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枕边沦陷:高官的娇俏妻 > 用 嘴 巴 做···
    条件?什么条件?

    沈冰没有料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竟然带来谭鸿宇这样的问话。

    虽然她神经大条,可是,这样的氛围给她警醒,谭鸿宇所提的条件,一定不会是简单的。或许,他会坚持要她离开罗逸辰。

    要是等谭鸿宇提出来,她再拒绝就不太好了。与其让大家难堪,还不如别给他机会说出来。

    “只有自己双手劳动得到的东西才拿的踏实,我这个人胆子小,要是拿了不该拿的,夜里会睡不着的!谢谢您的好意!”她说。

    这丫头总是让他一次次的意外,此刻,她又把谭鸿宇要说的话给堵回去了。

    谭鸿宇笑了笑,叹道:“人啊!”

    两人沉默着,过了好一会,谭鸿宇说:“丫头,有些时候还是要自私一点的。你还年轻,多为自己考虑点,没有人会怪你的!”

    “要是在危难的时候抛弃他,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这就是我的自私!”她答道。

    就在这时,沈冰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接起来,原来是罗逸辰。

    “在哪儿?我去找你!”他说。

    沈冰看了谭鸿宇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要是让罗逸辰知道她又跟着谭鸿宇走了,指不定又要胡思乱想了。在这个时候,她不想他为她分心。

    谎言,也有善意的,不是吗?

    “我和同学有点事,暂时还脱不开身!你有什么事?”她问。

    她的话出口,谭鸿宇就盯着她。他的眼神,还有她自己的谎言,都让她的心跳的好快。

    “那你忙完了就告诉我,晚上我们一起吃饭,有些事要和你商量!”他没有怀疑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她的心忐忑不已,或许是因为从来都没有对他撒过谎的缘故。

    “丫头,身为过来人,告诉你一句箴言,两个人开始向对方撒谎的时候,这段感情就不稳固了。特别是你现在这种情况!”谭鸿宇说。

    她苦笑了,没有回答。

    因为想着罗逸辰要找她,沈冰就催着谭鸿宇早点回市区了。即便如此,她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一开门,就看见鞋架上摆着他的鞋子。

    原来他已经来了!

    沈冰的心里充满了罪恶感,心中总是有一个声音说她背叛了罗逸辰,另一个却说她没有。而她自己也不停地告诉自己,她对罗逸辰的爱没有改变,她绝对不会背弃他们的感情。至于谭鸿宇,只是一个如同朋友的长辈,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这么想着,她定定神,就往卧室去了。

    灯关着,他却躺在床上。她轻轻坐在他身边,发现他竟然睡着了。

    她没有叫醒他,轻声离开卧室,洗完澡进来坐在床上,他却醒了。

    “你怎么也不出声啊?吓死我了!”她说道。

    “好香!”他说着,就压在了她的身上,俯首在她的肌肤上留下一个个印痕。她没有说一个字,没有问他一句话,只是用自己的爱来让他化解心中的烦闷。

    “那天我跟你说的事,你仔细考虑了吗?”事毕,他搂着她问道。

    “我妈妈过两天要过来看我——”她说。

    “那等你妈妈走了以后,我们——”他说。

    “我这边请假不容易——”她说,

    她说道是事实,其实下周是所里规定的高温假,行政岗位的员工下周可以休假,而科研岗的要根据工作状况安排调休。虽然这是规定的正常假期,可是上周朱老师就说了,他们不能休假。结果,大家都好失落。

    沈冰原本也觉得心中窝火,可是,奈何自己也无能为力。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就权当没有休假这回事好了,这样心情也舒畅点。

    现在想想罗逸辰身上发生的事,她也不在意朱老师会怎样处置她了。

    “等我妈走了,我就去请假,好吗?”

    他点点头,问:“你想去哪里玩?我提前订机票。哦,还有,你有没有护照?”

    “出国?”

    “你不想出去?”

    “没有,只是,只是出国旅游好像要花很多钱——”她抬眼望着他。

    “放心,那点钱我还是有的,要是实在不够了,可以找谭鸿宇同志。”他笑着说。

    说到了谭鸿宇,沈冰的脸突然感觉一丝滚烫。

    “我办了护照,只不过从来没用过。”她不自然地笑了。

    “那这次我们就用下,要不然你白办了!”他说。

    “是啊,办一个护照要两百多呢!”

    他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凝视着她。

    “你怎么了?”她强压着内心的担忧和紧张,问。

    他轻声一笑,拥着她,说:“没事,只是想你了!”

    谭鸿宇告诉了她那件事,因此她无法再用过去那种平静的心态和罗逸辰相处了。

    “这么说话,简直不像是你!”她努力挤出一丝笑意,说道。

    “哪里不像了?刚刚没让你爽到?”他又是平常那副德行了。

    “讨厌,你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啊?”她有些害羞,却还是会忍不住对他发火。

    他朗声大笑,不说话。

    虽然他在笑,可是,她觉得好心酸、自责。

    沈冰啊沈冰,你怎么可以伤害他?怎么可以让他遭遇这样的不公?

    这样想着,她将脸埋在他的胸前,努力将眼泪咽了回去。

    “你想去哪里玩,我们就去哪里。不管是世界哪个地方,我都会和你一起去!”他说。

    她抬起眼,扑哧笑了。

    “笑什么?我说的不合适?”他讶异地问。

    “不是!其实,我最想去的地方就是天上!”她说。

    “闭嘴!”他立刻阴了脸。

    “我想去看看宇宙是什么样的,想在天上飞,想去哪里就飞去哪里!”她说。

    他这才明白她说的意思,禁不住笑了,捏了下她的鼻尖,说道:“笨蛋,都多大的人了,还说这么幼稚的话。想笑死人啊?”

    “那人家是认真地回答你嘛!想笑就笑吧,反正我很笨就是了!”她嘟着嘴,低下头。

    “好了好了,是我错了!我笨,可以吧!”他求饶道。

    她又笑着望着他。

    “故意涮我的,是不是?死丫头,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他说着,将她压在身下挠痒痒。

    她躲也没处躲,只好不停地求饶。

    “一点诚意都没有!”他故意说。

    “那你想要什么诚意啊?”

    “这个嘛,看你自己喽!”他瞥了她一眼,说道。

    她涨红了脸,看看他又低下头,接着又抬起头,如此反复几次。

    看着她这可爱的模样,罗逸辰也不好再欺负她了,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结果,她的脸变得更加滚烫,伸手就要给他一巴掌,手却被他抓住了。

    “你的脑子里能不能想一点正常的事?”她大声道。

    “怎么不正常了?你倒是说说看!”他的声音也不小。

    她哪里说得出口,气呼呼地转过身不理他,他也生气了,转过身去。

    两个人背对背的躺着,谁也不愿说话。

    沈冰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生气了,想想他刚才说的话,面红心跳不已,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

    罗逸辰闭上眼,想想自己是不是有些强求她了。可是,又有些拉不下脸向她道歉。

    算了,脸面是什么?

    他刚要准备转身,突然就感觉自己身体某个部位热乎乎的——

    不会吧,这家伙真的——

    他惊讶地睁开眼,往下身看去,她真的趴在那里,按照他说的——

    “你——”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支起上半身,望着她。

    那个部位,慢慢变得好大,她觉得自己的嘴巴都要被撑破了,却还是忍着没有松开。直到实在不能坚持了,她才张开嘴巴,将那个物件放出来,然后红着脸抬起头望着他。

    “是,是这样吗?”她吞吐道。

    “啊——”他惊呼一声,抱着她。

    “你干什么?(77@读书)”她大叫一声,身体被填满的同时,一股刺激如电流一般传遍了身体每一个角落,激活了每一个细胞。

    “罗逸辰,我爱你——”她大声喊了出来。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用行动在回答她。

    夜静静的,谁都睡不着,也许是因为房间里太热的缘故吧!

    “我手上还有些钱,改天你留意一下,我们买一套自己的房子住。你觉得呢?”他说。

    她抬头看着他,却说:“过一段时间再说吧!现在房子那么贵的,说不定会慢慢降下来呢!而且,我自己没有存款,让你一个人承担的话,我,我不想那样。”

    “你这家伙,我是个男人,赚的又比你多,当然是应该多承担一些的。你还盼着房价跌,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我小舅那种人成天的就炒地皮,房价哪里会便宜?还是趁着现在买,越往后,越是买不起!”他说道。

    “那你们政府不会想办法吗?不是应该让更多的人有房子吗?”她问。

    “你知道考核官员最直接的标准是什么?就是本地的gdp。不管是地方政府还是银行还是房地产商,以及房地产相关的每一个行业,没有一个人是希望房价跌的。所以,你还是听我的话,找时间去看看房子,看上之后告诉我,我们买了就行了。再涨下去,我也买不起了。”他说道。

    沈冰叹了一声,没有说话。

    可是,到底要不要那么做,她还不知道。

    夜晚到黎明,转瞬就到。

    天亮后,沈冰早早起床上班,她没有叫醒罗逸辰。

    快中午的时候,她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妈妈说明天就到了。沈冰立刻给罗逸辰打过去,说了情况。

    “哦,我知道了。我现在正要去我爷爷那边,晚上再过来。有什么事晚上再说。”他说道。

    沈冰很害怕妈妈会发现她和罗逸辰的事,于是决定晚上回家后把所有和他有关的物品全都藏起来。

    说到底,两个人的关系是见不得光的!

    眼看着快十二点了,她正准备和郑华一起去食堂吃午饭,却接到了如雪的电话。

    “我们见个面,好吗?”如雪问。

    沈冰不知道如雪找她打算做什么,还是答应了,两人约好在沈冰单位附近的一个咖啡店见面。

    随便吃了点,就赶去约定的地点,如雪还没有到。

    如雪和罗逸辰关系要好,而且,她对沈冰也很友善,沈冰便将她看做是姐姐一样的。见了面,自然是很热情。

    “今天我找你来,想请求你一件事!”如雪说。

    沈冰望着如雪,突然感觉她和谭阿姨有些像。是什么地方呢?也许是从她们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种骄傲吧!

    求?为什么说这个字?难道如雪也和谭鸿宇一样,要我离开罗逸辰吗?不会吧,如雪应该不知道这件事的。

    沈冰这么想着,却微笑着说:“如雪姐,你这么客气干什么?有什么事随便说,只要我能做到!”

    “你一定可以!而且,这件事只要你能做!”如雪也客气地笑了。

    沈冰觉得和如雪距离好远好远,陪笑道:“什么事?”

    “听说你和逸辰在一起,是吗?”

    沈冰端着咖啡的手突然抖了下,杯子里的咖啡就洒到了桌面上,她赶紧拿纸巾擦。

    即便是不用嘴巴说,她已经回答了如雪的问题。

    如雪却是很淡定,望着眼前有些手足无措的沈冰。

    “看来是真的!”如雪道,她的声音,分不清是嘲笑还是什么,只是让沈冰感觉很不舒服。

    沈冰没有回答。

    “小冰,你知道我们全家人都很喜欢你,特别是我大舅,他一直把你当做是亲生女儿一样。逸辰是我们全家的希望,现在,他因为你而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如雪说。

    “你是要我离开他吗?”沈冰问。

    如雪有些惊讶,却很快恢复镇定,说:“最好是那样!”

    沈冰没有说话,如雪这居高临下的态度,让沈冰越来越不舒服。

    “我大舅对你那么好,难道你就是用这种方法来报答他吗?”如雪道,沈冰依旧没有说话。

    如雪也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好,便放低了音调,说道:“你应该知道,逸辰他和你不一样,你们生长在不同的环境里,即便是他不顾家里人的反对,非要和你在一起,你们也不会幸福的。他对你只不过是好奇,因为他圈子里没有你这样的女孩子,所以才会被你吸引。当然,我承认你是个很出色的女生,我也很喜欢你。可是,两个人要在一起生活,单是外表的吸引是不够的——”

    “如雪姐,谢谢你这么为我考虑。我是什么出身,我很清楚,你不用不停地提醒我。至于罗逸辰,你放心,我不会影响他的前途,我会离开他,只不过不是现在。”沈冰说完,就从钱包里掏钱。

    “不用了,我来付!”如雪说道。

    沈冰看了她一眼,还是把一张百元大钞放在桌上,说道:“这点钱,我还是有的!谢谢你,如雪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

    沈冰知道咖啡是多少钱,可是,在被如雪这样说了之后,她内心的那点自卑感又将她吞没,她绝对不要让如雪再看不起自己。

    走出了咖啡店,她才心疼那一张百元大钞,那得买多少东西啊!可是,有些时候,自尊或许比金钱更加重要!

    叹了口气,她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看来从来都没有缩小过。如同这天与地,相距永远都是那么远。即便是水天相接,那也只是人的错觉!

    她没有回头,走回公交车站上了车,直接回了单位。

    如雪这么做,沈冰也没有生气,如雪只是说了个事实,也许,如果真的和他在一起了,会像如雪说的那样不幸福。毕竟,两个人要生活一辈子,单靠身体来维系关系是不够的,要是没有共同语言,生活也会持续不下去,即便是维持着,也只是表面现象而已。

    此时的沈冰,内心变得极为矛盾。没有罗逸辰的生活,她已经不能想象了。可是,她真的不想他因为她的缘故而失去原本该拥有的一切,不想他因为选择了她而后悔,不想他痛苦!

    车窗外的阳光好刺眼,只要看一眼就会让人流泪。她抬起手背,擦去了眼角流下的泪。

    下午,她整个人都没有太大的精神,想起罗逸辰让她请假的事,她已经不知道要不要那么做了。

    罗逸辰是罗家的希望,是罗叔叔的希望,她怎么可以伤了罗叔叔的心?不管别人怎么想,她都不能让罗叔叔伤心啊!

    沈冰啊沈冰,难道你要做个忘恩负义的人吗?

    晚上,她在外面随便吃了一点面就回家了,到家的时候,他还没回来。也许他是有事吧!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罗家人肯定要有个主意的。

    于是,她没有给他打电话,只是在出租屋里等着他。

    环视一周,自己这个小房子,一眼都可以看遍了。他和自己住在这里,难道真的是一时新鲜吗?

    不可以,沈冰,你怎么能这样怀疑他?他对你怎样,你还不清楚吗?你怎么可以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怀疑你们的感情?

    可是,现实摆在面前,不管她怎样努力,永远都不能和他并肩站立。因为,这一切早在出生的时候就决定了,而且,无法改变!

    那扇门,他还会推开吗?( 枕边沦陷:高官的娇俏妻 http://www.hax321.com/5_5481/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