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枕边沦陷:高官的娇俏妻 > 灰姑娘与王子
    周一早上,李妍和往常一样去给罗逸辰办公室打扫卫生,没有人告诉她那里不会有人。和往常一样,她哼着歌、满脸笑意给他窗户上的几盆花浇了水,尽管她知道他从来都不会在意那几盆花。

    到了开会的时间,她却始终没有看见罗逸辰到来,他是有什么事不能来还是生病了?李妍的心中惴惴不安,也许是因为习惯了每天看见他吧!

    会议开始了,罗逸辰依旧不在,而主持会议的变成了陈主任。

    “今天的第一项内容,就是告诉大家,罗主任交了休假申请,暂时不会上班了。所有他之前交代的工作,你们各人认真完成,然后报到我这里——”陈主任说话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平静,听不出任何的感情。

    即便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久居办公室的人都听出来其中隐含的变故。

    是啊,怎么会没有变故呢?罗逸辰本来是要接替许主任成为一把手的,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好端端地休假?

    众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意外,却都在心里思考着罗逸辰休假的事。

    对于李妍来说,罗逸辰的突然休假是个绝对的打击。

    她知道自己的失误,知道上面在追查,知道他替她顶了罪。如果说他是因为她的失误而被处分,那么,那么——

    李妍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懊悔。倘若罗逸辰真是因为那件事出了问题的,她该怎么办?

    她不知道陈主任接下来谈了些什么,整个人的思路都在罗逸辰的身上。

    会议结束后,她跑去楼道里给罗逸辰拨了电话,却是无人接听。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出了什么事?

    其实,李妍打电话的时候,罗逸辰还在睡觉。而且,昨天晚上到沈冰家里之后,他就已经把手机调成了震动,所以,他丝毫没有发现有人找他。

    李妍紧张又担心,整个早上忐忑不安,总是丢三落四的。邻桌的**事还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拿着文件去找陈主任签字的时候,还被陈主任说了。

    陈主任从来都不会阴着脸,他那张脸,总是笑眯眯的。因为他笑眯眯的,所以就不知道他的心情是怎样。

    陈主任说了李妍两句,见她情绪低落,也不忍心说了,就给李妍倒了杯水,让她坐下。

    “小李啊,你怎么了?你平常不是挺热闹的一个人吗?怎么今天蔫吧了?”陈主任笑眯眯地问。

    李妍抬头看了眼前胖乎乎的陈主任一眼,咬咬嘴唇,不知道该不该问。

    陈主任是什么人,李妍这点心思,他全都掌握了。

    “小李啊,你也别这样自责,罗主任的事,和别人无关,谁也没有办法。”陈主任说。

    “陈主任,罗主任他,他究竟是因为那件事吗?”李妍问。

    陈主任笑了下,没有说话,只是揭过茶杯盖,喝着茶。

    “他真的就——”李妍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却还是忍不住,她太想要知道罗逸辰身上发生的事,想要帮助他。

    陈主任看着李妍,沉默了。

    李妍咬咬嘴唇,说:“陈主任,那件事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罗主任他是因为我——”

    “小李,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什么是你的错?徐省长那里已经认定是罗主任的错了,你这么说,是说徐省长错了吗?”陈主任的笑容凝固住了,盯着李妍。

    李妍觉得一股寒意穿透了自己全身。

    看来,真的是因为那件事!

    该怎么办?

    “陈主任,我该怎么做才能,才——”李妍捏紧了自己的双手,泪眼汪汪地问。

    陈主任拍拍她的手,李妍低下头。

    “小李啊,我跟你说,这件事,没有人能改变。”

    “可是,罗主任他是无辜的!”李妍说。

    陈主任笑了,站起身,叹道:“小李啊,你工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连这个都不懂?话多说无益!今天这些话,以后不要再说,出了这个门,咱们都忘了。”

    李妍站起身,往门口走,却又停下脚步看了陈主任一眼,鼓足勇气走了出去。

    等李妍出去,陈主任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罗逸辰醒来,习惯性地看了下手机,才发现有几个未接来电,有爷爷家那边的号码,还有,李妍?

    李妍怎么会打电话过来?

    罗逸辰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却给爷爷家打了过去,原来是爷爷让他去家里。

    “等会我就到!”罗逸辰说,便挂断了电话。

    他正准备给沈冰打,却接到了她的电话,原来是告诉他,她妈妈明天要来了。

    “等晚上我回来再说,我现在要去爷爷家。”他说。

    其实,爷爷也都知道了他停职的事,却没有着急着叫他过去询问情况,只是给罗逸辰的外公谭副省长打了电话,二位老爷子交流了一下意见。罗逸辰虽不知他们具体说了些什么,却也能猜到是关于他的。

    从小到大就是这样,他的事总是能牵动两家人的神经。

    晚上,沈冰回到自己的家里,觉得全身无力。她趴在床上,伸手拉过昨晚他枕过的枕头,枕在自己的脑袋下。

    如雪那些话,毫无疑问让沈冰陷入了困境。

    她说她会离开罗逸辰,可是她舍得吗?现在已经习惯了生活里有他,一旦离开,她知道两个人就很难再有牵手的机会。

    爱情,总会让人这样的又喜又悲!

    她没有睡觉,一直等到他回来,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

    “怎么了?你妈妈过来,你不高兴?”见她一脸忧伤,他笑着问。

    她不明白,他怎么可以这么轻松?

    他越是这样若无其事,她的心里就越是自责。她好想跟他说那件事,却始终张不开口。

    “是不是因为你妈妈过来后,我们不能见面,你就伤心啊?傻丫头,你这几天就好好陪陪你妈妈,等她回去了,咱们就出去玩,好好玩一圈!”他揽着她的腰,安慰道,“想好地方啊,要不然,你可就得听我的了!”

    “你决定吧!我什么都好!”她说。

    现在这种状况,她怎么可能开开心心地出去玩?

    罗逸辰啊罗逸辰,你到底在想什么?

    关于自己被停职的事,他没有向她透露一个字,也就理所当然地认为她不知道。看着她在自己身边闭上双眼,他却始终难免,在微弱的灯光下凝视着她。

    不知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或许真如叔叔所说的那样,他太幼稚太草率了。

    “你年纪也不小了,做什么事都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你都这么做了,我们说什么都没有用。只不过,你也没必要后悔,我看你这小子一点后悔的意思都没有!”爷爷说。

    其实,他正是因为可以承担这样的后果,所以才做出了那样的选择。起码,到现在为止,他没有后悔。这不是很奇怪吗?发生了这样重大的事,他竟然可以好像一个旁观者一样,丝毫没有焦虑或紧张。

    第二天早上,罗逸辰就回家去了,而沈冰中午赶回家收拾了房子,将所有可以表明她这里住着异性的证据全都隐藏起来。绝对不能让妈妈发现她和罗逸辰在交往的事,她不想妈妈伤心,这就是原因!

    下午四点多,沈冰母亲郑慧茹乘坐的火车到了省城火车站。沈冰要去接,可是下午临时有事,她只好打电话让韩晓去火车站帮忙把妈妈接到她租住的房子。

    韩晓把郑慧茹送到沈冰的家,一直等到沈冰下班回来。郑慧茹给两个姑娘做了一顿大餐,虽然只是家常菜,沈冰和韩晓却都吃的很饱。等到八点多,韩晓就回学校了。

    等到剩下母女二人,郑慧茹便跟女儿说想明天去罗家。

    “您过去,是有事吗?”沈冰问。

    “既然来了,怎么能不去呢?你罗叔叔他们对咱们一家人都很好,我来了要是不去,太失礼了。而且,我还有事找你罗叔叔呢!”妈妈说。

    沈冰不好问是什么事,大人们的事,她怎么好知道?如果是过去,她对于罗家和自己家的关系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理解,罗家离她很远,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这一夜,母女俩睡在那张床上,聊了好多,母亲也问起沈冰有没有交男朋友。

    “您是想我有呢还是没有?”沈冰调皮地问。

    “当然是希望你有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虽然现在大家都结婚晚,可是,能早一点还是有好处的。起码,你可以早一点生孩子,年龄大了生孩子不好的!”妈妈很认真地说。

    孩子啊?

    沈冰望着天花板想着,77读书想着自己会有怎样的小孩,是像罗逸辰还是像她?

    如果不能结婚的话,即便是有了孩子,也无法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自己倒是没什么,可是,怎么跟孩子交代?单亲家庭,未婚妈妈,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心灵难免会有缺失。因为爱他,当然也爱他的孩子,这样的话,她又如何忍心让自己心爱的孩子在一个残缺的家庭环境中成长?

    唉,还是不要想了吧!

    妈妈发现沈冰好像有些思绪游离,便说:“如果真是有很好的男孩子,可要好好相处。人这辈子,遇到一个知心的人,真的很难。”

    “妈,您想让我和什么样的人结婚?”沈冰问。

    “傻孩子,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不要问妈妈。最关键的是,你自己要幸福。”妈妈说。

    沈冰笑了,说:“妈,您现在说话越来越像个哲学家了!”

    “妈妈只是不想你不开心!孩子,那个人到底适合还是不适合,只有你自己才最清楚。别人的意见都只能参考,包括妈妈的在内。不要让别人来决定你的命运!”妈妈说。

    沈冰像个小孩子一样偎依在妈妈怀里,沉默不语。

    她和罗逸辰之间的事,掺杂了太多的人和事。哪怕是现在这种为数不多几个人知道的状况,也足够让她担忧了。

    没有人看好她和罗逸辰的未来,她自己不也是一样吗?

    妈妈没有说话,可是,知女莫若母,妈妈怎么会不知道女儿有心事呢?

    第二天早上,沈冰给罗部长打电话,说她妈妈想去拜访,不知他们什么时候有空。

    “慧茹来了?”罗部长的声音好像挺兴奋的,“她在哪儿?我们去看望她吧!”

    “罗叔叔,您不用这样的,我们真的不敢当。我妈妈说想亲自拜访您和谭阿姨,就让我问一下您。要是没有空的话,以后再来——”沈冰说。

    “傻孩子,说这么见外的话干什么?”罗部长笑道,“既然这样,今天下午,我让辰儿去接你和你妈妈到家里来,大家一起吃个便饭,好好聊一聊。”

    “嗯,谢谢罗叔叔!那我——”沈冰想说我给罗逸辰打电话说,却没有说出来。在罗叔叔面前,她还是只能把罗逸辰叫“逸辰哥哥”!

    真是好讽刺的一件事!

    “我这就给辰儿打电话说,你告诉我地址?”罗部长道。

    “不了,罗叔叔,我等会打电话告诉他地址,免得找不见!”沈冰撒谎道。

    每一次对罗叔叔这样撒谎,她的心里就自责的不行,可是,眼下的情况,她怎么可以把真实的情况说出来?怪不得人家都说,真相最伤人!

    唉,还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呢,何必过早的让大家陷入到这个麻烦里呢?

    挂断了电话,罗部长立刻给儿子打电话过去,让他下午去接沈冰母亲到家里来。

    “你妈说她会提早下班回家,你就先替我们招待你郑阿姨。”罗部长说。

    “我知道了,爸,您就放心吧!”罗逸辰道。

    其实,他也想在未来丈母娘面前表现一下,尽管暂时还不能说穿。不是有句俗话说嘛,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虽然得到了沈冰的心,可是,他很清楚,结婚不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更是两个家庭的。为了能让自己和沈冰在走向结婚殿堂的路上少一点障碍,他还是期望沈冰母亲可以不要为难他们两个。再者,爱屋及乌,毕竟对方是沈冰的母亲,是她现在最亲的亲人。他那么爱她,怎么不可以好好对待她的母亲呢?

    于是,罗逸辰立刻打电话给沈冰,让她下班后早点去他家。

    “实在不行就提前走嘛,路上堵车的话,你可就要迟到了!”他说。

    “尽量吧!只要没事,我会偷跑的。”她答道。

    其实,她没有告诉他,因为前一段时间她老是在医科院那边干活,没有来办公室报到,朱老师骂她了,说她不上班、旷工之类的话。她解释了,可是没有用。再加上那一天,她一早上没上班,结果每次实验室开会,朱老师在他那长篇的讲述实验室规定以及关于打扫卫生事宜之后,就会把她不按时上下班的事提出来说。

    发生了这些事,她还哪里有胆子提前跑?只有等到朱老师离开办公室了,她才放心地走了,可是,那时候都已经过了七点。

    夏天还有一个坏处,就是天晚的太迟,七八点钟,天空还是很亮堂,有些生活跟着太阳走的人,自然也就改变了生活规律,朱老师便是这样的人。每天下午,不到七八点钟,他是不会回家的。结果,因为他在会议上批评沈冰迟到早退,搞的实验室所有人都不敢按照正常时间作息,每天下班都要等着他走了才离开。

    这个时间还是在堵车,沈冰之前接到罗逸辰好几个电话,问她怎么还不出门,她只好骗他说是有工作,脱不开身。

    “不是有急事吗?工作干嘛不能停一会儿?你又不是国家主席,少干一点就要影响国计民生?”

    真是说的轻巧!

    她想说,你哪里知道我们这些小人物的悲苦?成天看着领导的脸色,一不小心就要得罪人,一得罪人就麻烦上身。可是,想一想他是因为什么被停职,被什么人停职,就不能说这些话了。

    其实,每一个人都是小人物,只是程度不一样而已!

    之前,郑慧茹也去过罗家,那是沈冰父亲沈岩刚去世的时候。算一下,已经过去七八年了。

    郑慧茹对罗逸辰的印象很好,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却感觉这小伙子很懂礼貌,一点都没有高干子弟的那种傲气。殊不知,她面前的这个罗逸辰,是被她的女儿改造过了的!

    沈冰到了罗家时,大家还在聊天。因为等她的缘故,饭菜一直都没有上桌,这让郑慧茹很过意不去。

    “小冰啊,工作这么忙?”谭桂英道,“要不让你罗叔叔给你换个单位,随便给你找个政府部门上班,至少不用这样加班啊!”

    “其实都是我自己太笨了,做事比别人慢,所以拖到了现在!”沈冰抱歉的说。

    “算了算了,大家开始吃饭吧!”罗部长道。

    “慧茹啊,小冰真是个好孩子,自从她来了,我们这家里热闹了好多!要不是怕你生气,我还真想把小冰当自己的女儿来呢!”谭桂英笑道。

    郑慧茹听谭桂英这样说,也是很感激。

    大人们聊着聊着,自然就说到两个孩子的婚事上了。

    “小冰这孩子真好,振华说要小心给她找个婆家,我们还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前一阵子,振华姐姐的女儿给介绍了一个,不知——”谭桂英说,问沈冰,“怎么最近没见海延啊?”

    沈冰当着大人们的面,不好说实话,只得编了个工作忙的借口。

    见谭桂英说到沈冰的事,郑慧茹就问起了罗逸辰的,可是,谭桂英叹气道:“本来好好的,这小子又不答应了,分手了。”

    “没关系,逸辰这么优秀的,一定会找个优秀的女孩子进门。你们就放心好了!”郑慧茹道。

    就在父母们这样热络地说话时,沈冰和罗逸辰也是偷偷地会瞥对方,却依旧努力掩饰着。

    饭后,郑慧茹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了一个大的信封,放在罗振华夫妇面前。

    沈冰刚好端了水果过来,见妈妈这样,完全不清楚状况,就坐在妈妈身边,看了罗逸辰一眼,他也是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罗大哥、嫂子,这是五万块钱,是当初你们借给我们给沈岩治病的。真是对不起,拖了这么多年才还,请你们万望收下!”郑慧茹道。

    在场人都惊了!

    罗部长没有打开信封,拿起信封交给妻子,示意妻子还给郑慧茹。

    “慧茹,你这么见外干什么?我和沈岩是好兄弟,当初要不是他救我,我早就没命了。我什么都不能给他做,就这一点,你还要还给我,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他?”罗部长道。

    “是啊,慧茹,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就不要提这件事了。钱,你收着,我们不能要!”谭桂英把信封交到郑慧茹手上。

    沈冰和罗逸辰看着这一幕,心中五味杂陈,特别是沈冰。她知道,为了还清给爸爸治病欠下的债,妈妈这么多年是怎样的辛苦。她连件新衣服都舍不得买,现在穿的,基本都是婶婶她们不要的旧衣服。这五万块,不知妈妈要才能存的下啊!

    看着那个厚厚的信封,沈冰的眼睛润湿了。

    那些钱,是妈妈的辛苦钱,却更加扩大了沈冰和罗逸辰之间的距离。

    沈冰看着罗逸辰,她的眼神让他很是心疼,他好想抱抱她,却不能那么做。

    “我知道你们不缺这点钱,可是,这是沈岩临终前交代过我的——”郑慧茹道。

    “慧茹,你别说了。这钱,我们绝对不能收!”罗部长道。

    一说起他的老战友沈岩,罗振华就会热泪满眶。

    古人说“士为知己者死”,沈岩用他的两条腿挽救了罗振华的一条命,不知算不算是为了知己而死?

    “是啊,慧茹,你和沈大哥的心意,我们都知道,可是,钱,不能收。”谭桂英道,“你看,小冰这也不小了,也快到结婚的时候了,你不得给孩子准备点嫁妆啊?我们可不能让人家婆家的人笑话咱们小冰呢!你说,是不是?”

    郑慧茹看着女儿,沈冰握住了母亲的手。

    “慧茹,你就收回去吧!我罗振华要是收了你的钱,我还算是个人吗?”罗部长的心情有些激动。

    不光是沈冰,就是罗逸辰也很少见父亲这样。

    “慧茹,你就算是不给小冰准备嫁妆,也得给自己留点养老的钱吧!现在生活压力这么大,要是不准备点,万一有什么事急需用钱,怎么办呢?”谭桂英劝道。

    在罗振华夫妇的劝说下,郑慧茹的钱最终没有还回去。

    可是,这个情形,让沈冰更加体会到了如雪昨天所说的那些话的内涵,她和罗逸辰之间的距离,真是比天与地还要远!

    大人们还在客厅里聊天,沈冰却走回了二楼的阳台,一个人坐在那里望着深邃的夜空,不知何时,有个人从她背后抱住她,而她的泪,滴在了他的手背上。( 枕边沦陷:高官的娇俏妻 http://www.hax321.com/5_5481/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