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沈冰送到学校后,罗逸辰就回家整理东西了,结果母亲打来电话,让他晚上回家吃饭。他答应了。

    四年前,因为沈冰的事,他和父母几乎决裂。除了过年和父母同去爷爷和外公家之外,整整两年,他几乎没有和父母相处过。谭桂英因此忧郁成疾,住院好几次,而他也没有去探望陪房。后来还是在潘蓉的劝说下,增加了和父母相处的时间。而且,有几次还是和潘蓉一起去和父母吃饭的。当然,这是在潘蓉的请求下实现的。只不过,次数少之又少。一来是潘蓉在省城的时间极少,二来是潘蓉也不愿老去罗家。

    对于罗逸辰的父母,潘蓉的态度和姚静大相径庭,她不会像姚静那样去讨好他们,只是很尊重他们而已,因为他们是他的父母。虽然潘蓉也从谭桂英的暗示那里得知罗家支持她和罗逸辰结合,可是,她知道罗逸辰的心思,就对谭桂英的暗示佯装不知。有姚静的教训摆在前面,她绝对不会重蹈覆辙。就是因为她太了解罗逸辰了,所以,她绝对不会像姚静那么蠢。可是,有时候,她也很羡慕姚静,至少,姚静敢于明确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可是她呢?

    每次看着罗逸辰的时候,她就很想说“罗逸辰,我们交往试试看吧”,可是,她总说不出口。

    就在罗逸辰准备去父母家的时候,潘蓉从美国打来了长途,问他有关廖飞婚礼的准备情况。虽然是廖飞的婚礼,她却找了罗逸辰问。

    “现在都差不多了吧!就等着日子了!”罗逸辰道,又问,“你来不了了?”

    “看时间吧!这边正在谈判,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突破!”她打了个哈欠。

    “你晚上没睡好?”他问。

    潘蓉笑了下,说:“没心情睡。”

    “休息好了才能工作,你不要老是这么熬着了!”他劝道。

    虽然不是男女朋友,可是,潘蓉觉得,他们之间有默契,而且,他真的是很在意她。罗逸辰也有同样的感觉,或许,从很久以前他就和潘蓉之间有默契了。

    “谢谢你。等定下来了,我就回来,细则交给他们去谈。我还要去抢琦琦的捧花呢!”她笑着说。

    即便是抢到了捧花,你也不会娶我的,对不对?

    潘蓉轻轻沾去眼角的两滴泪,端起咖啡喝着。

    “沈冰还好吧?你是不是和该和她好好谈谈?”她不是一时想起自己的情敌,而是经常会想起来。那次在廖飞的新家见到沈冰,她就感觉到了罗逸辰对沈冰压抑着的感情。

    其实,这么多年,罗逸辰从来都不主动说起沈冰,偶尔聊起来,都是别人引起的话题。而每次,罗逸辰都不会接话,只有在潘蓉和廖飞面前,他才会无意识地说起来。

    “呃,潘蓉,我们要结婚了!”他很是平静地说。

    潘蓉是他的好朋友,这是他的喜事,他愿意和她一起分享!

    她的手抖了,咖啡在杯子里翻动,一不小心,杯子从手上掉了下去。幸好是落在了地毯上,因此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恰好掩盖了她的心伤。

    她没有去捡杯子,沉默了片刻,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笑意,说:“那恭喜你们了!”

    她的音调也很平静,既不高兴也不伤心。

    “谢谢!”他也是同样。

    “看来,我得多备一份贺礼!”她笑着说,站起身望着窗外公园里的云杉。

    不知是清晨的雾气模糊了视线,还是泪腺产出了果实,她竟然看不清外面。

    “不用麻烦了,你到时候来了就行!”他说。

    “你拒绝什么?我是给新娘子备的,不是给你,你还做不了主呢!”她笑道。

    他也不自觉地笑了。

    “不过,我们暂时还不结,要过一阵子。而且,我还没告诉任何人,你是第一个知道的。”他说。

    第一个,说明她在他的心目中是很重要的,然而,再怎么重要,她也不是他的唯一。

    “为什么不结?你们等了四年,还——”她首先感觉到奇怪,还没说别的。

    “我们两个人还需要时间来相处,互相适应,况且,还有很多事需要解决,我不能再像过去一样犯错了。”他说。

    很多事,他指的是他的家族,潘蓉很清楚。

    四年前,他们因为沈冰的身份而拒绝了罗逸辰和她的婚事,现在,情况是不是会有所改观?

    “你有把握说服你家人吗?”潘蓉直中问题的关键。

    “如果他们还是反对,那我也不会再等了。结婚是我自己的事,我有权利做主!”他说。

    看来,他是下定了决心!

    她微微笑了,说:“那我祝你成功!还是尽量取得他们的支持,否则,今后沈冰的处境会很难的!”

    “嗯,我知道!”他说。

    “好了,我要看会儿材料,改天再联络!”她笑着说,“替我向准新娘问好!”

    “注意休息!”他叮嘱道。

    “嗯,你也是!”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有些事,虽然早有预期,可是,在变成现实之前,心中还是存有一丝希夷,期盼着不会成真。然而很多事情,是不会改变的。

    她苦笑着闭上眼,两行清泪便流了下来。

    是不是该放弃了?这样的单相思,真是太苦了。

    可是,并非想要放弃就可以放弃的。

    算了,不想了,工作工作!

    她伸了伸双臂,转了转腰身,走回办公桌。

    这次的合并案,先前派了公司的好几拨专业人士过来都没有谈成功,现在美国经济衰退,正是收购目标公司的好机会。因此,在将这案子放了一年之后,潘蓉亲自带团前来组织谈判。这些美国人,虽然公司债务很高,却还是牛气哄哄的。没办法,人家的品牌就是谈判的资本。可是,她又不想花太多钱,因此就胶着了下来。

    从英国回来的那头三年,她就进入了公司的管理层,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继承人而努力着,根本没有时间恋爱。那些日子,都是在对他的思念中度过的。家里也给她介绍过对象,可是,没有一个可以相处的下去。至于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

    现在,他真的要结婚了,而且,他娶的还是自己最爱的人,那她还等待什么?可是,想要忘记想要放弃又是那么艰难。也许,依旧只有工作才是她的爱人!

    罗逸辰挂断了电话,就给沈冰打了过去,说他要去父母那边。

    “吃完饭我就过去接你,你早点回去把东西整理下,从那边搬出来。”他说。

    他很介意她住在舅舅家里,既然决定了要结婚,她就该搬出来和他住,而不是住在另一个单身男人的家里。

    沈冰想起谭鸿宇下午说的那些话,虽然也觉得罗逸辰的要求有道理,可是,现在的情形——

    “嗯,我知道了!”她说。

    她并没有问他去见父母会不会说他们的事,既然他说他去处理家里的关系,那她就不过问了。毕竟那是他的家人,他去谈去交涉,比她合适的多。而她,也愿意去信任他!

    罗逸辰不到六点就到了家里,躲过了堵车的高峰期。

    这两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77dushu.com}只要儿子回家吃饭,谭桂英总是亲自下厨预备,并不假手于他人。她是希望可以和儿子缓和关系,可以恢复到过去那样和睦的状态。

    那日,她从如雪那里得知沈冰回来的消息,谭桂英很是吃惊。如雪告诉她说,罗逸辰似乎根本不知道沈冰回来的事。看来,沈冰是履行了他们的约定。可是,谭桂英并不放心,她知道儿子这些年并未放下沈冰。现在她一回来,很有可能旧情复燃。那么,过去的事会不会重新上演呢?

    谭桂英将自己的担忧告诉了丈夫,罗振华却说,沈冰既然答应了他,就一定不会背弃诺言。而且,据如雪告诉他们那个消息过去了两个星期,他们丝毫没有从儿子那里发现任何异常。难道说他们两个人真的没有在一起?这倒是令罗振华夫妻二人意外。

    今晚,叫儿子回来吃饭,一则是家庭的团聚,再则,是想探探儿子的口风。

    因此,罗部长回家也比平时要早。

    “周一去报到?”罗部长问儿子。

    “嗯,休假也结束了。”罗逸辰答道。

    “周一开会的时候,徐书记还问起你的事。”父亲说。

    “是吗?他说什么?”罗逸辰道。

    “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闲聊起来,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当爷爷。”父亲说着,笑了下,观察着儿子的反应。

    “您怎么回答的?”儿子问。

    “我就说,这种事,由不得我!”罗部长说。

    罗逸辰也笑了下,没说话。

    这时,母亲喊了一声,罗逸辰便起身去厨房端了饭菜出来。

    饭桌上,母亲心疼地说他瘦了啊什么的。

    “还是搬回家来住吧,吃饭什么的都好一点,你一个人在外面,没个人照顾,要是工作一忙起来,身体不就垮了吗?”母亲说。

    他想了想,就借着母亲的话说:“没关系,有人照顾。”

    父母讶异地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自己的担心是不是变成了现实。

    “沈冰回来了,我们见面谈了,我们准备结婚!”他的语调很平静,根本听不出来有什么情绪。

    谭桂英放下筷子,不说话。

    “哦,你们已经决定了?”罗振华问。

    “嗯!”

    饭桌上沉寂着,夫妻二人都没再动筷子,只有罗逸辰在慢条斯理地吃饭。

    到了这个地步,罗振华和谭桂英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来阻止了。因为事情明摆着的,罗逸辰是不打算改变心意了。他们都知道儿子倔,四年都没有让他改变,现在怎么可能变呢?而且,要是他们再像过去那样反对,儿子说不定真的就和他们不来往了。

    “你跟蓉蓉说了吗?”谭桂英问。

    “嗯,我已经告诉她了。”罗逸辰知道母亲是什么意思。

    “她,没说什么?”母亲问。

    他又是“嗯”了一声。

    谭桂英这下就搞不懂潘蓉了,她不是喜欢罗逸辰吗?这四年对他不离不弃,不止如此,还用自己的力量帮他打通一些对他很重要的关系。如果不是出于爱,她怎么会做这些?可是,既然她爱罗逸辰,为什么会对他和别人结婚无动于衷?

    “你这是给我们通知吗?是不是我们就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了?”罗振华道。

    “怎么会?你们有什么意见就说,只不过,结婚是我自己的事,我请你们尊重我的选择!”

    父母,必须尊重,可是,自己的意见,也要坚持。这就是他的原则!

    罗振华看了妻子一眼,握住她颤抖的手,对儿子说道:“你娶老婆,我们娶儿媳妇。这是你的事没错,可也是我们的事。既然你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们也没必要再说什么不同意的话。”

    谭桂英盯着丈夫,罗振华握紧了下她的手,接着说:“你是咱们罗家的长孙,这件婚事,还是跟你外公和爷爷他们都通个气。要是定下来了,就和小冰她妈妈见个面正式谈一下。”

    父亲这样顺利的接受,倒是让罗逸辰有些意外。不过,父母能够同意,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了。潘蓉说的对,如果他父母不能答应,那么,沈冰将来会很难。既然父母这样“爽快”,接下来的事,那就好办多了,只不过是些仪式上的事了。

    “哦,对了,你们结婚后打算住哪里?”罗振华问儿子,而谭桂英始终没说话。

    “先住延平路那边。沈冰说学校给她分了房子,等装修好了,我们再搬过去。”罗逸辰答道。

    谭桂英发现,儿子今天晚上虽然说话很平静,可是,他的语气中透露出来的信息,不不得让她认真对待。只不过,她想不通,怎么丈夫这么快就倒戈了?

    “辰儿,结婚是大事,你是不是该好好考虑一下?多花点时间。毕竟,你们都分开四年了,这么长时间,说不定她已经变得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母亲想尽力劝说儿子放弃决定。

    “人都会变的,只要我们慢慢适应就好了。”他说。

    但是,罗逸辰向父母隐瞒了和沈冰暂时不结婚的约定。要是让父母知道他们并不是马上结婚,要是他们并不是真心接受,那么,结婚的事,说不定会有变故。而他,不愿意再等下去了。

    “至于婚礼,我们两个商量了下,就不那么大操大办了,就两家的亲戚在一起吃个饭。”罗逸辰说道。

    罗振华和谭桂英就不明白了,儿子怎么会这么低调?这样的结婚,沈冰竟然也能同意?

    “你们真的这么决定了?”罗振华问。

    “嗯。办婚礼也很累,事情又多,不如省点事好了。至于度蜜月的事,我们还没商量好。她现在刚来,工作压力也很大,我到了新单位,也是有很多事要忙,所以,婚事还是一切从简。”罗逸辰道。

    “婚礼的事,就不用你们操心了,明天我和你妈去外公家,商量一下细则。”罗振华道。

    罗逸辰也不好再说什么。

    可是,母亲忍不住了,说道:“辰儿,她和你舅舅的事,你真的可以释怀?”

    罗逸辰笑了下,答道:“舅舅帮助了她,我们两个人会好好感谢小舅的。您要是说别的,我相信沈冰。所以,也就无所谓什么释怀不释怀的!”说着,他给父母夹菜,然后专心吃饭。

    罗振华夫妻相视一眼,谭桂英却是叹气着没了吃饭的心思。

    “我有点累,先去屋里躺一会儿,你们吃吧!”谭桂英放下筷子,擦了下嘴巴,就往卧室去了,身后传来儿子那句“对不起”。谭桂英苦笑了下,没有停下脚步。

    父子俩之间很有默契地不再谈婚事了,而是转向其他的话题。

    饭后,罗逸辰收拾了碗筷,整理了厨房,就去父母的卧室向母亲道别,驱车前往隆盛一号舅舅的家,去接沈冰回去。而罗振华夫妻,注定要过一个不眠夜了。

    “你还说她不会变卦,现在不是变了吗?真是不该相信她!”谭桂英对丈夫道。

    “你说儿子重要还是名声重要?”罗振华问。

    “都重要。人不可能无视他人的评说在世上活着的!”谭桂英道。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觉得咱们还有反对的余地吗?这几年的样子你又不是没看见,咱们这次要是再反对,儿子,真的就不会回来了!”罗振华道。

    “我就不信了,我的辰儿还真的会为了那个女人抛弃父母?”谭桂英道。

    “可是他变了,不是吗?虽然人在我们这里,心早就变了。为了儿子,你呀,还是让一步吧!”罗振华劝道。

    “你怎么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谭桂英盯着丈夫问,语气充满了埋怨。

    “我只是不想再重复过去的错误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还是少操点心吧!辰儿他会做好的!”罗振华道。

    “你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怎么还有力气去反对。只不过,我保留我的意见,你们爱干什么干什么去。辰儿要娶她,我管不了。只是以后,她也别在我面前出现。”谭桂英说完,就闭上眼睛躺下去。

    罗振华叹了口气,走出卧室,去书房拿起电话。

    “是鸿宇吗?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

    罗逸辰的车,还在路途中······( 枕边沦陷:高官的娇俏妻 http://www.hax321.com/5_5481/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