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龙王大人在上 > 第二十章 绝地反击
    刘候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咬牙恨道:“再给你加一倍。”

    刀疤脸冷笑。

    “两倍!”

    刀疤脸还是冷笑。

    刘候气急败坏的叫道:“疤脸,你别欺人大甚,最多三倍,我的私房钱就这么多。你不答应,一拍两散。”

    “哈哈。”刀疤脸豪爽地哈哈大笑,宛如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刘兄大气。放心,这件事兄弟一定帮你摆平。不就是个空有一身力气的傻小子吗。”

    刘候犹豫了下,还是提醒道:“疤老大,你注意点,这小子有点邪门。”

    刀疤脸摆摆手道:“你看他这个熊样,连路都走不好,邪门又怎么样?真正的格斗,可不是小孩子的玩意。”

    刀疤脸能有今天的地位,也不知道在街头上打过多少场,经历了多少厮杀和暗算。对于学校中的学生,由衷的看不上眼。

    这些人在他眼中,顶多就是没有成长起来的小老虎,虽然有潜力成为吞噬四方的百兽之王,但是现在还嫩着呢。

    刀疤脸大马金刀地朝着张青阳走过去。

    张青阳突然一棒朝着刀疤脸挥过去,经历了刚刚的战斗,这一棒明显有了几分威势。

    刀疤脸冷笑,侧身、聚力、起腿,狠狠朝着木棒踢过去。

    看似结实的木棒,瞬间被踢的从中折断,木屑横飞。

    这一脚余势未绝,重重的踢在张青阳的胳膊上。张青阳闷哼一声好似破布袋子般被踢飞出去,“咕咚”一声撞在墙上,滚落地面。

    好在张青阳瘦,身体足够轻,被踢飞的同时也卸去了这一脚大部分的力道。

    刀疤脸面无笑容的嘴角扯了扯道:“有点意思,看起来还是个性子倔强的。”

    张青阳捂着胳膊一点点站起来,这一下让他感到钻心的疼痛,胳膊有点抬不起来,不知道断没断。

    一想到万一断了,不知道该怎么和老爸老妈解释,张青阳就一阵头大。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刀疤脸一边走,一边调戏小动物似的说道。

    张青阳抬起头看向对方,毫无疑问,就自己现在的阶段,对方几乎是个无解的高手。速度又快又狠。

    张青阳唯一的优势可能是力气,但是还发挥不出来。

    张青阳很无奈,他是真的不想再用心灵板砖。一个是舍不得,每一块砖都是用精神力辛辛苦苦造出来的呀。另一个就是头真的很疼,非常疼的那种。

    但是,没办法。

    张青阳看着刀疤脸道:“你敢今天放过我,两个月后再来找我吗?”

    刀疤脸哈的一声笑出来:“你们这些学生都是这么幼稚吗?谁会给对手成长的时间,那不是傻子吗。报仇就要当场报,这样才够爽。”

    张青阳咧了咧嘴,勉强挤出个笑容道:“有……有道理。”

    “呜。”刀疤脸趁着张青阳说话的时候,腿如同鞭子般朝着对方抽去。

    张青阳看起来毫无还手之力,但是刀疤脸依然秉持着小心谨慎的做法,趁着对方注意力分散的时候,猛地一脚抽过去。

    张青阳在对方出脚的刹那,砸出了一块心灵板砖。

    “啊!”刀疤脸突兀的一声惨叫。脑子里在刚刚的一刹那好像被插入了一根针,还狠狠的搅拌了一下。

    又快又狠的一记鞭腿,顿时无法施展下去,歪歪斜斜从他胸口擦过。

    张青阳惊讶的发现,对方是第一个被砸了一记心灵板砖,除了叫疼,既没有抱头,也没有倒地的。

    刀疤脸缓了两秒,缓缓抬起头,眼神如凶狠的恶狼望向张青阳,嘴里呻吟着道:“果然邪门。”

    张青阳看对方一脸凶恶走过来,顿时吓了一跳,又一块心灵板砖扔了过去,同时两道鼻血顺着鼻腔流下来。

    “啊!”张青阳和刀疤脸同时发出痛苦的叫声。

    刀疤脸简直要疯了,也没看到对方有什么动作,自己的脑袋就好像又扎了一根针。这次扎的更深,更痛。

    刀疤脸不怕痛,但是他怕这种不知道该怎么躲避、应付的攻击。

    这种攻击更像是传说中的巫术,完全超过了他对技击的认知。

    刀疤脸硬挺着就是不倒下,疼痛一波又一波的撞击着他的脑神经。

    张青阳看他摇摇晃晃,双手抱头,就是不倒下,也急了。拼着两败俱伤,又砸了一块心灵板砖。这一次,张青阳自己也是感到脑袋几乎要炸开,耳边尽是嗡嗡的响声,眼前一阵一阵模糊。

    突然“咕咚”一声,刀疤脸终于倒在地上,全身蜷缩成一条狗。

    张青阳抬起头盯着前方巷子口的刘候,虽然他视线中一片模糊,但是气势不能输。

    被他直勾勾盯着的刘候,心中十分犹豫。张青阳的可怕超出了他的预估,连刀疤脸这样常年混迹在黑暗边缘的人都不是他对手。他上去……情况很难预料。

    但是他又觉得对方打了半天,又很狼狈,应该是强弩之末了……吧。

    或许尝试一下,就能判断出来。

    张青阳拖着受伤的脚,一瘸一拐,却很坚定的向着刘候走过去。

    刘候本来下定决心去试试他,但是看着张青阳这样走过来,反而又有些犹豫不决了。

    刘候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张青阳越走越近,布满血丝的眼睛,顺着头发滴下的鲜血,嘴角的乌青,都好像有某种魔力,勾起他内心的恐惧。

    他突然大声道:“这次就放过你,下次你最好给我小心点。”

    “呵呵。”刚笑了一声,张青阳就剧烈的咳起来。他一边咳一边道,“什么下次,是男人,就是正面来战,一次解决。你不就是看我不顺眼吗,不就是想把你曾经得仰望的书院十大给踩在脚下吗?”

    “来啊!”张青阳说着说着陡然咆哮道,“你还等什么?”

    “拿出你的勇气!”

    刘候脸色铁青,却出乎意料地转身快步离开。

    张青阳笑起来,只是表情比哭还难看。刘候越走越快,巴不得马上远离这个让他感到屈辱的地方。

    “咳,傻子。我已经不行了呀,你难道看不出我是强撑吗?就你这样的傻子,根本不配做我的对手,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以后你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张青阳喃喃自语。

    张青阳身体一歪,再也撑不住,倒在地上。

    过了一会儿,有路人经过,看到躺了一地的人,顿时尖叫起来。

    张青阳强撑着站起来,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刀疤脸也扶着墙勉强的爬起来。( 龙王大人在上 http://www.hax321.com/2_2875/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