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沈冰就去了学校,因为她订购的仪器到了,她必须亲自跟着安装调试。而她走的时候,身边的那个人还在梦乡。

    家里面没什么食材,早饭也没法做,她就去楼下买了些上来。自己吃了点,给他的放在了冰箱。然后留了纸条,就离开了。

    她不会开车,也没有车子,从延平路住所到学校要倒两班公交车,她就背着电脑去挤车了。公交车上永远都是很多人,连个站的地方都紧张。加之昨夜又是“运动”多次,此时站在车上,她总觉得自己双腿发软。

    昨晚谭桂英说的那些话还在耳边,此时静了下来自己想想,这样的局面下,还有必要和他结婚吗?如果不顾家里的反对和他结了婚,将来不是也会有麻烦吗?

    原来,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她和罗逸辰之间的根本问题从来都没有得到解决。这样的婚姻,会幸福吗?

    算了,不想了,还是赶紧去学校吧!

    到了学校,仪器公司的人已经开始安装了,她的两个学生在那里看着。

    因为是周末,实验楼里人比较少,而仪器安装又很费时,一直弄到下午才好,中午也没顾得上吃饭。之后,又在办公室看了学生的数据,讨论了下,结果就到了傍晚。罗逸辰打电话过来,说是过来接她,两个人一起去吃饭,顺便去超市给家里买些生活用品。

    吃饭时,罗逸辰说他今天去找了谭鸿宇,把钱还给他了。

    “他接受了吗?”她问。

    他点点头,她的心中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自己被他买到手了一样。她知道自己不该有这样的想法,可是——

    “我还去看了下莲花湖的房子,四年前装修的,现在看着也还不错。你这几天有空就去看下家具和电器什么的,房子要怎么布置,你决定就好。”他说。

    “我定的仪器今天到了一批,准备明天开始运转了,我可能会没太多时间。”她抬头看了他一眼,就又低下头。

    “那就等你有时间再说!”他说道。

    她停下用餐,盯着他。

    他喝水的时候,无意间观察到她欲言又止的模样,便问:“有什么话就说吧!”

    “罗逸辰,我们现在,结婚的话,好吗?”她说。

    他没有料到她竟然说的是这件事,放下餐具,盯着她。

    “为什么?”他问,显然,他有些不高兴。

    “你妈妈这样子反对,我们——”她说。

    “我跟你说过了,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你为什么要因为别人的态度而改变?何况,我妈她不是食古不化的人,我们以后好好孝顺她,她也会改变态度的。她本来是很喜欢你的,你忘了吗?”他说。

    喜欢,那是她知道我们的事情之前。沈冰心想。

    他这样的坚决,让沈冰无法再说什么。

    “时间长了,什么都会过去的。别担心!”他握住她的手,她只好对他笑了下。

    次日一大早,两人都很早起床去上班,他把她送到公交车站就去了省委。

    经过这一个月的装修,实验室也基本可以使用了,沈冰的学生们也从岳老师的实验室撤了出来。早上,她给大家安排工作台等,鉴于自己曾经的经历,她不喜欢花很多时间跟学生说什么细枝末节的小事。当初,朱老师开会的时候,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说打扫卫生的事,她就搞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因此,到了她这里,她只是稍微说一下,就让大家工作了。

    会议还没结束,她的手机就响了,是谭鸿宇打来的。

    等她结束了会议,就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给谭鸿宇回了过去。

    “昨天我姐夫的爸妈去见我爸妈,让他们劝我姐姐不要再反对你们结婚了。”他说。

    沈冰很意外,爷爷奶奶竟然——

    “听辰儿说,你们打算搬到莲花湖去住?”谭鸿宇问。

    “他爸说让我们过去,我,还不知道。”她说。

    “什么事,还是自己要有个主意,不要什么都听别人的,太勉强自己了。”谭鸿宇道。

    “我知道,可是,要真的做,很不容易。我这个性格——”她叹了口气。

    “未来的路还很长,慢慢改变,不要委屈自己就是了。”他说。

    “嗯,谢谢!”她说,可是,她没有说罗逸辰还钱的事。

    “丫头,照顾好自己。”他的声音里,透着沉沉的悲伤,她听得出来。

    她的鼻子里一阵酸,将手机拿开,贴在自己的身上,取出一张纸清了下鼻子,换上笑容,才继续和他通话。

    “放心,我不会亏待自己的。要是罗逸辰他敢欺负我,我就让他好看!”她说道,电话那头,传来谭鸿宇的笑声。

    不知何时起,她觉得谭鸿宇的笑声总是让她感觉到踏实。

    “这样就好。那小子,就是个吃硬不吃软的,你记住这个,就把他拿捏住了。”谭鸿宇道,“好了,丫头,你们什么时候正式结婚,告诉我一声。”

    她“嗯”了一声,谭鸿宇便说有别的事,挂断了电话。

    中午,罗逸辰给她打电话,问她户籍卡拿到了没。

    “我下午过去借,早上忙的忘记了。”她说。

    其实,她并非忘记了,也并非没有借,户籍卡就在她的抽屉里。只是,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和他结婚。

    “那你先借出来,今天我可能没时间出去,下午有会议,晚上他们还要请我吃饭,我回去可能会晚一些。我明天上午有空,到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咱们就过去领了。”他说。

    她“哦”了一声,他那边就挂了电话。

    那长长的鸣音让她很是孤独,就如同她晚上回到那空荡的屋子一样。

    因为他说晚上回去迟,她在办公室也待到很晚,晚饭也不知道吃什么,就在院子里的超市买了两包方便面煮了。

    关于结婚,似乎他们两个人总是不能按照约定的日子去领证,每次都是因为他的工作缘故而延误了。如果四年前,他们把结婚证领了的话,也许,他们现在孩子都好几岁了。

    当初,她是那么急切地想和他结婚,为什么过了四年后,她的心情变了呢?他还那样坚持着,这让她很感动。因为她很清楚,他比她面临更多的诱惑,而他坚持下来了,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他提出要结婚,她应该很感激,不是吗?

    因此,怀着这样的心情,她根本没有拒绝他的建议。他说结婚,她就结;他说搬过去和他住,她就搬;他说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可是,她没有感觉到开心。

    是的,四年前,当他说要结婚的时候,她是那么兴奋。而现在,她好像是在完成一桩承诺一样,根本没有自主去思考想要什么。

    房间里黑漆漆的,只有餐厅的灯亮着。

    她坐在那里吃着泡面,想着这些日子发生的种种。

    **妈反对那么厉害,就连他爷爷奶奶都去劝了,他家里人那么希望他结婚,那现在,她要是提出不结的话,是不是太伤人了?

    唉,还是结婚吧,其实,还是很爱他的,既然爱他,那就嫁吧!

    真是的,怎么会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要是让他知道了,不是很伤心吗?

    她笑了下,叹了口气,端起碗将汤喝掉,起身去厨房洗碗。

    吃完饭,她坐在餐厅上网看资料,等着他回来。看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可他还是没回,她不禁有些担心。

    他是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毕竟他只是和同事聚一下而已。于是,她就继续等着。

    今天是罗逸辰在发改委上班的第一天,其他的领导同事们都说要为他接风,下班后就去了定点酒店吃饭,之后就是去娱乐。

    吃饭的时候,他喝了一些酒,不多。去娱乐场所,当然也是要喝的,他依旧是浅酌几杯。这种场合下,他是不会喝多的,因为他担心自己会惹上麻烦。

    身边的女子都是娇柔的,很漂亮,身材也很好。穿着不像普通娱乐场合的那样暴露,却是恰到好处。这些女孩子说起话来,也是有些文采的,把那个尚主任乐的不停地笑。

    这样的场所,[百度搜:77读书-罗逸辰也不是第一次来,舅舅名下就有几家娱乐城,他以前常和朋友过去。今晚来的这家,其实也是谭鸿宇开的,专门接待一些尊贵的客人。因此,来这里上班的女孩子,各方面的条件都是本城娱乐城的上乘,收入也都很高。

    其实,今天是有人请客的,有个市的领导专门跑来找发改委批项目,正好赶上罗逸辰头天上班。那个领导是尚主任的老交情,因此,尚主任便主动让对方请下罗主任。这种状况,哪里推脱的掉?罗逸辰便来了。

    尚主任见罗逸辰好像很拘谨,和身边的人都没什么互动,便笑着说:“小罗,别那么放不开嘛!”

    东主也是很热情,就怕不能让这位徐书记的红人尽兴,赶紧凑过去劝酒,还和罗逸辰套近乎,说什么“大家都是在地方干过的,都是不容易的”之类的话。罗逸辰自己就很清楚发改委这里头的道道,因为他自己在莱州任上的时候,也没少往发改委的门里走。听东主这样说,他更加是不能继续了。

    于是,他便对在座众人说“家里有事,先走一步”。

    “这还早呢,你家就你一个人,回去多寂寞,在这里大家陪着,不比家里舒服?”另一位姓方的副主任说道,罗逸辰看见方主任的那双肥手,始终在身边一个俏丽女子的身上游走,看的他有些恶心。

    “要早点回去,老婆还在家等着呢!”罗逸辰笑了下,说道。

    “老婆?”众人都望着他。

    “咦,小罗,怎么没听说啊?你什么时候结的婚?”尚主任问道。

    “就前一阵子。各位继续,我就先回去了!”罗逸辰笑着说。

    “小罗啊,你这保密工作做的好啊!连罗部长都没跟我们说过!”尚主任笑道,“新婚燕尔,溺在一起也是应该的。改天啊,把夫人带出来,大家见见,一定是绝代佳人吧!”

    “就是个大学老师而已。”罗逸辰道,说完,就跟在场的同事们道别,离开了。

    因为喝了酒,他也不敢开车,尚主任的司机就把他送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他发现她还在餐厅里坐着,便轻轻走到身后,下巴抵在她的肩上,亲了下她的侧脸。

    “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他问。

    “我习惯晚睡了,早了睡不着。”她笑了下说。

    她闻见了他身上的酒味,还有烟的味道,因为他离的很近,甚至还闻到了很香的,像是香水的味道。

    她是从来都不用香水的,只不过在伦敦的时候,身边的**学们都是用的,她因此也习惯了那些味道。

    他身上的香水味很淡,也很香,是那种淡淡的香。或许,那香水的主人很有品味吧!

    “累吗?”她起身,帮他接过外套收起来,准备明天出门送去干洗店。

    “还好。”他说着,从厨房倒了杯白开水,打开客厅的灯,坐在沙发上。

    她的手上是他的外套,她用力闻了闻,的确是有香水的味道,她的心突然被拧了一下。

    “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你早点休息吧!”她说。

    “嗯!”

    他去干什么了?不是吃饭吗?怎么会有这样的味道?

    虽然从来都不用香水,可是,她也猜得出这用香水的人一定是离他很近,而且在他身边待了很长时间,这才把味道传到他的衣服上的。那么,他——

    弯腰站在浴缸边调着水温,她不停地想这个问题。

    也许,他会告诉我真相吧!

    放好了水,她才走出去告诉他,他把杯子放在茶几上,就去洗澡了。

    她坐在餐厅里,心情再也不像之前那样了。他没回来的时候,她担心他;他回来了,身上却有香水的味道,她怎么安心?

    他是不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一定不会的!沈冰,你不能胡思乱想,他不会背叛你们的!

    她笑了下,怎么会这么敏感呢?这样怀疑他的话,以后几十年可怎么过?

    于是,她合上了电脑,关掉餐厅和客厅的灯。

    在水里泡着,总算是轻松了些。

    他闭着眼,任由水汽将自己蒸腾。

    这夜,也许是因为累,他只要了一次,就抱着她睡了。而他身上那陌生的香水味,也被家里的水冲掉了。因此,在欢爱之时,她根本闻不到。只不过,等他睡着后,她却睁着眼无法入眠。

    第二天早上,依旧是她起得早,做好了早餐叫醒他,两个人一起吃饭,然后出门。

    临出门,他忽然想起来自己没把户口本带上,就又回去取了一次。因为车子在昨天吃饭的地方,两个人是走去车站的。

    “我的户口本,你拿着。”他说。

    她接过来,装进自己的电脑包。

    在出去上班的路上,他在院子里碰到了些以前的同事,大家打了招呼,问起她的时候,他就很大方地介绍说:“这是我爱人!”

    爱人!这个称呼让她的心里甜丝丝的,其实,内心里还是很想成为他的妻子的,不是吗?

    这一早上,就因为他早上对她的称呼让她整个人心情都很好,甚至都有些等不及地要和他去领结婚证了。

    她不停地看着时间,都过了十点了,怎么他还不打电话来?可是,她又不能打过去,万一他有事在忙的话就不好了。

    等吧,四年都等过来了,还怕这几分钟吗?

    沈冰啊沈冰,你还真是不淡定!

    就在她等电话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响了。

    “请进!”

    “沈老师!”推门进来的是一位年轻的男老师,她记得好像是姓严,但是叫什么,她不记得了。

    “您好,找我有什么事?”她请对方坐在沙发上,倒了杯水。

    “是这样的,我想请您给我的学生上一堂课。本科生嘛,多接触一点最前沿的研究还是有好处的。您是从剑桥来的,我想,由您来讲,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严老师微笑着说。

    不知为什么,严老师好像有些拘谨,脸色微微泛红。

    “好啊,没问题。可是,我讲什么呢?”她问。

    “您不是做信号传导的吗?正好下一周我的课程就进行到那部分了,正好您来做个专题。”严老师说。

    “哦,那我该准备些什么?”她问,“我从来没上过讲台的,还是有些怯场。”

    说到这里,她笑了。

    严老师脸上的表情突然有些凝滞,却很快就舒展开来,笑着说:“不会的,您的话,没有问题。”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抱歉,我接个电话。”她说。

    是罗逸辰打来的。

    “现在出门吗?”她问。

    “我在你学校门口,你快点出来。”他说。

    说完,他就挂断了。

    “抱歉,严老师,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她起身,赶紧把户籍卡从抽屉里取出来,又把罗逸辰的户口本从电脑包里掏出来,装进自己的挎包。

    严老师看见了,笑着问:“您拿着户口,这是——”

    她有些不好意思,答道:“要去领结婚证了,我爱人他在外面等我。”

    严老师笑了下,说:“我还以为您早就结婚了呢!”

    “没,今天才要去!”她和严老师一起出了门,锁上办公室的门,就跟对方告别了。

    是啊,现在要和他结婚了,就没有必要跟别人隐瞒。这种感觉真好!

    罗逸辰坐在车里等她,她一上车,那兴奋的样子就把他吓一大跳。

    不过,他也是很开心的,四年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他笑了下,发动了车子,说:“什么事这么开心的,沈老师?”

    “因为啊,从今天起,某人就要正式成为我的手下败将了!”她笑着说。

    “你就美吧你!”他也笑了。

    车子在十字路口停着,她突然侧过身体,亲了下他的脸颊。

    “罗逸辰,我爱你!”她说。

    他只是笑了,伸手摸摸她的头顶,说了句“傻瓜”!

    四年前,他老是这样说她,老是这样摸着她的头顶,那时的她,和现在一样的幸福。

    今天似乎不是领结婚证的好日子,办证大厅排队结婚的人少,离婚的倒是很多。

    填了表格,坐在那里等着的时候,她拽了拽他的胳膊,说:“要不我们改天吧!”

    “又怎么了?”他问。

    “今天那么多人离婚,会不会我们也——”她一脸担忧。

    他简直无语了,什么跟什么嘛!

    “笨蛋,亏你还是喝了洋墨水的,这么迷信干嘛?”他说道,“如果真要离婚,哪怕是挑个黄道吉日结婚,也过不下去的。”

    她没说话,只是端着水喝着。

    这时,办事员叫到了他们的号码,沈冰的手突然抖了下,把水洒到了衣服上。

    罗逸辰抽出旁边桌子上的纸,给她擦着,说道:“没想到你这么没出息的,领个结婚证都能紧张成这样!”

    “等下次就不紧张了!”她说。

    “下次?”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盯着她,那眼神简直像是要把她吃了一样。

    “你还敢有下次?”他说。

    “好了好了,别说了,赶紧过去吧,人家都要生气了。”她推着他。

    娶了这样神经大条的老婆,他也只有认了。

    举行了一个简单的领证仪式,她的手始终被他紧紧攥着,她也感觉到他的手心在出汗。

    哼,还说我,你也很紧张!她在心里偷笑。

    主持仪式的工作人员问他一个又一个问题,他的每个回答都是“我愿意”,而她也是同样。只不过,她明显感觉他的声音比她大。

    一生一世的承诺,就在这样简单的一个小房间里许下了。

    最后,当工作人员关掉了摄像机,将结婚证交给他们走出去后,他突然将她搂在怀里,深深地吻着。

    这样的温柔缱绻,这样的情意绵绵,让她几乎站不住了。

    今天上午,他们是最后一对结婚的新人,因此,也没有人再走进这间屋子。而他,依旧在那里吻着她,久久不愿松开。

    “罗逸辰,你会一辈子都爱我一个人吗?”她仰起脸,问道。

    “如果你变聪明点的话,我会!”他笑着说。

    “去!”她推了他一把,往门外走去。

    大厅里,排队离婚的人,还在那里。

    看着那些夫妻冷言冷语,她的脚步停住了。

    会不会将来也有一天,自己和他走到这一步?

    突然间,她再次闻到了昨晚上的香水味······( 枕边沦陷:高官的娇俏妻 http://www.hax321.com/5_5481/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