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昨晚没有入眠的不止潘蓉一个人,还有罗逸辰。

    怀里是自己的妻子,是那个深爱着的人,是自己等了四年的人,可为什么他会对潘蓉做出那样的事?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他不愿做那种始乱终弃的人,他知道自己爱着的人只有沈冰一个,而潘蓉,永远只能是朋友,绝对,绝对不能出错!

    可是,他睡不着,他太清醒了,从松开潘蓉的那一秒钟开始,他就变得异常清醒。

    此刻,他的内心里除了对沈冰的愧疚之外,剩下的只有对自己的痛恨。

    听到沈冰的呼吸渐渐平稳,他松开她,起身走到客厅,点上了一支烟。黑暗之中,只有那一明一灭的火星跳跃着。那不安的跳动,好似他那不安的心。

    发生了这样的事,不管对于谁都是难以接受的。而他,身为事件的中心人物,必须为三个人做一个抉择。

    在客厅里抽了两支烟,他就去漱了口,因为她不喜欢香烟的味道。

    床头的灯,一夜都没有关,他也一夜没有闭上眼睛,不止是因为他没有睡意,他想要看着自己爱的人,看着自己背叛了的人。是的,他背叛了他们的感情,哪怕只是一瞬,他也做了叛徒!

    一个家,是需要两个人共同的营造的,而感情也是,只有一个人的努力是绝对不够,需要他们两个人共同来呵护。本来,他们的感情之路就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在最后修成正果之时,他却——

    罗逸辰啊罗逸辰,你怎么可以这样?

    第二天一大早,不到六点钟,闹钟就响了,他看见沈冰的眉头皱了皱,他就主动按掉了闹铃。时间还早,就让她多睡一会儿吧。他知道,自己是在赎罪,而这罪,必须要赎!

    第二次闹铃响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沈冰蹭一下就坐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

    “怎么了?”他问。

    “几点了?”她赶紧把床头上的闹铃拿起来看,“我明明定了六点,怎么没有响?”她以为是闹钟坏了,拿在手里颠来倒去地看。

    “我看时间还早,就按掉了,你多睡一会儿。”他说。

    或许是因为心虚,他自己都感觉对她说话的语气比平时要温柔许多。

    很多时候,如果丈夫出轨,妻子其实很容易就会察觉出来,即便是丈夫掩饰了,身为妻子的人也可以从细枝末节上找到痕迹。因为,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很多事情都会习惯,包括相处方式。哪怕是对方的一个细小的神情或者语气变化,都是证据。

    沈冰看着他,看了好几分钟都没有说话。

    她习惯的罗逸辰,是那个好话也会反着说的人,他关心她的时候,从来都是用类似于激将法的语言,而不是这样的温柔。

    昨晚,潘蓉约了他出去,他们四个人在一起。四个人——

    是不是我不该多想?是不是他和潘蓉真的没有什么?是不是一切都是我的猜测?

    “怎么了?”罗逸辰也察觉出她的异样,问。

    她挤出一丝笑,摇摇头,说:“没什么,就是睡糊涂了。”她说着,把闹钟放到床头柜上,从被子里爬出来,说:“我起得来,所以,你不用按掉的。多睡半个小时,万一耽误了事情怎么办?”她拿起床头柜上放的皮筋,把头发随便扎了起来,准备去洗漱。

    “沈冰——”他坐起身,叫了她一句。

    她刚走到门口,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什么?”她问。

    “我和潘蓉——”她听到他这么说。

    “够了,不要说,我,不想听!”她的声音很大,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我还什么都没有说。”他觉得她好像有点不对劲,赶紧下床,走到她身边。

    原来是幻觉!她苦笑着叹了口气。

    因为总是担心他说出真相,担心他告诉她潘蓉怎样,她竟然产生了幻觉。

    “你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再躺会儿?”他担忧地问。

    “没事,可能是最近太累了,神经衰弱吧!”她深呼吸一下,对他笑了下,就做着双臂伸展运动,往洗手间而去。

    他,该怎么面对她?

    等到他洗漱出来,她已经把煮好的稀饭舀了出来,放在餐桌上。

    “这么快就做好了?”他问。

    “昨晚定时的,等到起床的时候就做好了。我们先吃一点再走,今天估计会很忙吧!”她说。

    “应该还好吧!”他坐在椅子上,开始吃早饭。

    “嗳,你们昨晚都玩什么了?”她坐在他对面,问,“廖飞也真是不够意思,连我都不请,今后,我才不理他呢!”

    他那拿勺子的右手突然停止了动作,不过半分钟的时间,他抬起头对她笑了,说:“也没什么,就是几个人在一起瞎聊,男人在一起聊的话题,很没劲的。”

    “潘蓉也在,她也聊男人的话题?”她的左手支着下巴,盯着他,问道。

    “她那个人到处跑,接触的人也杂,所以,什么话题都聊得来!”他解释道。

    就是因为心虚,他总是觉得她知道了什么。

    “是哦,潘蓉,其实很不错。”她装作若无其事的说,“感觉她比那位好,你说呢?”

    “那位?你说的是谁?”他不解地问。

    “姚静啊,你不是说不让我在你面前说她的名字吗?所以我就不说了。”她盯着他,说,“如果当初是潘蓉和姚静两个人摆在眼前,我要是你的话,我会选潘蓉。”她表现得很镇定,或许,她是想给自己的怀疑找到答案吧,却又不想直接问他。

    他愣了下,却又笑着说:“你怎么会这样想?过去的事了,不要再提!”

    “那现在呢?如果是我和潘蓉在你面前,你选择谁?”她问。

    她是开玩笑的语气说出来的,却期待他可以给她一个肯定严肃的回答。

    “世上没那么多如果!”他说。

    ——他是在逃避吗?

    “随便问一下而已,你也不说?”她努力让自己平静。

    “你的假设是不存在的,因为,我从来都不会把你和别人放在一起做选择。何况,潘蓉只是我的朋友而已,只是朋友!”他解释道。

    这句话,在他而言,前面一句是事实,后面一句,则是劝服自己的话,让他忘记昨晚的事。

    “罗逸辰,我觉得很不公平啊!”她边吃边说,“你有女性朋友,我却没有男性朋友,至少没那么亲密的男性朋友。你说,我是不是该找一个这样要好的异性朋友呢?”

    “行行行,你要找就找吧!”他说道。

    ——他心虚吗?所以才不会像平时那样说。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会说“我看你敢”这样。

    她苦笑了,拿着勺子搅动着碗里的粥,平静地说:“罗逸辰,我是你妻子。不管是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和你一起承担。所以,请你不要对我隐瞒太多的事!我不是小孩子了,承受力没那么差!”

    他起身坐到她旁边,握住她的手,她却没有抬头。

    “怎么了?”他问。

    “没什么?睡糊涂了吧!”她笑了下,说,“快点吃饭吧,我们还要赶紧去罗琦家呢!”

    他没有离开,依旧坐在她身边。而她,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言不发地吃饭。

    “今天下午还要去学校?”他本来想说潘蓉的事,却还是忍住了没有说出来,转移了话题。

    “嗯,最近学生们的实验都不顺,我要过去盯着看看。都花了好多钱了,要是找不到问题的症结,只会乱花钱。到时候,我也没法向学校交代!”她低着头说,“你要是有什么事就去忙吧,不用管我!”

    事情?对了,那天和潘蓉约好下午去她家谈赵公子的事。发生了昨晚的事,还是——

    “到时候再看吧!”他说。

    也许是各有心事,今天的早饭在沉默当中就结束了。

    在去罗琦家的路上,罗逸辰发现沈冰一直在看着窗外,其实不是看,而是视线停在那里。

    罗琦家很热闹,他们到的时候,化妆师正在罗琦的房间里化妆,罗欣和如雪在一旁陪着。罗逸辰和沈冰一进屋,便被派了活了。从这时开始,一直到婚礼结束,两人都没什么机会在一起说几句话。

    幸福的新郎迎娶了他美丽的新娘,过去那个爱恶作剧的罗琦,今天也变成了一个淑女。沈冰在厨房里帮忙,偶尔回头看见在客厅里举行仪式的新人,心中五味杂陈。

    其实,[百度搜:77读书-她也渴望像罗琦一样穿上洁白的婚纱嫁给自己爱的那个人!只是——或许,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吧,罗逸辰又不是廖飞那样的人。廖飞那么纵容罗琦,一切都以罗琦的想法为先。难道又是一个像赵海超一样的老婆奴吗?沈冰在心里笑了,能有那样的一个丈夫,该有多幸福!或许,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老婆奴其实并非贬义词,而应该是对丈夫的嘉奖之语吧!而她很清楚,罗逸辰这辈子都似乎变不成老婆奴的!罢了罢了,为什么要把他和别人放在一起比较呢?他本来就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强求不来。早上好难得的对她温柔了一次,她还怀疑他和潘蓉发生了什么。真是不应该!

    到了婚礼现场,罗逸辰和爷爷、父亲、二叔以及两位姑父一起招待客人,而沈冰则和罗欣等晚辈女孩子坐在一桌。

    潘蓉今天只是来参加婚礼的,她和廖飞邀请来的曾经的同学一起坐着,在那人群里,她的视线却总是在罗逸辰的身上。而罗逸辰,也发现她坐的位置了。

    后来,罗逸辰和聂云二人拉着廖飞过来潘蓉他们这一桌,大家要喝新郎喝酒,聂云和罗逸辰便帮着廖飞顶了几杯。

    当罗逸辰走到潘蓉这里的时候,两个人都明显有些不自在。

    “下午,在蓝鸟咖啡见!”他的声音很轻,只有潘蓉听得见。

    原来是说去她家的,发生了昨晚的事,两个人都知道不好去了。改在外面见面,也是应该的。

    潘蓉点头,说:“婚礼完了我就过去。”

    罗逸辰没说话,他听见了。

    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你的整个世界里便只有那一个人,即使他在万人丛中也罢。而沈冰也是这样,她虽然坐在位子上不说话,可是,视线一直跟着他走。因此,她也就看见了他和潘蓉之间的交流。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可她太熟悉他了,仅凭他的神情,她就可以推测出他的想法。

    或许,她的猜测并非空穴来风。

    算了算了,想这些不是自寻烦恼吗?如果真的有什么事,罗逸辰他不会瞒着的,他,应该会说吧?

    夫妻之间,她依然在坚守着最基本的准则,哪怕对方没有做到。

    婚礼到了最后,客人们纷纷离场,沈冰跟着罗家人一起送客人,她只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除了昨天来罗爷爷家的客人认识她、和她说了几句话外,其他的客人和她是互相不认识,因此,也没有一句话。站在罗家人里头,她突然感觉自己真是个另类,无法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送走了爷爷奶奶和其他的长辈,沈冰也准备走了。今天是廖飞的大喜日子,他太忙了,所以,她也没机会向他好好的道贺,总算是到了最后,她便主动去找了廖飞。当时,廖飞和罗琦在休息室里待着,沈冰进去的时候,罗逸辰、潘蓉、聂云夫妇都在里面。

    见到沈冰的那一刻,潘蓉突然一愣,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的笑。沈冰没有说话,只是对她笑了下,便和其他人打招呼。

    “新郎官,今天真是帅到家了!满场就没一个人能和你一样闪亮的!”她走到廖飞面前,笑着说。

    廖飞有些不好意思,也许是没爱情滋润地变傻了吧!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廖飞笑道,“你看,逸辰都要和我pk了!”

    众人都笑了,沈冰回头看了罗逸辰一眼,他的神情也有些不自然,她假装看不到,便对廖飞说:“他比不上你的,你不信问琦琦?”

    罗琦羞涩地笑了,没说话。

    罗逸辰走到沈冰身边,拉着她的手,对廖飞道:“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以后你也不许计较!”罗琦说道。

    “瞧瞧你这丫头,刚刚嫁给人家就翻脸不认人了?我还是不是你哥?”罗逸辰故意说道,众人大笑。

    “琦琦偏向廖飞是应该的,你吃的哪门子飞醋?”沈冰笑着说,罗逸辰面带笑容看了她一眼,她却觉得不舒服,立刻停止了笑。

    “好了,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回去了!改日再去你们的新家打扰!”沈冰拉着罗琦的手,对两位新人说。

    “今天打扰也没关系!”廖飞道。

    “那可不行,你们今天迎客人那么累的,就好好休息。改日,我们可不会放过你们的!”沈冰笑着说,之后,便跟众人道别,往门口走了。罗逸辰跟大家说了下,就跟出去送她了。

    “你回去吧,我自己打车过去!”她说。

    “我们也准备散了的,我送你过去!”他说着,拉着她的手往车子那里走去。

    她也没有再推辞,就上了他的车。

    两个人一路无话,到了学校,她便下了车。

    “晚上,你不用等我了,我可能会晚一些回家。”她说。

    他总是感觉她在躲避他,可是,根本没有理由怀疑,也就没有说出来。

    “我来接你吧!”他说。

    她浅浅一笑,道:“不用了,你忙你的!”说完,她便走了。

    望着她的背影,他真的是,恨死自己了。

    到了距离婚礼现场很近的那家名为“蓝鸟”的咖啡店,潘蓉在等他了。

    潘蓉和他一样,心中也是惴惴不安。她知道自己愧对沈冰,因此今天在婚礼现场见到沈冰,总是不敢正视。

    此刻,罗逸辰约她见面,是为了什么事?是之前约定要谈的事,还是昨晚的事?

    她点了一杯咖啡在那里坐着,脑子里不停地想这想那,想着自己该怎么办,根本听不到店里的音乐究竟是什么。

    罗逸辰一进门就看见她了,她坐的位置很显眼。

    “你来了?”他说,她“嗯”了一声。

    他招招手,服务生过来,他点了一杯咖啡。

    “那天你说的那件事——”潘蓉先开口,不知什么心理,她竟然把话题扯到别处。

    “潘蓉,昨晚的事——”他打断了她的话,她的手突然抖了下。

    “嗯。”她抬眼望着他。

    “昨晚,是我的错,我不该那么做,对不起!”他说。

    “别这么说,是我的错,我——”

    “你听我说完。”他止住了她接下来的话,“我和沈冰之间是有问题,四年没有见面,没有联系,现在突然结婚,的确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适应对方。我承认,这段时间,我也有些心烦意乱,我也很茫然,有时候真的,真的怀疑自己所做的决定是否正确。可是,我爱她,她也爱我。且不说这四年的等待是什么,只是我很清楚的知道,今生今世,我唯一想要娶的人就是她。”

    潘蓉苦笑了,她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却还是会忍不住的心痛。

    “对不起,潘蓉,我们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我不想伤害我们之间的友谊。昨晚,是我的错,发生了那种事,对大家都是伤害。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再单独见面了吧!”他说。

    服务生端来了他的咖啡,他拿着勺子搅动着。

    潘蓉没有说话,沉默了几分钟,突然笑着说:“你这个人真是无趣,老说什么对不起啊伤害之类的话,没想到你现在这么婆婆妈妈了。”

    他盯着她。

    “不用说对不起,我知道,我知道你爱她。所以,你就好好对待她,好好的爱她,不要再想着过去的事了。既然你们之间有问题,就好好坐下来聊聊,想办法把问题解决了,你们不是等了对方那么久吗?不要因为这些问题破坏了你们的感情。至于我嘛,”她笑了下,说,“我们还是朋友。不过,你说的对,我们还是要注意些的。如果没有发生昨晚的事,我还没有这样的觉悟。仔细想想,如果换做我是沈冰,我是不会接受你有很要好的异性朋友的。她真的很大度了,所以,如果没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我不会再和你联系了。等到大家都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再见面吧!我们,还会是朋友的,对不对?”

    她的眼神,是在期待他的回答,她也担心他真的再也不愿意理会她。

    “朋友!”他说。

    “嗯,那就好!”她很轻松地笑了,“我过几天就回北京了,你保重!”

    潘蓉站起身,很轻松地对他笑着,向他伸出右手:“再见!”

    他微怔,却也站起身和她握了手,再次说了声“抱歉”,她笑了下,就拿起手边的包包准备走了,刚走了两步,却回过头说:“你是个男人对不对?今天就算你请了!”说完,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门口。

    罗逸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喝了口咖啡,望着面前空空的座位,长叹一声。

    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他,要为自己的家庭负责!

    可是,他决定将昨晚的事暂时隐瞒下来。在他和沈冰的感情还没有十分稳固之前,绝对不能让昨晚一时之错毁了之前的努力。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感叹起早上事情来。

    其实,她也是有所感觉的,不是吗?即便他什么都没有说,她还是感觉到了一些异常的情况。而她没有直接说出来,也是担心会影响彼此的感情。

    罗逸辰想到这里,给桌上放了一张钱就走了。

    没有去别处,却是回去了两个人的家。

    她说今晚会回来晚,不管她是在躲避还是真的有事,他都决定去认真修补感情上的裂痕,首先,就是把家务做了,至少,她可以省点心,回到家可以早点休息。

    沈冰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模糊着双眼望着外面。( 枕边沦陷:高官的娇俏妻 http://www.hax321.com/5_5481/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