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龙王大人在上 > 第三十七章 冤家路窄,还钱
    “这么多,我什么时候才能看得完?”

    张青阳扒拉一下最上面的箱子,发现里面塞得结结实实,每一口箱子都是满的。

    他大概明白那位管理员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可自己提出的要求,明明是最近一段时间有关那两大组织的活动信息来着,嗯……

    张青阳心中一动,把猜测暗暗压下,礼貌的道谢之后,推着小车来到阅览室中。

    好吧,既然别人出了难题,还是自己主动要求的,那就勇敢面对考验,把所有题目做到最佳。

    张青阳抖擞精神,先去接了一大杯清水,又拿了一摞饼干摆在边上,深吸一口气,把所有箱子里的文件搬出来,按照时间顺序次第陈列,拿起最头上的一本汇总综述,聚精会神的翻看起来。

    原本的打算中,他猜测玄鸟出现是一种征兆,预示在即将召开的五院大比中,类似商族这种反叛势力会出头捣乱,有可能他们这些学生也会被卷入战斗中,故而想要提前了解敌人情况,避免临战之时被动挨打吃大亏。

    现在缉捕局却给出了从最初发现商族、鼠神会,到现在的非绝密资料,数量多了成百上千倍。

    往好里说,张青阳可以对那两大势力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坏处是会占用他很大一部分精力,毕竟看书是很费神的事情。

    不过如何抉择,张青阳已经用实际行动给出答案。

    一个人专注做事时,效率会成倍提升。

    张青阳的精神力强大,自控力远超同侪,此时心无旁骛的翻看起资料,可说是一目十行,目光随着翻页唰唰唰的扫描不停,很快一个个的文件夹在左侧摞起来,右手边的便签本上留下简短的语句。

    在这过程中,那位管理员悄悄探头看过几次。

    开始估计是想看笑话来着,结果发现张青阳坐的笔直、表情淡定,没有想象中那种心浮气躁、出离愤怒,便有些失望。

    再后来看着他快速的翻阅,不禁暗自撇嘴,心中冷晒:“原来是流于表面走形式,哼哼,果然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不过几个小时之后,发现张青阳除了偶尔喝水吃饼干,居然一直没有不耐烦的表现,隐隐有些佩服。就算做样子也好,光凭这份静坐不动的耐性,在同龄人里头也算难得了。可惜呀……

    眼瞅着下班时间到了,管理员去敲门提醒:“马上下班啦,你好了没有?”

    “这就结束。”

    张青阳用几秒钟时间看完最后一页,合拢文件夹放回箱子里,端坐原地闭目屏气十几秒钟,在管理员脸上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时,从容站起来,转头冲对方温和一笑。

    “麻烦你久等。”

    管理员被他笑的一愣神,已经到了嘴边的抱怨莫名其妙的咽下去,看着张青阳手脚麻利的归拢资料,把便签本塞进口袋,单手推车给送到档案室门口,签字交还,礼貌的挥手告辞。

    几分钟后,相关情况辗转汇报到局长办公室。

    宋局长听完后不由皱紧眉头,想一会儿,蓦地嘿嘿笑起来:“这小家伙,有点儿意思啊。”

    随后吩咐秘书,“找两组人顺便注意一下他的行踪,有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局长,您这是看重张小学弟了?”秘书很不识趣的问道。

    宋局长黑着脸哼道:“老子闲着难受,想从他身上找点乐子,不行吗?”

    秘书不说话,点点头出去了。

    “这么没眼色的秘书,早晚换了你。”

    宋局长一把扯开领子,烦躁的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过了一会儿,莫名其妙的笑了。

    再说张青阳,离开缉捕局后立即回返宾馆,正好赶上开晚饭,便唤出泰坦猫在自己的包间里享受丰盛大餐。

    组委会方面不计成本的供应,让他俩吃到了此生最贵的一顿饭,最后都撑得抱着肚子直哼哼,练了两趟五禽锻体术后才消化个大概。

    晚上,张青阳关门落锁隔绝外部干扰,拿出便签从头翻阅,按照手写的关键字,回忆下午看过的那些资料。

    这等近似过目不忘的手段,也就是他凭着强大的精神力才能做到,内宇宙云海翻腾,每一个关键字的提点,都有整页的图文在脑海中显现,并根据精神返照的提纲归拢总结。

    整个工作一直进行到后半夜,张青阳确信再无遗漏,加之脑力枯竭疲惫至极,粗粗洗刷后就倒头睡下。

    第二天日上三竿,他精神饱满的爬起来,吃过早饭后,跟带队老师报告一声,带着泰坦猫离开宾馆,前往市区。

    四大学院的落脚点各自分开,出山的通道最后汇总成一条主干线,张青阳安步当车走了近一公里,在岔路口处看到了其他书院的选手,或三三两两或孤身一人,也朝着市区去。

    大家的身份相同,必然为竞争对手,碰见了也不会有好脸色,彼此保持一定距离,免得产生冲突。

    张青阳乐得清静,肩抗泰坦猫慢悠悠的走在右侧,忽然发现迎面走来的一群人中,有个非常眼熟的身影。

    “梁耳?”

    “张青阳?怎么是你!”

    对方几乎同时把他认出来,脸色当即就是一沉,整个人好似冰块释放出冷飕飕的气场,惊动了同行的其他人,讶异的看过来。

    “张青阳么?好像是南陵书院的,我看过一点资料。怎么,你认识他?”

    “何止是认识,还有一段不浅的交情呢!”

    梁耳咬牙切齿,瞬间想起之前在南陵城的赌斗,那一场他输得脸面全无,可谓毕生恨事。

    张青阳一看对方的表情就明白了,呵呵笑道:“这不是梁同学吗,许久不见过得还好吗?你欠我的两万元,打算什么时候还?手头紧也没关系,我可以不算利息。”

    “哈,梁耳,你还欠他钱?”

    同行的一名青年顿时夸张的叫起来,满脸都是幸灾乐祸,巴不得当场打起来才热闹。

    梁耳脸皮红里透黑,咬紧牙关闷哼一声:“那次我正好出门没带钱,这小子一时走狗屎运赢了一局,知道我是来自帝都书院,故意不许别人代给,诚心要让我丢人!”

    “这么狂?敢诚心落咱们帝都书院的面子?”

    几个人一听这话,顿时气愤填膺,火刺刺的瞪向张青阳,摩拳擦掌的围了上来。( 龙王大人在上 http://www.hax321.com/2_2875/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