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沈冰上班后,罗逸辰接到了潘蓉的电话。

    “罗大市长,能否赏光陪我吃个便饭?只是老朋友坐坐,应该不会影响到你吧?”

    “你什么时候这么见外了?早上还有点事,下午,可以吗?”罗逸辰道。

    “当然可以了,你先忙你的!”潘蓉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

    挂断了电话,潘蓉脱下丝质的睡衣,面带笑容走进宽大的浴室。躺在浴缸里,她闭上双眼,纤手在水中滑过自己的肌肤。

    罗逸辰没有想过潘蓉会找自己说什么,不过,他已经听以前的同事透露说,莱州市的一些官员已经通过各种渠道打听他的联系方式以及他家的地址,只是他还没有遇到过而已。

    今天,沈冰一到实验室就忙开了,为下周要进行的大实验做准备。每一次开始大实验时,都要研究组的组长通报,然后排时间。前两天,郑华已经报上去了,因此大家都开始做准备,这种大实验一年只有两三次,每次都要准备许多的材料,这样的话,结束后就会有大批的数据,文章也就容易写了。虽然只工作了两个多月,可她还是感觉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现在又知道朱老师对她做的那些事,她一定要用自己的工作成绩来让他看看,她不是靠着关系进去又不干活的人。

    实验室地方不大,设备又是有限,所有的设备几乎都要排队使用。因为明天要去见罗家父母,她肯定一整天都不能来上班,只有今天多干一些。因此,她今天很早就来到了实验室,等到上班时间其他人到来时,她已经工作了一个多小时了。

    “沈冰,你过来下!”她正在超净台前处理实验样品,就听见身后朱老师叫她。

    “马上!”还好她马上就要准备完了,没让朱老师等太久,她就把台子收拾好。

    “朱老师,什么事?”等她站起身回过头,才发现朱老师在门口靠着桌子站着。看他的脸色,一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

    她有些害怕,低着头走过去。

    郑华和其他几个人都在,看到这一幕,大家都准备走。

    “你们都坐着,有件事我要说。”朱老师的声音表面他很不高兴,大家都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郑华,这张申请表是你报的?”朱老师说,郑华走过去接到手里,看了下点头。

    “谁让你报上去的?”朱老师问。

    郑华不明白,有些茫然地望着朱老师。

    “你们现在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往上报。”朱老师道。

    “朱老师,昨天下午陈老师那边打电话来问我们要不要排,说是要在下班前把名单报上去。您不是去开会了吗?我就登记了下报到陈老师那里了。”郑华解释道。

    “你是听我的还是陈老师的?”朱老师竟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大家都不解地互相看着。

    “当,当然是您!”郑华道。

    “那我说要报了吗?这名单上的实验,是我全部都同意的吗?问都不问我,就自作主张!”朱老师说,大家都害怕了,实验室里安静地连个呼吸声都听不见。

    郑华低着头,不敢直视朱老师那双眼。

    “沈冰,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你参与这次的大实验?”朱老师道。

    沈冰不明白了,他又没说不让,而且,课题是老早就定下来的,怎么现在要改了吗?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望着朱老师。

    “我看就是你把别人都带坏了。以为有人给你做靠山,你就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吗?”朱老师的话锋一转,没有人搞得懂他为什么这么说。

    沈冰完全是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我没有!”她说,的确,她从来都没有因为有人支持她就为所欲为。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次的实验,你不用做了,好好反省吧!”朱老师对她说完,又对众人说,“你们最好别忘了,你们每个人都花着我的钱,要是不经我的允许擅自做主,后果自己想着办!”说完,他就走了,剩下一屋子不明所以的人。

    沈冰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险些流下来。

    朱老师又转回来,说:“除了沈冰,你们剩下的人都重新写申请,郑华汇总一下拿到我这里来。”

    这下,眼泪真的从眼睛里流出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沈冰站在水池边,低下头。

    其他人都看着她,却没有一个人走过去安慰她,甚至连个给她纸巾擦眼泪的人都没有。

    ——我来这里,是不是个错误?

    双手扶着水池边站了好久,别人在她身边走来走去。

    ——不能哭,绝对不能哭!

    她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将流泪的印迹一并洗去。

    走到办公室,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她开始思考了。

    虽然不明白朱老师为什么这样针对她,可是,毫无疑问,他是有目的的。工作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除了她在先前和医科院合作的那个实验得到了一些不成样的结果外,实验室没有一个人的课题有个可以看得过去的成绩。对于沈冰和郑华来说,新职工有个半年的试用期,年底要考核,考核不通过的话,单位就直接可以解除聘用。而其他人,也都是有压力的。所以,大家都在努力,期待着这次大实验可以拿到一堆数据,整理整理可以投个国内的杂志,即便不能是核心期刊也罢,至少是篇文章,拿出来也好看些。可是,朱老师单单不让沈冰参与这次大实验,会不会是不让她出文章呢?这是为什么呢?之前那个实验,结果乱成那样,他还要让她写文章。是她说数据没法解释,需要多做几次平行试验,看看结果怎样才行。这次为什么不让她做结果?

    沈冰百思不得其解,对着电脑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快要下班的时候,郑华给她发了条短信,说有事跟她谈,中午找个地方吃饭。

    也许是说刚才的事吧!

    她答应了,两人下班后坐公交车去了一个稍微远一点的地方。

    “今天的事,真是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郑华说。

    “没关系,你不用道歉。”

    郑华想了想,说:“沈冰,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她望着他,意思是让他说。

    “沈冰,其实,从一开始,朱老师就对你有意见,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我们陪着他打球的时候,他就说你这个人很自以为是之类的话。前些天,我陪着他去学校那边和几位老师谈合作的事,闲聊的时候,他就说你。还有,你还记得两周前北京来的那个薛老师吗?朱老师跟她说,他连手下的工作人员都管不住,然后就说了你!”郑华说着,看着沈冰。

    其实,这些事多多少少的,孟曜已经告诉她了。只不过,沈冰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差劲,竟然被领导冠上这样的罪名。

    “沈冰,你要不去朱老师家里走动走动?他是咱们的领导,走动一下,对你有好处。你还要在人家手底下干呢,关系搞不好的话,怎么干的下去?这年头,工作有多难找你也知道,离开了这里,很难再找到这样好的工作了。最起码也是事业单位,有个保障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我也想走了。”郑华叹道。

    “你想辞职吗?”沈冰问。

    “我那个课题,也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做出点结果,我跟他谈过了,想换个课题,可是他不同意。”郑华说。

    “当然会不同意了。”沈冰叹息一声。

    “到现在连个头绪都没有,他说我不好好干,可是,我感觉是不是方向有问题。你也看到早上的样子了,我哪里敢说!”郑华说,“沈冰,你去走动走动吧!要不然,你真的会待不下去的!”

    真的要去给领导送礼吗?

    沈冰一下午都在想这个问题。

    只要她开口了,罗叔叔一定会给她再换一个。可是才上班两个多月就辞职,在罗叔叔那里也说不过去。不过郑华说的有道理,如果不去朱老师那里走动走动,恐怕真的很难改变他的态度。

    难道要离开这里吗?如果离开了,就不用再理会这些麻烦事,就不用在意朱老师怎么说了。

    离开,是出国还是跟着罗逸辰走?

    到底该怎么办?

    下午,罗逸辰给潘蓉打电话,问要在哪里见面,潘蓉却说让他来家里。

    虽然从小一起长大,可是,罗逸辰和潘蓉之间从来都没有过任何爱情火花的闪烁,大家都是好朋友,关系也止于朋友层面。因此,潘蓉邀请他,他不会往男女之事上想,反倒是怀疑潘蓉是不是又有什么项目了。即便如此,他也不会拒绝潘蓉的邀请。潘蓉和罗逸辰都在伦敦经济学院读书,只不过拿到学士学位后就回国了,罗逸辰则是读完硕士才回来。回国后这几年,潘蓉在她家族的支持下,已经成为了一名成功的女商人。这其中,与她自己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她自己告诉过罗逸辰,她在北京有些关系,这些关系就是当年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建立起来的,后来在她发展的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事实上,潘蓉建议罗逸辰和自己一起干,一起利用这些关系。那些人都是当年的英国读书时从国内过去的学生,都是些红色子弟。之前,罗逸辰想着自己不会进京,最多就是在省里干,再加上他不喜欢和别人来来往往,就没有和那些人联系。可是,经过这次停职事件,他觉得自己还是需要建立自己的关系网。否则,等父亲退了,谁来帮他解决麻烦?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都是需要利益来维持。即便曾经大家都是“朋友”,几年不来往了,突然走近必然很怪异,目的性太强了,而潘蓉就可以帮他解决这个问题。有潘蓉做联络员和润滑剂,他要想和“故友”恢复关系,不算太难。虽然和潘蓉好久没见面,可是,潘蓉和别人不一样,他很清楚,他们才是好朋友!何况,这些年,他也帮潘蓉解决过一些问题。

    于是,在去潘蓉家里的路上,罗逸辰特意买了一束鲜花带上。

    就潘蓉出国后的那几年,她父母和家里很多人都搬去北京了,在省城虽然有房子,却是很久都不住的。因此,潘蓉就在谭鸿宇公司修建的这个豪宅区买了套房子,供自己回老家居住,罗逸辰和廖飞都去过。

    罗逸辰来的时候只不过才四点多,可是,潘蓉已经在厨房里忙开了。

    “好漂亮!谢谢你还记得我喜欢这花!”潘蓉接过那一大束蓝色郁金香,笑着说,然后就去拿了花瓶装起来。

    罗逸辰走到客厅坐了下来,潘蓉插好花,就把已经煮好的咖啡端来给他。

    “好久没煮了,不知道味道变了没?”她微笑着坐在他侧面的沙发上。

    “呃,很好!”他尝了下,说。

    “不用恭维我!我越来越懒了,再这样下去,就更嫁不出去了!”潘蓉笑着说。

    “上次不是听说你——『77读书书友上传』”罗逸辰看了她一眼,没说下去,“你太谦虚了!像你这样的女生要是嫁不出去,剩女的队伍不就更加庞大了?”

    潘蓉笑了下,没有回答。

    “你先自便,我去厨房。”潘蓉说。

    “你还在做菜?”罗逸辰跟着她往厨房走去,问道。

    “嗯!今天先让你当当试验品,等我练好技术了,再去找人嫁!”潘蓉系上围裙,回头嫣然一笑。

    罗逸辰也笑了下,说:“嫁人不一定要厨艺好的!只要那个人爱你,哪怕你只会煮方便面,他也会娶你的!”

    潘蓉叹了口气,却又笑着说:“老话说,‘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就要抓住男人的胃’。我感觉呢,哪怕是抓不到心,能抓到胃也行!”

    “那都是骗人的话,你怎么能信?”罗逸辰说,“要不要我帮忙?”

    “你帮我从右边第二个柜子里拿一个盘子出来!”潘蓉说,“你怎么说那是骗人的?要是将来你的太太做菜很难吃,你会吃?”

    “没关系,她会进步的。”他说。

    潘蓉的笑容凝固了片刻,低下头继续动手,问道:“沈冰是不是做得很好?”

    他看了她一眼,微微笑了,说:“那家伙很笨,可是,她很努力!”

    潘蓉沉默了一会儿,叹道:“同人不同命,真是好羡慕她!”

    “不是吧?她也值得你羡慕?”罗逸辰道,“你有的,她一样都没有!”

    潘蓉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苦笑了下,却说:“可她有的,我根本得不到!”

    罗逸辰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却也不好问,就劝道:“你这人,明明很出色,却总是这样质疑自己。都快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老改不过来?”

    潘蓉对着他笑了,点点头,鼓励自己说:“好,那我今天就相信自己一把。我做的菜,是世上最好吃的!等会你可不许说难吃,否则——”

    罗逸辰笑了,应道:“你做事,我放心!”

    是啊,这六个字,从很小的时候他就说。从小到大,只要是他交代她的事,不管多难,她都会完美地完成,这就赢来了他这句评价。那个时候,为了得到他的赞许,她总会很努力。可是,慢慢的,她发现自己错了。也许正是因为她让他感觉很放心,所以,他才不会像对待一个异性一样对待她。而姚静不一样,她总是娇滴滴的,这也不行那也不会,什么都要让他帮忙,最后,把他圈到了身边。

    此刻,再次听到这六个字,潘蓉的心就忍不住地痛,轻声说了句:“其实,我也做不好,很多事,我都做不好。我,我也不想做好!”

    他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这样的自我怀疑?

    “你啊,别胡思乱想了!”他说道。

    潘蓉看了他一眼,笑了,点头道:“对啊,我潘蓉可是很厉害呢!不管什么事,我都可以搞定的!”

    “那是!”罗逸辰道,“你知道我最佩服你的是哪一次吗?就那时候,在伦敦的时候,有一年暑假,咱们出去玩,我喝了酒没开车,你还记得吗,是你开的车,可是你把人家的交通标识牌给撞飞了!当时,警车在后面狂追,你就在前面玩命地逃。那个速度,都快赶上火箭了,把我都吓清醒了。”

    潘蓉听他说起这件事,笑不可支。

    “后来,还是被警察给追上了。等咱们两个被带到警局,你那个可怜相哦!把警察都给说的掉眼泪了!要不然,咱们两个还不知道会被人家怎么处置呢!”罗逸辰笑着说。

    潘蓉笑着咳嗽起来,说道:“那我也是被逼的啊!要是我被抓了,就你这生活不能自理的,谁管你?”

    “总之啊,那次,我可真是把你佩服地五体投地!”罗逸辰笑道。

    厨房里传来快乐的笑声。

    饭菜上桌,潘蓉又拿来一瓶红酒给两人倒上。

    “我不喝了,要不然等会让警察抓了!”罗逸辰道。

    “那你别走不就好了?反正我这里空的很,有你睡的地方。”潘蓉看了他一眼,说道,还是把酒给他倒上了。

    罗逸辰惊异地望着她。

    “看你,想什么呢?又不是没和你在一个屋里睡过,现在装矜持?”潘蓉笑着说,“是不是和沈冰在一起,看别的女人都是狼啊?”

    的确,潘蓉是他的好哥们。别说小时候,就是长大后,在伦敦的时候,大家都在一个屋里睡过,只不过不是同一张床而已。

    “没办法,被你们女人吓怕了!”罗逸辰叹道。

    “怎么,还有人真的霸王硬上弓啊?”潘蓉道。

    “不说这个了,我们喝酒!”罗逸辰道,潘蓉笑着点头。

    觥筹交错,两个人笑着说着,很开心。

    “嗳,跟我说说沈冰吧,你要和她结婚吗?”潘蓉问。

    “还没跟我爸妈说。”他答道。

    “万一他们不同意呢?”潘蓉道,“你可要知道,之前他们希望你娶的是姚静。和姚静一比,沈冰恐怕就——”

    “我知道。不过,不管他们同意不同意,我都会和她结婚的!”他说。

    潘蓉看着他这样的坚定,心中充满了羡慕之情。

    真的,她好羡慕沈冰,虽然她出身贫寒,可是,她有他。

    “不会的,只要你好好跟他们沟通,他们会理解你的!”潘蓉劝道。

    他笑了下,没说话。

    也许是很久没有见面了,两个人聊了好多,聊了好久。到了最后,两个人又想过去一样醉倒在一起。潘蓉扶着罗逸辰去了卧室休息,只是给他盖上了被子,坐在一旁看着他。

    到了十一点,他的手机响了,潘蓉拿过来一看,来电写着“死丫头”。潘蓉笑了,叹了口气,摇醒他。

    他立刻坐起来,接通了电话。

    “你晚上过来吗?”沈冰问。

    “你在哪儿?”他问,她说在延平路那边。

    “我等会就到,你要是困了,就先休息。”他说,她就挂断了电话。

    “你现在这样没法开车,我让我的司机过来送你!”潘蓉说。

    “不用了,我打车回去。”他起身说。

    “你们明天不是要去你家里吗?车子停在我这里,难道你要来我这里取车?”潘蓉笑着说,“你啊,在她面前还是要注意些。不要让她误会你和除了她意外的异性有什么关系,我是个女人,我知道她会介意的!”

    被那么多女人算计之后,听到潘蓉这样说,罗逸辰不禁有些感动,他拥抱住潘蓉,轻声说了声“谢谢你”!

    潘蓉知道,他的拥抱并非是有那种男女之意的,心中苦涩无比,却还是笑着说:“别客气,我去打电话!”

    等罗逸辰从洗手间出来,潘蓉就告诉他,司机已经在下面等了。

    “那我走了,你早点休息!”他说完,就往门口走去,潘蓉送到门口,微笑着向他挥手再见。

    男女之间,其实也可以当做朋友交往的,即便是爱那个人!

    潘蓉的司机开着罗逸辰的车子,把他送回了延平路的家属院。

    等罗逸辰到家时,发现沈冰趴在餐桌上睡着了,他轻轻走过去,合上她的电脑。刚要准备叫醒她,他突然瞥见她胳膊下压着的一张纸。

    他轻轻抽出那张纸,仔细阅读,没想到竟然是邀请函!

    她什么时候联系的?难道她想要出国?不想结婚了吗?

    他的心中充满了疑问,他不知她为什么迟迟不愿辞职,难道是她准备出国的缘故?

    把那张邀请函放在桌上,他摇醒了她。

    “起来吧,去床上睡!”他说。

    她迷糊着双眼,问:“你喝酒了?”

    “和一个朋友喝了点。”他说,就往浴室走去。

    她看见桌上的堆着的那一堆材料,整理好了。

    躺在床上,他问:“和我结婚,你会不会后悔?”

    她支起身望着他,反问道:“你后悔吗?”

    他没有回答,却说:“如果后悔了,我们可以,可以不结婚。我不想逼你!”

    “你怎么这么奇怪?太晚了,我们睡吧!”她说完,就躺下睡了。

    虽然在潘蓉那里喝了酒,还喝多了,可是,现在,他很清醒。明天就要面对父母了,他不想在这时候打退堂鼓。

    第二天早上快十点的时候,罗逸辰和沈冰前往罗家。一路上,谁都不说话,可是,心里都是很紧张,特别是沈冰。

    “罗逸辰,我怕!”她说。

    “我们两个人的事,共同面对!”他说。

    “我们这样子,会不会对他们伤害太大了?”她问。

    “难道你想一辈子见不得光吗?”他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真的到了这一步,再也不能后退了。

    到了罗家门口,他握住了她的手,她抬头看着他,他点点头,就松开了她的手,她跟在他身后走进去。

    “小冰来了?”罗部长正在客厅里看报,见沈冰来了,问道。

    沈冰向罗叔叔和谭阿姨打招呼,谭阿姨问:“你们两个在哪儿遇上的?”

    两人相视一眼,没回答。

    “辰儿,那姑娘几点来?你不去接吗?”母亲问。

    “爸、妈,其实,我跟你们说的,就是,就是沈冰!”罗逸辰看了身边的沈冰一眼,对父母说。

    不光是他父母,还有正在厨房里的刘阿姨也都惊呆了!

    “你,你说什么?”谭桂英颤抖着声音问。

    “爸、妈,我和沈冰在一起有段时间了,我们,我们想要结婚,请你们——”罗逸辰恭敬地向父母报告,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母亲手边的花瓶从小几上掉了下来,摔碎了。

    屋子里安静极了,似乎连心跳的声音都可以听见。

    沈冰低着头,脸烫的难受,可是,她依旧可以感觉到谭阿姨的眼光在她的身上。她的手颤抖着,攥紧了,还是抖的厉害。

    曾经不止一次想象过如何面对他的父母,可是,当一切成为现实的时候,她的恐惧彻底将她淹没!

    “小冰,你就是这样子对待我们的吗?”谭桂英沉默许久之后,才说了这么一句。

    “谭阿姨,我,我,”沈冰抬起头,迎上谭桂英愤怒又怨恨的眼神,又低下头,“对不起,对不起,我——”

    “沈冰,我们把你当做亲生女儿一样,你竟然**辰儿,破坏他的婚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们?”谭桂英气得连声音都有些哆嗦,丈夫握着她的手,拉着她坐在沙发上。

    沈冰不知道该怎么办,愧疚之心将她吞没。

    “妈,您不要怪她,不是她**我,是我主动的,我——”罗逸辰见母亲这样针对沈冰,就握住沈冰的手,说道。

    “住嘴!”母亲道,“我早就看着你们两个人不对劲了,可是,我相信你们都是好孩子,相信你们不会做出让我们失望的事。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的信任?”

    “桂英,别说了,你先冷静下!听他们怎么说!”罗部长劝道。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谭桂英面对此情,有些情绪失控了。

    “辰儿,你到底是中了什么魔?你怎么变的这样不分轻重?你怎么可以和她交往?怎么可以要和她结婚?”谭桂英斥责儿子。

    “妈,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请您支持我们,好吗?”罗逸辰劝说母亲道。

    “支持?”谭桂英站起身,走到儿子和沈冰面前。

    她盯着沈冰,不光是沈冰,就是罗逸辰也从来都没见过母亲这样。

    “啪”的一声,沈冰的脸颊上挨了结结实实的一记耳光,她捂着脸,嘴角却流了血。

    “沈冰,今天我打你这一巴掌,从今往后,我们罗家和你们沈家恩断义绝!你走,我再也不想看见你!”谭桂英盯着沈冰,眼中没有一丝的温情,有的,只是愤怒和憎恶!

    罗部长赶紧跑过来拉住妻子,说道:“桂英,你这是干什么?”

    罗逸辰抱着沈冰,盯着母亲:“妈,您为什么要打她?我说了,不是她的错——”

    “你还在这儿帮她说话?你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吗?如果不是她**你,你怎么会和小静分手?如果不分手,你怎么会被停职?又怎么会被外放?你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她害的!我今天只是打她一巴掌,全是看在你爸的面子,否则——”谭桂英道。

    “好了,你们都别说了。”罗部长阻止妻子,对儿子和沈冰说,“你们两个先走吧!这件事,以后再说!”

    “什么以后?”谭桂英道,“沈冰,你给我记住,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休想嫁给辰儿。辰儿,你也给我记着,你要是想和她结婚,除非我死了!”

    “妈——”罗逸辰还想争辩,却被父亲给阻止了。

    “辰儿,你们走!”罗部长道。

    在这种情形下,要是和母亲继续对抗,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于是,罗逸辰拉着沈冰就往外走。

    “罗叔叔,谭阿姨,对不起,对不起!”沈冰边往外走,边说。

    “滚!”谭桂英声音很大,罗逸辰只得跟沈冰离开。

    等门关上,谭桂英靠着丈夫的肩头,哭泣道:“振华,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罗部长拍着妻子的背,却是不说话。

    走出罗家的那一刹那,沈冰突然感觉自己周身无力,倒在他的怀里。

    为什么这一切这样的艰难?( 枕边沦陷:高官的娇俏妻 http://www.hax321.com/5_5481/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