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假装是个boss > 第八十七章:棺材里住着一个中年人
    兽神的传承,只有兽神可以拿走。

    但前几个传承,唐闲拿的并不容易。

    所以在走入陵墓最深处,发现地势不但没有越来越窄小,而是变得越发开阔的时候,唐闲就自然有一种警惕。

    在见到那口巨大到难以想象的棺材时,唐闲才恍然,原来开阔的地势,是为了存放失落之鸟的的棺材。

    峡谷尽头,是一口棺材,在灰色的结晶与周边的黑暗掩护下,看起来就像是组成峡谷的一部分,确切来说,是一大部分。

    唐景惊叹道:

    “这还真是夸张……这棺材要是放到人类世界,那岂不是一个奇观文明?看起来简直更像是方舟。”

    “毕竟是需要许多祖顿巨人才能抬动的庞然大物。看起来,棺材内部可能另有洞天。”

    如果棺材可以大到这种程度,内里的容量都相当于十几座宫殿。

    要进入巨大的棺材里,对于唐闲来说并不难。

    在失落之鸟的设计里,这口棺材开启的方法也与寻常的棺材不同。

    它没有棺材板这个设计。

    这的的确确,就是一道奇观。

    因为按照玄鸟和白霜的说法,最为神秘的兽神,失落之鸟体积并不是很庞大。

    如今这口棺材,就算是唐飞机的祖龙形态,也能让其盘进去。装一只失落之鸟,过于浪费了些。

    所以这么大的棺材,让唐闲有些奇怪。

    在棺材侧面,正对着唐闲的方向,就有一道类似门一样的装置。

    唐景和唐闲同时发现了这一点。

    随后唐景来到了门前,说道:

    “这居然是一道密码门……但我能解开。”

    “你知道密码?看来是和石碑上的内容有关。”

    唐景笑了笑,心说哥哥果然比以前还要聪明。

    “嗯,那些石碑里的内容,全是失落之鸟写的,这个地方,想来最早不是用来做墓地的。失落神在诸神黄昏之后存活的时日,也许远比我们想象中要久。”

    唐闲认同唐景的推论。

    正确的进程就该是诸神黄昏之前,失落之神或许是因为伊甸之主的暗示,去了人间,收养了暗鸦。

    而诸神黄昏之后,失落之神对法官痛恨不已,但身体已经无力与法官一战。

    随后苟延残喘了许久,在伊甸之主的岛屿上,开辟了这么一个巨大的陵墓。

    暗鸦原本一直跟着失落之鸟修行。

    但后来失落之鸟自觉寿数已尽,便将暗鸦关在了那间巨石封印的屋子里。

    唐闲当时没有走进那间屋子。

    因为站在那间屋子门口,他就感觉到意识很恍惚,也许走进去了,得耗费很久时间才能出来。

    失落之神最后的意愿,便是终结法庭。

    暗鸦呢?

    暗鸦是一个渴望在异世界展开冒险的热血少年。

    可但凡一个人被关在某个密闭的环境里数百年,那么所有念头与憎恨之物都会得到强化。

    暗鸦内心正义,大概明白失落之神的安排是为了让他更强大,所以他没有憎恶失落之神,数百年禁闭的孤苦,自然就转化成了对法庭的仇恨。

    但这道巨大的棺材,也许暗鸦都没有进去过。

    唐闲说道:

    “看来暗鸦既是传人,也是守护者,和赤帝扮演的是一样的角色。”

    “是的,失落之神在石碑里其实没有写太多琐事,但可以肯定,它对于暗鸦来说,是亦师亦友的存在。”

    说着话,唐景破解了门的密码。

    整座峡谷都在微微颤抖着,无数尘埃倾泻,片刻的震颤之后,棺材内部的大门打开。

    看着内部的景象,饶是唐闲已经有了秩序者的计算能力,在见到这么一幕的时候,也震惊不已。

    “原来……这真的是……方舟?”唐景的手抖动着。

    唐闲的呼吸也微微急促。

    林立的楼宇,流动的水源,整齐分散在边界的植被。

    远远望去,这巨大的棺材里,俨然是一座小小的城市。

    “所以失落之鸟,让祖顿巨人们抬着的,是它在人间所见到的一部分景象?”

    唐景这个说法,唐闲认为很有可能。

    失落之鸟自然是去过人间的。在人间见到了暗鸦,也见到了那个时代的人间盛世。

    一座封闭在棺材里的城市?

    唐闲佩服失落之神的想象力,这是否就是死地里的希望?

    兴建这座城市的目的是什么?唐闲已经猜出了几分。也许是失落之鸟认为在万兽与秩序者大军的战斗里,在法官的针对下,人类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

    那么至少,它要留给人类最后一方净土。

    “这些植被看起来有被人修剪过。”唐景所说的,唐闲也注意到了。

    唐景忽然发现,哥哥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兴奋,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紧张感。

    “哥哥,你怎么了?”

    “里面有人。数百年来,一座城市怎么也该变得陈旧,但除非有人在里面补休。”

    百川市是在露天的环境里,一座城市的寿命也许不过百年,但靠着银河,终究是留存下来了。

    而这座巨棺里的城市,是在封闭的环境里,自然可以保存更久,但内里有水源有空气,植被存活却没有疯狂生长。

    而最关键的是,这些林立的楼宇,并不陈旧。

    唐景注意到了这些,明白了这里的确有人。

    只是他不明白唐闲的激动。

    唐闲当然激动。

    在万兽的世界里,能出现在兽神传承之地的还能有谁呢?

    唐闲的神识直接扫过这一整座城市,这座城市自然是很小的,也许就百川市的百分之一。

    但足以容纳数十万人渡过很长一段时间。是一个真正的避难所。

    唐闲很快就感知到了某个人的气息。

    他没有跑,只是走的更快了些。

    唐景看着唐闲的步子如此急促,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也跟着有些激动起来。

    当两兄弟在城市外围,见到了那个正在安抚某只小鹿的中年男人时,二人都呆住。

    中年男人的胡子很长,倒并不是那种不修边幅的长,就像是刻意蓄着的。

    这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老了很多岁,但总体上来看,他依然很精神。

    他看着前来的二人,一时间也很惊讶,但却并没有认出来这二人是谁,说道:

    “你们是人类?是人类吧?对,你们是人类,否则进不来的。人类?不对,不像是人类,可是你们如果不是人类,怎么能走到这里?”

    对于这个人来说,似乎见到人类也是一件很惊骇的事情,所以他反复的疑惑又肯定。

    唐景心说,这个人离开哥哥的时候,哥哥只有十一岁。

    而离开神座的时候,自己只有不到三岁。

    所以这么看来……

    他不可能认得出自己与哥哥。

    唐闲没有说话,只是明明在笑,眉毛却快挤在了一处,看起来格外的苦涩与艰难。

    因为知道钟遥大概永远也无法离开伊甸圣地,所以唐闲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跟这个中年男人讲述这些事情。

    因为太久没有见到这个男人,所以唐闲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讲述如今的人间与万兽界。

    也因为太久没有见到这个男人,唐闲很想念他,想到眼泪都收不住。

    他喉咙里发出悲哀的低鸣。

    东极之地,算是这个世界的尽头,伊甸之地,算是在尽头之外。

    这两个地方,他见到了自己的父母。这本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可唐闲只感觉很难过很难过。

    “爸……”

    “老师。”

    唐闲与唐景先后发声,望着这个名为唐问的男人。

    上代秩序之子,普罗米修斯,一个为了人类自由付出了一生以及一切的人。

    唐问起先疑惑了一下,然后看着二人不同的神情,看着那个流泪又有一点眼熟的少年,他整个人惊得往后退了一步。

    “你……你是唐闲?”

    “是我。我终于找到您了!”

    唐闲抹去眼泪,情绪也渐渐的压制住。

    唐问看着唐闲,眼眶渐红。

    许久之后,他才说道:

    “看来你们与秩序者的战斗已经到了很关键的阶段,开始搜集兽神传承了。”

    唐问是一个理性的人,历来如此。

    钟遥感性,喜欢感情用事,就像当年抱走康斯坦丁和普罗米修斯时,她选择唐闲的原因是以为人性。

    而唐问认为应该选择最聪明的那个。

    尽管最后还是听从了钟遥的安排。

    但之后的很多决定,唐问总是最冷静理性的那个。

    “既然你们找到了这里,说明时间已经很紧迫了。”

    唐问的下一句,让唐闲更加心痛。

    这个老男人可真能忍啊!

    他就不问问妈妈的下落吗?

    他就不问问自己过得如何吗?

    他就不想说说,这些年做了什么吗?

    唐问当然是想的,只是他总是能够拎得清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

    他和钟遥已经为了人间将一生搭上,所以最后的时刻,他还是会考虑整个人间。

    唐闲没有纠正父亲对一些事物的看法。

    比如父亲认为现在的敌人还是秩序者,因为信息的不对等,父亲并不知道伊甸之主是最后的幕后黑手。

    唐闲说道:

    “我很想您。”

    唐问也很想念唐闲,想念自己的女儿钟秀秀,想念钟遥。

    他无时无刻不在想。

    无数个夜晚,这个中年老男人的胡子上沾满了眼泪。

    唐问说道:

    “跟我来吧,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百川市一定还等着你们去拯救。叙旧的话,就留着你们保住了人间再来说吧”

    唐问的背影显得很孤独萧索。

    他的脚步也很沉重。

    唐闲的鼻子红红的,心说自己想的没错。

    父亲历来如此。

    这个世界就是有这么一种人的。

    他们比谁都活得清醒,比谁都明白自己想要的东西。又比谁都活得克制。

    人类的历史能够走到如今而没有灭绝,靠的是智慧,以及无数像唐问这般的人。

    儿女情长总是放在最后,家国天下总是放在最前。

    这样的人并不需要多伟大,他们可能平凡到毫不起眼。

    也只有在种种疫情,险情,灾情降临的时刻,才能在最前线里看到这些人的身影。

    唐问的一生,都是在反抗秩序者,但反抗的原因,并不是出于对自身的狭隘自由。

    唐闲有太多的话想问,比如父亲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怎么度过了七天的规则,父亲又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但这些问题唐闲也没有问。

    在成为秩序者后,唐闲很理性的将对付伊甸之主,搜集兽神传承放在第一位。

    将百川市留给了阿卡司宋缺等人。

    但看着唐问,唐闲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更重视一些,百川市或许还能撑一阵子,但自己如果能够早点归去,就能够让更多人活下来。

    在唐问的带领下,唐闲和唐景来到了城市的中央。

    中央是一片广场,广场的正中心,有一颗巨大的梧桐树。

    梧桐树上有一只黑色的凤凰一样的存在。

    但这只黑色凤凰并没有任何生命气息,只是在额头处,散发着璀璨的红色光芒。

    一颗浩劫级生物的魂晶,可以供一座金字塔使用很多年。

    一颗末日级生物的魂晶则能够提供近乎无限的能量。

    这座城市的所有能源来源,便是这颗巨大梧桐树上黑鸟的结晶。

    唐问说道:

    “带着它离开这里吧。”

    “魂晶?”

    “是的,这便是失落之神的传承,吞噬掉这颗魂晶,你便能够掌握退化之力。”

    唐问已然将一切弄清楚,关于失落之神传承的使用方法。

    “如果拿走了这颗魂晶,这座城市还在吗?”唐闲问道。

    “还能撑一阵子,最后能不能保住,就看你能否拯救人间。”

    唐问拍了拍唐闲的肩膀,想着自己的儿子终于找到了自己,来到了另一处兽神传承之地,他尽管傲娇着强装理智,但眼神中也透露着骄傲。

    唐闲说道:

    “您跟我一起回去吧?”

    “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我无法离开这里,一离开……便会因为七天的规则而死。这座城市也许未来对你们有用,我会留在这里照看。”

    随后唐问又看了看唐景。

    “你叫我老师,也就是说你是秩序之子?”

    “是的。”唐景恭敬的答道。

    “你是羲和?”

    东方男性面向的,便只有康斯坦丁和羲和以及唐闲。所以下意识的,唐问认为这个人是羲和。

    唐景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还是说道:

    “其实我是康斯坦丁……但真实的情况我和您一样,是普罗米修斯。解释起来很复杂……”

    唐景以为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但唐问却非常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在当初海神心脏之外,写给唐闲的那些石碑里,就提及过这个猜测,如今只不过是证实了而已。

    唐问说道:

    “你们两个孩子,果然都是演技派。好了,属于我和阿瑶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让这些针对人类的该死阴谋都画上一个句号吧。”

    “我会再回来的,我还有很多事情想要问您……以及关于妈妈的事情,要告诉您。”

    唐闲竭力的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些。

    但唐问还是从唐闲的表情里猜到了,钟遥大概……很不好。

    他别过头去,说道:

    “我会在这里等你。”( 假装是个boss http://www.hax321.com/2_2693/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