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冰不知道那位赵公子为何要做这样安排,虽然对于这种无聊的游戏没有兴趣,可是,毕竟要照顾到罗逸辰的面子,而且,她知道罗逸辰一定会很容易就找到她的。因此,她便平静地等待着罗逸辰的到来。

    突然间,屋子里一片漆黑,她听到了谁的笑声。接着,就是罗逸辰推门进来,他说“你们准备好了吧?可别给我提示,免得你们说我作弊!”

    他的话刚说完,好像谁笑出来了。不过,很快的,屋子里便一片寂静。

    为了不伤到他,从门口到众人所坐的沙发这里没有一点障碍。罗逸辰便在这一片黑暗当中摸索着。

    沈冰还是有些紧张的,她完全没有这种经历,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总之,手心里都出汗了。她笑自己怎么会这样沉不住气,都这个年纪了,怎么还跟小姑娘一样的?

    就在她安抚自己心态之时,突然感觉有人向自己靠近了。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可是,她感觉到了人的气息在向自己靠近。

    不会吧?难道是罗逸辰?他的速度好快,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她越发地紧张起来,心跳越来越快,嘴巴也干了。

    那个人离他越来越近,她不知道是该躲还是靠近,最好还是这样坐着吧!她轻声笑了下,双手紧攥着放在大腿面上,等着他的靠近。

    不对,怎么越来越不对劲?这个人的味道和罗逸辰不一样,罗逸辰他从来不用什么香水的。不是罗逸辰,那会是谁?这个人为什么要靠近我?

    她决定按兵不动,静待对方如何反应。

    此时,罗逸辰正在认真地寻找着自己的妻子。因为还有两位女士,他不能动手去感受,便采取了闻的方法。她身上的味道,淡淡的,很清香,他很熟悉。于是,他便弯下身,开始嗅。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面对的第一个人是谁,等靠近了,才发现是潘蓉。下午的时候帮她扣过项链,所以,他记得她身上的香水味。即便下午的时候没有那样亲近的接触,他知道她永远只会用一个牌子的香水,而且,只是那一种味道。

    潘蓉也好紧张,她不知道罗逸辰会不会来到她这里。如果他来了,她该怎么办?他会用什么方法呢?他会不会亲——

    只要一想到会被他亲,潘蓉就再度变回了二十年前那个情窦初开的少女,那个因为他的一句问候而脸红心跳的少女。

    不知道他会如何亲吻,潘蓉好期待!

    他慢慢靠近她,她的手紧紧捏着衣角。可是,他只是靠近了她,时间不超过一分钟。她听见了他轻声的笑,那是很温柔的笑。她闭上眼,也笑了下,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了句“谢谢你”。而他有没有听见,她并不知道。

    此时的沈冰,正在思量如何对待这个不速之客。如果对方只是靠近的话,那就不用管了,如果对方有什么越轨的行为,她可就要——

    那个人,动作很轻,好像根本不想让人发现。动作虽轻,却是很迅速,她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就被抱住,那火热的气息将她的脸颊包围。他的一只手,已经覆上了她胸前的柔软。

    下意识地,她抬起手,凭着直觉抡了过去——

    猛然间,漆黑的屋子里响起极为响亮的“啪”的一声,众人大惊,站在门口的服务员立刻打开了开关,屋子里立刻亮了起来。

    环境光线发生极大变化时,人的视力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这是生理反应。而,仅仅是这短促的几秒钟,那个罪魁祸首早就归到了自己的位置,离开了沈冰。大家开始寻找声音的来源,可是,没有任何发现。

    沈冰不敢相信,自己用了那么大力,怎么会连点痕迹都没留下?

    到底是谁在黑暗中对她做下了那样的事?她盯着身边的赵公子——

    原来是他!他的嘴角,分明有刚刚擦过血渍的痕迹。

    罗逸辰立刻坐到沈冰身边,搂着她的肩,问:“你没事吧?”

    他不知自己为什么会问这句话,也许只是担心而已。

    她挤出一丝笑,视线掠过他扫了那个罪魁祸首一下,对罗逸辰说:“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回去了!”

    罗逸辰顿了下,便对赵公子说:“赵兄,抱歉,要不你们继续玩,我陪着她回家休息?”

    赵公子看着沈冰,她的眼神平静,可是,那平静中似乎蕴藏着深深的恨意,他扬起嘴角,说道:“这有什么抱歉的?大家都是老朋友了。”说着,他拍拍罗逸辰的肩,余光却在沈冰身上,说道:“早点回家我陪着弟妹吧!改天咱们再聚!”

    罗逸辰便拉着沈冰站起身,赵公子也起身,笑着对沈冰说:“弟妹,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希望,下次还有见面的机会!”沈冰没有回答他,却是对别人说了“再见”,就往门口走了。

    “潘蓉!”罗逸辰叫了一声,潘蓉看着他,他对潘蓉点点头,潘蓉笑着说:“你们回去吧!”罗逸辰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有潘蓉在,一切都不会出错。

    沈冰站在门口,她看见这一幕,沉默不语,转身就离开了,罗逸辰再次跟大家说了“抱歉”就跟了出去。

    回到车上,罗逸辰才说:“哦,我刚喝了酒,不能开车。我们打车回去。”

    她没说话,就推开车门下去了。

    现在已经十一点了,夜风吹过来,有些凉。她快步在前面走,想要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突然,她听见他的咳嗽声,立即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去,他正弯腰咳嗽着。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她赶紧跑过去扶着他,关切地问道。

    他止住咳嗽,摆摆手道:“没事没事,可能吹了点风,嗓子有些难受。”说罢,他清清嗓子,挽着她的手,问:“晚上看你没怎么动筷子,我们去找个地方吃夜宵吧!”

    他们站的位置正好是风口,此刻,看着他的头发被风吹乱,看着他疼惜的眼神,她的心中突然觉得一阵的温暖,不禁流下泪,却还是笑着说:“好啊,我真的很饿,今天中午都没吃饭,就喝了几杯水。”

    他摸摸她的头顶,宠溺地笑了,揽着她的腰,两人便拦住了一辆出租车。

    今天晚上,她的心情很烦乱。刚开始在那个包房里,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融入他的圈子,融不进去,却还要努力维持着自己的仪态。后来,在洗手间听到潘蓉和彭于慧的谈话,她的内心里简直是茫然到了极点。刚刚,又被那个赵公子轻薄——

    其实,她是很渴望能接触到他的朋友。人都说,可以从一个人的交友状况判断那个人的素质和个性。而她对罗逸辰知之甚少,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进入到他的圈子里,却发生这么多不好的事。特别是那个赵公子,罗逸辰怎么会和那样的人称兄道弟?

    刚刚出门的时候,她心里特别生气。别人就算了,罗逸辰最后和潘蓉的那个心有灵犀,简直是将旁人,特别是她视若无物一般。怎么可以这样?

    可是,万般的不好,都敌不过他那温柔的一句关切之语。那个神情,几乎可以将她所有的不快消除的一干二净。

    吃完夜宵回到住的院子里,她还是被他揽着走。

    她仰起脸,对他说了句“罗逸辰,谢谢你”。

    他突然愣住了,好像在刚才,他似乎也听见潘蓉说了那三个字。谢谢?谢什么?

    “谢什么?”他问。

    她不想将刚才的事说出去,不想给他增添烦恼。

    其一,他和她本来就是生长在不同的环境,想要融入彼此的生活圈,是要一定的时间的。其二,潘蓉对他的感情那么深,可是,从潘蓉的表述来看,他从来都没有向潘蓉表白过什么,那么,一切就都和他无关了。至于他为什么和她结婚,那,他是爱她的,不是吗?其三,那个赵公子,从罗逸辰对待他的态度上看,可能是个什么有背景的人。今晚他的举动是很过分,可是,要是让罗逸辰知道那件事了,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既然那样,以后就不要和那种人见面,以后,如果罗逸辰和那个人有聚会,她就不要去了。

    这便是她从坐上出租车一直到小吃店,然后回到院子里,这么长的时间所考虑的。

    “谢谢你,呃,谢谢你,让我欺负!”她想了想,笑着说。

    “死丫头!”他笑着捏了捏她那小巧的鼻尖。

    “罗逸辰,我爱你!”她靠在他的怀里,说道。

    “你,是不是脑子又出了什么问题,快点让我看看。”他故意说。

    “去!”她说着,推开他,往楼里走去。

    有这样的一个人爱着自己,这个世上,即便有再多不顺利的事,又有什么关系?

    回到了家里,她给他放了洗澡水,因为她知道他一天工作很累,就想让他好好泡个澡睡觉。可是,就在她放好水准备出去的时候,他抱着她说了句“好久没有一起洗了,今晚,不如——”

    “你的脑子里能不能想点正常的事?”她假愠道。

    “我和我老婆洗澡,这不是正常的事,难道说和别的女人洗,就正常了?”他故意说。

    “你说,要和谁去洗?”她踮起脚,双手卡着他的脖子,追问道。

    她说的是玩笑话,他却想继续逗她,故作深思道:“呃,这个么,我得好好想想,排个时间表才行!”说着,他还瞥了她一眼。

    她松开手,站在他身侧,两只手交叉着,低头不说话。

    “吃醋了?”他揽着她,下巴在她的额头上蹭着,笑问。

    “才没有呢!为你这种人,犯不着!”她故意说,之后就走出了浴室。

    “喂,你的心眼也太小了吧?”他拉开门,探出头去,大声喊道。

    “哼!”她回头看了他一眼,就回到书房去了。

    他笑着摇摇头,叹了口气。

    沈冰打开电脑,/77读书-更新最快\开始理清这一周的实验结果,她自己的,还有每个学生的,失败的、成功的,都得仔细地分析,然后周一再讨论。

    唉,只要想一想自己还有个两年期的考核在那里放着,她就轻松不起来。现在看着学生们的实验结果,真是叫人发愁。这都快两个月了,连点头绪都没有,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都说工作是忘记烦恼的最好途径,一旦进入工作状态,什么潘蓉、赵公子,她完全都不会去想了。

    罗逸辰在浴缸里躺着,他觉得今晚的事不对劲。那个赵公子是个好色之徒,他对沈冰,明显是有企图,不过,他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可是,他到底是被谁打了耳光的?因为什么?难道是被沈冰吗?

    很有可能。如果不是他想借着黑暗对沈冰——

    这个混蛋!

    罗逸辰气急,一拳将水溅出了浴缸。

    他怎么能让别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对她做出那种不齿之事?怪不得她今晚有些奇怪,都是他的疏忽!

    这么想着,他也没心情洗澡了,擦了身体去卧室,却发现她不在,他担心起来。

    书房的门缝里透出一道光亮,他走了进去。直到他站在她身后五六分钟,她都没有发现,一边盯着电脑,一边拿着纸和笔画图。

    看她那么认真地工作,他也不再忍心打断,就轻声退了出去。

    不管到何时,她总是当年那个爱哭爱笑的傻姑娘!

    他靠着墙站了会,叹了口气,走回了卧室,从她的枕头下面翻出那本《小王子》,仔细阅读起来。

    不知到了几点钟,她才觉得困,伸了个腰,打了个哈欠,一看时间,竟然都一点多了!

    算了,还是睡觉去吧!明天早起去实验室看看他们的工作,把今晚的结果跟他们挨个谈一下,早点拨正方向,给大家省些时间。

    她以为他已经睡了,因此,没有再回卧室,而是直接去洗了澡。

    就在沈冰洗澡这工夫,罗逸辰接到了潘蓉的电话,她说大家已经散了。

    “沈冰没事吧?我看她好像脸色不太好!”潘蓉道。

    “嗯!”他说,“你把他们都安排好了?”

    “嗯。”潘蓉活动着脖子,“逸辰,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从他的声音里,她听出来他不高兴。

    怎么会高兴呢?那个赵公子今晚表现的那么明显的,任是哪个男人遇上这种事,都不会好受的。罗逸辰这些年已经变了很多,若是在过去,肯定会打起来。

    “没什么。”他否认道,却说,“我想,咱们是不是该想办法把他给踢出去了?”

    潘蓉知道他说的是谁,给自己倒了杯水,说道:“我也受不了了。这两年,他的胃口越来越大。要是他现在能像过去那么办得了事,多给他一些,我也没关系。可是,现在时事变了,他还以为自己像过去一样,真是受不了。上次,宇叔也跟我提起来,他好像已经在着手了。”

    “不过,那个人根基太深,就怕咱们撇不干净!搞不好,会把大家都牵连进去。”罗逸辰道。

    “这个,我也考虑过了。幸好,咱们的事,他参与的不是很多,就那么几桩。他想扯咱们,就连他自己也牵扯进去了。他也不是个笨蛋,那种两败俱伤的事,不会做。”潘蓉喝着水,说道。

    “你什么时候走?”他问。

    “应该要待一个礼拜。”

    “后天,廖飞婚礼结束后,咱们好好谈谈那件事!”他说。

    “要不要通知宇叔?”潘蓉问。

    “暂时不用!”

    “呃,那,沈冰,不会有问题吧?”潘蓉问。

    她很清楚,罗逸辰是不会将他们之间的秘密告诉沈冰。只不过,她担心,他们两个人单独见面,会给他和沈冰带来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她可能会在婚礼之后去加班。”他说,又问,“我是去你家里,还是哪里?”

    凌晨听到自己爱的人说这样的话,即便他所指的并非此刻,也非那些所谓的暧昧之事,却也会让寂寞如潘蓉般的女子心神荡漾。

    “来我家里吧,不会有人注意到。”潘蓉道。

    “好吧,那,到时候,我先送她去学校,然后再去你那边。”他说。

    “嗯!”

    挂断了电话,罗逸辰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是不是自己多心了呢?

    不能往别处想,潘蓉,只是朋友,很要好的,朋友!

    沈冰走了进来,见他拿着手机发呆,笑着推了他一下,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不会是背着我想别的女人吧?”

    她这句玩笑话,或许正好点中了他的心思。他有些心虚,将手机放到床头柜上,说道:“我能想谁?你倒是给我个建议?”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读心术!”她笑着,拉开被子,躺到床上去。

    他侧过身,看着她的脸庞,将书压到她的枕头下,说:“那么无聊的书,看的我都快困死了。”

    “没品位的人!”她笑着说,转身关了灯。

    等她重新躺好,身上却多了一份重量出来。

    “你,先不要这样,我忘了吃药!”她推开他,赶紧拉开床头柜,取出一片药,跑出去倒水喝了。

    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

    他躺在床上,想着。( 枕边沦陷:高官的娇俏妻 http://www.hax321.com/5_5481/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