣卫闻言,连忙拖着王忏就往外走。

    王忏自然是疯狂嘶嚎,拼命威胁,可惜,没人鸟他。

    这诏狱里面的人可不怕你官大,哪怕就是正二品的六部尚书他们都照打不误,一个小小的四品海道副使,算个屁啊。

    又是一顿暴打过后,王忏终于老实了,其实,他压根就不是骨头硬,他只是仗着有严嵩撑腰,不怕锦衣卫而已。

    他哪里能想得到,这帮家伙压根就不怕首辅大人。

    陆炳见这家伙老实了,又继续问道:“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王忏只能无力的喘息道:“我是王忏,浙江海道副使王忏,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抓的就是你!

    陆炳继续追问道:“王忏,本官问你,跑余姚闹事那几十个倭寇是不是你命人偷偷送过去的?”

    卧槽,原来是为了这事。

    王忏自然知道那几十个倭寇是怎么回事,那是准备给礼部尚书杨聪上眼药的,很明显,这是杨聪在反击啊!

    他盯着陆炳看了一阵,随即恍然道:“你是陆炳?”

    陆炳可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道道,他只想知道,余姚的倭寇是不是严嵩安排的,严嵩是不是在耍调虎离山的诡计,为谋害嘉靖铺路!

    他把脸一板,厉声道:“本官再问你一次,跑余姚闹事那几十个倭寇是不是你命人偷偷送过去的?”

    这表情,很明显,不招,那又是一顿暴打!

    到底招不招呢?

    这会儿,王忏真的犹豫的不行了。( 明朝富家子 http://www.hax321.com/2_2604/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