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枕边沦陷:高官的娇俏妻 > 大结局三:有你相伴,此生无憾!
    终章

    她恐惧极了,这种状况下,显然已经几近无计可施的状态。她用了所有可用的反抗之策来阻挡对方的侵扰,可是,终究还是输在了男女体质之差上面。

    即便是动物,在和力量相差悬殊的敌人对抗之时,也会用些计策来保全自己,何况是人?

    于是,在紧要关头,她大声喊出了心心念的那个人的名字,借以转移敌人的注意力,从而寻找脱身之机。

    果然,赵公子一听见她喊“罗逸辰,快来救我”之时,突然回头向身后望去,沈冰立刻起身,一把抓起床头上的灯座就朝赵公子砸去。赵公子捂着脸,向后倒去,她便脱离了他的掌控,快速跳下床,抓起自己那条被他扔在地上的长裤,往卧室外跑去。

    此时,她的模样狼狈至极,这样出去,简直太过难堪。于是,她在逃离卧室之时,反锁了门,然后在客厅里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自己的裤子。

    她忘记了,反锁是针对于屋外的人,对于屋里的人来说,丝毫没有任何用处。因此,不过半分钟的工夫,赵公子便从里面走出来了,额头上的血已经被擦掉。可以看得出她砸的并不严重,这也让她很恐惧。

    完蛋了,我的胸针呢?

    她一摸外套,根本没有。

    糟糕,不会是在卧室里吧?那样的话,我根本拿不到了。没有那个,今晚不就白来了吗?

    “你还真下得去手!”赵公子道。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胡来,我就报警!”她一步步往门口退。

    “好啊,报警吧,让所有人都知道罗逸辰的老婆深夜和陌生男人在酒店过夜。”

    “你——”

    “是你主动来的,大家都是成年人,难道你会不懂吗?说出去谁信?”

    沈冰不说话,只是后退,突然,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她挪开脚,低头一看,竟是那个胸针躺在地毯上。于是,她赶紧蹲下身捡了起来,装进包包里。而赵公子,根本不知道那个胸针的秘密,因此也没有在意。

    “你不是要救罗逸辰吗?难道忘记了?我告诉你,只要你今晚跨出这个门,罗逸辰这辈子就在监狱里度过了。你想清楚。”赵公子似乎很有把握,不再往她身边走,却是坐在茶几上,盯着她。

    我才不信!

    证据我已经抓到了,你都承认诬陷罗逸辰了,我还怕你做什么?

    沈冰如此想着,不理会对方的要挟,转身去拉门把手——

    就在她的手刚放到门把手上的时候,门突然从外面开了!

    “你怎么——”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站着的人就是罗逸辰,而他的脸色简直阴沉的可怕,瞥了她一眼,就推门大步进去,同时甩上门。她愣愣地站在门口,这才意识到自己此时衣冠不整。

    “来的真是时候啊!”赵公子笑道。

    罗逸辰一言不发,上前抬起脚就提到赵公子的肚子上,直接将对方踢倒在茶几上。

    顺着茶几滑落下来的赵公子,嘴里骂骂咧咧的刚要准备站起身还手,却被罗逸辰一飞腿踢到脖子上,直接趴倒在地毯上。

    “臭小子,你竟敢打我!”赵公子爬起身骂道。

    罗逸辰始终不说话,也不给对方还手的机会,骑在身上就开始用拳头不停地打,直到把赵公子打成猪脸也不松拳,

    沈冰拉住他,说:“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

    罗逸辰这才清醒过来,从赵公子的身上起来,站在他面前。

    此时的赵公子,脸上淤青,鼻子和嘴角流血。

    “罗逸辰,你有种!”他拾起身,擦着脸上的血。

    “都是你做的,是不是?”罗逸辰道。

    “是又怎样?你能把我怎么样?你个狗娘养的,过河拆桥,你忘了当初是怎么来求我帮你扳倒姚天宇的?”赵公子骂道。

    罗逸辰抬起拳头就要打,却被沈冰拉住了。

    “姓罗的,我告诉你,我就是要让你身败名裂、一无所有!”赵公子道。

    “好啊,走着瞧!”罗逸辰应道。

    说完,沈冰便拉着罗逸辰往外走了。

    门口,酒店的服务人员在那里守着,看着罗逸辰和沈冰走了,才敢进去。

    “罗逸辰——”她跟在他身后,怯生生地叫道。

    “你给我闭嘴!”他瞪了她一眼,走进电梯。

    沈冰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填满了眼眶。

    “对不起,我——”她还想解释,可是他不给她这个机会。

    “我叫你闭嘴,你没听见吗?”他吼道。

    她知道自己做了件多么愚蠢的事,可是,即便自己愚蠢到了极点,却还是不想让他伤心。

    走出酒店旋转门,深秋的夜风吹来,她这样的衣衫不整,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太冷了,喷嚏止不住,她蹲在地上,从包里寻找纸巾出来擦鼻涕。

    猛然间,她感觉到背上多了些重量,再看,是他的休闲西装挂在了她的肩头。她鼻子抽泣着,本来就止不住的鼻涕,此刻更加难以消失了。于是,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蹲在那里哭了起来。

    他似乎又变成了那个冷冰冰的罗逸辰,面对这样梨花带雨的妻子,丝毫没有想去安慰的想法,反倒是扔了句“你要想在这里丢人现眼的话,就继续待着”。说完,他再也不理她,扬长而去。

    她知道自己错了,错了太多,根本没有理由去怪怨他这样的决绝。

    看着他的背影在冷风里越走越远,她擦干眼泪,起身追了过去。

    他的车子就停在酒店门前的停车场里,此时,坐在车子里,他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

    其实,从她接到那个电话出现异常表情的时候,他就发现不对劲了。一直到后来,到她借口离开家,他跟了出来,而她,似乎因为太重的心事,根本不知道他就在身后。到了酒店,他看着她敲了那个房间的门,他不知道那里面住的是谁。当时,他甚至都有些后悔自己不该来,不该做出这种跟踪妻子的事。夫妻之间,即使是要对彼此信任,却也要留给对方一些空间。因此,他想象着,那扇门里的人,或许是对于沈冰来说很重要的人。如果真是这样,他是不是不该过问太多?

    怀着这样的想法,他离那扇门越来越远,一直下了楼,坐在车子里。就在他启动了车子的那一刻,一个念头突然窜入他的头脑。

    这个酒店,好像很熟悉,沈冰是不是之前来过这里?而他,好像也听过这个名字。

    糟了,是那次那个人约她来的,正是这里!会不会也是那个房间?

    房间号,房间号,到底是多少来着?

    他开始仔细回想,幸好他对数字很敏感,很快就想了起来。他要确定那个房间里住的是谁,而他自己又做不到,酒店肯定不会将客人的信息告诉他。于是,他立刻给谭鸿宇的贴身秘书打了个电话过去,让他查一下那个房间住的是什么人。

    过了不到三分钟,谭鸿宇秘书的电话就来了,竟然真的被罗逸辰猜中了。可是,罗逸辰并不会为自己高兴,反倒是平添了许多的担忧。

    “罗主任,还有什么吩咐?”秘书问。

    “没了。”罗逸辰道,刚要挂电话,突然又说,“我想进到那个房间去,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这个,罗主任,恐怕,酒店是不敢让您进去的。”秘书答道。

    “好吧,没事了,你忙吧!”罗逸辰挂断了电话,可是,显然,他并未放弃进入那个房间的想法。在车上想了一会儿,他便走进酒店大堂,找来值班经理,说那个房间里有**之事。经理当然不愿理睬,酒店里发生那种事太正常了,如今的酒店,似乎都在为了那些事而存在着。见对方给自己吃闭门羹,罗逸辰也不生气,直接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说“是的,我就在皇朝酒店,今晚的行动改在这里,你们尽快过来”。

    “等会儿,公安局扫黄的就来了,不出五分钟,你们酒店每一间房间就会被调查。你看看,要不要让我先去确实一下?”罗逸辰故弄玄虚道。

    “先生,我们酒店是不会有那种事的,您也不用白费口舌了。公安同志们来了,我们自有招待的人。”值班经理似乎很傲慢。

    如果换做平时,罗逸辰一定会收拾对方,可是,今晚,他不想,一旦事情传出去,说他的老婆半夜三更和一个陌生男人在酒店房间待着,在这个节骨眼上,简直就是添乱。而当他刚要说什么的时候,服务台的男生快步走到经理身边耳语几句,经理大惊,赶紧赔上一副笑脸,对罗逸辰道:“先生,恕我眼拙,不知您是谭先生的人。既然您这么说了,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您也是为了我们好,不是吗?请请请!”

    罗逸辰猜测可能是谭鸿宇的秘书打电话过来说了什么,于是就和经理一干人上了楼。服务员刚开了钥匙,罗逸辰就去推门,却没想到首先看见的是衣冠不整的妻子!

    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新仇旧恨全都涌上心头,罗逸辰冲过去就是给那个赵公子一顿好招呼——

    此时坐在车里,他的心头乱糟糟,还是把车上抽屉里不知放了多久的一包烟取出来,点了一支。

    沈冰走到他的车跟前,却再也挪不动一步。

    让他看到自己最不堪的那一面,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此时,赵公子加注在她身上的疼痛已然没有她心痛的厉害。羞愧、自责,一切的一切,将她彻底淹没。

    她的手扶着车窗,看见了里面那一明一灭的小光点。

    罗逸辰,对不起!

    冷风吹来,她又打了好几个喷嚏。

    他把车窗轻轻按下去一些,对她说了句“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要回家就上车!”

    她赶紧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他这样子,她就很难受。

    “对不起,我不该来这里的,对不起!”她低声说。

    他好像懒得再看她一样,掐灭了烟蒂,启动了车子,离开了停车场。

    回家的路上,两人都是一言不发,这样的安静,似乎要将人的意识彻底吞没。

    她很害怕,却说不清自己在害怕什么。双手下意识地抱住膝盖上的包包,突然想起来自己此行的重要使命。于是,她的惶恐被另一种情绪所替代,她开始紧张地调试那个胸针,看看它有否记录到最重要的东西,还有,是否功能正常!

    出门时,她带上了这个秘密武器的数据线,可以直接连到手机上。此时她全然不顾身边人的心情,开始在手机上查看自己的杰作。打开摄像机的文件夹,果然可以看到所拍摄的内容。于是,她如释重负一般的舒了口气,将摄像机装好。

    罗逸辰看了她一眼,他当然不知道她在搞什么名堂,因此,他的心情根本不如她那样变得好。

    回到家中,他再也不理会她,径自走去换衣、洗澡,然后上床。而她,只有等待,等待一个开口的机会向他解释。说是解释,平心而论,她更想忏悔以减轻自己内心的罪责。

    她坐在浴室洗漱台前,对着镜子用棉签去擦洗脸上的伤,事实上是嘴角的伤。没有想到那么痛的一巴掌,此刻在她的脸颊上已经留下了泛青的印记,而且,那半边脸也肿了起来。

    等她回到卧室,就见他已经包着被子睡了。

    她迟疑了下,还是走进房间,上了自己那一半的床。她没有转身,过了好久,也没有听到他有动静。

    “罗逸辰——”她还是忍不住开口了,转过身望着他。

    他没有理会,依旧闭着眼睛,可是她看见他的眉毛**了几下。

    他还在生气!

    她咬咬嘴唇,转过身背对着他。

    可是,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他靠过来一把扳过她,而她的胳膊,因为之前和赵公子的肢体冲突还在痛,她大声叫了起来。

    “你去那里干什么?为什么要见那个人?”他盯着她的双眼,逼问道。

    她来不及回答,而他似乎也不需要回答,说道:“自以为是!我需要你那么做吗?你做事怎么不动动脑子?那个人是你可以对付的吗?”

    “对不起,罗逸辰,对不起!”她突然哭了起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我真的好恨我自己。明明是我给你带来的麻烦,我却什么都帮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人诬陷,看着你失去你的工作,我真的,真的好恨这样的自己!”

    “我不想给你添麻烦,我不想让你遇到任何的不顺心,我想和其他人一样的帮助你,可是我真的一点用都没有,什么都做不到。那个人说,要我去见他。我想,我想,到时候就可以让他承认是他诬陷你的,是他害了你的,你是清白的。所以,所以我就去了。可是,没想到,没想到——”她擦去眼泪,可是怎么擦都擦不掉。

    她知道自己哭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对自己的痛恨。

    他抬起手,轻轻擦去她的泪,她睁开眼望着他。

    灯光虽暗,他却还是看见了她脸颊上的淤青。

    撩起她的睡衣袖子,胳膊上好多手印。

    她那个时候遭受了怎样的暴行?

    “沈冰,我警告你,以后再敢擅作主张,我一定不会饶了你!”他的语气很生硬,她没有回答。

    等她再次看到他,就见他拿着医药箱从外面走进来。

    “坐起来,我给你擦药。”他说。

    她乖乖地坐了起来。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为她的胳膊上抹着药。

    “罗逸辰,对不起!”她说。

    “住嘴!”

    她咬着嘴唇,低下头。

    慢慢地,她感觉到他的手逐渐从她的手腕向上移动到小臂,然后,向上到她的肩、锁骨、脖子,一直到脸颊。

    他的力道很轻柔,她的心头不禁一热。

    猛然间,她被他推倒在床上,没有任何的前戏,她就被迫接受了他的进入。

    身体的干涩,似乎无法阻止他的掠夺。而他,似乎唯有这样,才可让自己忘记之前那个混蛋对妻子的伤害。

    她紧闭着双目,双手死死地抓着床单,不发出一丝声音,等待着他发泄完自己的愤怒。

    “以后,不要再做那种傻事了,好吗?”他突然停下动作,在她的耳畔低语道。

    她含泪点头。

    “罗逸辰,我没有让他碰到我,我没有——”她说。

    “不要再说这件事了。”他说道。

    她只是点头,然后伸开双臂抱住身上的爱人。

    爱情,是一个具有多面性的东西,只是,有些面,我们并不习惯接受。

    事毕,她靠在他的怀里。

    “罗逸辰,那个人他承认是诬陷你了,我们抓到证据了。”她仰起脸说。

    他只是无奈地笑了。

    从这表情,她就知道他不信她的话。

    “我真的抓到证据了。”她有些急,认真地解释了一遍。

    “要不,我们现在就看那个视频,他承认了,你可以翻案了!”她说。

    她显然是不清楚整件事背后的阴谋,事情,远比她想的要复杂。而他,又如何忍心让她在经受了那么多伤痛之后,再被他打击呢?他不忍告诉她,那些她认为很重要,然后费力取到的证据,根本无法用来为他洗刷冤情。

    他没有接话,却是轻轻抚摸着她那有些肿的脸颊,问:“很疼吗?”

    “还好,我皮厚。”她说道。

    “以后,不许再做这种傻事了。万一,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心安的!”他说。

    她微笑着点头,却又说:“罗逸辰,我想帮你。”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可以挺过去的,放心。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可以了,别让我再为了你分心。”

    她点头答应,忽然想起什么,问道:“你会不会把那个人给打废了啊?人家会不会告你?”

    “你操的心还真是多,别问了,赶紧睡觉。”他拍拍她的头顶,说道。

    怀着极为忐忑的心,她还是睡着了。

    今晚,真的好累。

    第二天,沈冰还是坚持把视频给罗逸辰看了。见她那么坚持的,再加上那视频又是她冒着生命危险弄到的,尽管没什么用,他却不想让她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于是,就把视频拷贝了一份存起来,然后,将事情告诉了谭鸿宇。

    事实上,谭鸿宇一大早就接到秘书关于昨晚事件的报告,心想一定是出了事。于是就派人去查了,没想到外甥把赵公子打得够重的。不过,好像赵公子也理亏,不想让事情传出去,只好吃了哑巴亏。然而,谭鸿宇很清楚,赵公子是绝对不会就这样挨打的,他还会继续自己的行动。只不过,既然已经确定了他是幕后黑手,那就可以针对他下手了。

    另一方面,潘蓉得知彭于慧可能受了赵公子的指使陷害罗逸辰的事之后,第二天就去了彭于慧的公司。没让通报,潘蓉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蓉子——”彭于慧起身,还没来得及问,潘蓉走到她面前,直接把一堆照片甩到彭于慧的脸上。

    “你这是干什么?”彭于慧被潘蓉这行为惹生气了。

    “你还问我?你自己看!”潘蓉气呼呼地和彭于慧隔着办公桌站着。

    彭于慧拨拉了两下,道:“怎么了?”

    “你少跟我打哑谜了!是不是你让小楠陷害逸辰的?”潘蓉道。

    彭于慧不说话。

    “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会听从姓赵的话去陷害自己的朋友!彭于慧,我真是看错你了!”

    “潘蓉,你跟我吼什么?我只是为了自己的生意罢了,不像你,明明罗逸辰不要你,你还为他赴汤蹈火——”彭于慧道。

    “我的事,不需要你在这里指手画脚!”潘蓉很生气,根本不顾及昔日好姐妹的情意。

    “潘蓉,你太过分了!”彭于慧道。

    “我有你过分吗?”潘蓉道,“彭于慧,你能为了姓赵的背叛朋友,我潘蓉也不会再拿你当姐妹!从今天起,我们再无瓜葛。”说完,潘蓉气冲冲地就往外走。

    彭于慧害怕了,她的好多生意都是在依靠潘蓉的。潘蓉和她一翻脸,那么多的合同就都会终止了。于是,彭于慧快步追了出去,潘蓉丝毫没有理会,径直往电梯走。

    眼瞧着电梯门要关上,彭于慧紧张地按着按钮,想要进去,却被潘蓉将电梯一关,再也见不到面了。

    彭于慧站在原地,心情难辨。

    她没有料到事情这么快就败露,更加没想到潘蓉会为了罗逸辰抛下她!

    可是,当电梯下行的时候,潘蓉突然觉得眼前一阵黑,赶忙扶着墙才没有倒下去。

    上个月去医院,陈医生建议她早点住院,可是,她总觉得在医院里无所事事,又不想浪费时间,于是只拿了些药就走了。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月,病情竟然发展的这么快,头晕的次数比以前明显增加了许多。

    难道说我真的命该绝吗?

    她走出写字楼,坐在外面的长椅上,闭上眼抬头望着天空。

    手包里传出手机的声音,她深呼吸一下,拿出来接通——

    “你在哪儿?”电话里依旧是那个熟悉的温柔的声音。

    她微微一笑,道:“上班时间,你这样消极怠工可不好!”

    张政没有接话,却说:“明天上午我有空,我们去趟医院吧!就上次我给你说的那个医生,正好来讲学了,我找人跟他约了下,让他帮你看看。”

    潘蓉的心头微微一热,说道:“我最近有很多事没忙完,等以后——”

    “你要是不答应,今天晚上我就去你家,明早直接把你带过去。”张政道。

    有这样一个人体贴自己,是怎样的幸福啊!可是,终究不是自己心里的那一个。

    “逸辰的事还没有结束,我,不想在医院里干等着。”潘蓉咬了咬嘴唇,说。

    “他的前程,真的比你自己的生命重要吗?”

    “你这是比的什么啊?两码事。”

    张政按着太阳穴,沉默一会儿,说:“你就别担心了,我已经跟我外公说了,让他找机会给姓赵的敲个警钟!”

    “就这样吗?”潘蓉显然很失望。

    她知道,老头子能答应这么做就很难了,可是,她要的,绝对不止是这样。

    “我知道,你不甘心。可是,你要知道,不管你手上握有多少证据,都无法将他绳之以法!”张政劝道。

    潘蓉苦笑着叹了口气,说:“总有些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不管他们犯下多少罪行,都不会受到追究!可是,有的人,明明什么错都没有,却要受着这不公正的待遇!”

    “这种事,不是咱们能改变的。如果你为了这些事而影响了自己的治疗——”张政劝道。

    “好了,你别说了。我答应你,明天等你。”潘蓉道。

    “好,你在家等我,我去接你!”张政道,潘蓉答应了。

    如果我就这样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可是,现在活着,还不是照样见不到吗?

    想到此,她弯下腰将脸贴在大腿面上,闭上眼睛,不让泪水流出来。

    回到公司,潘蓉亲自下令停止了和彭于慧公司的一切合作。

    为了罗逸辰,她什么事都可以做,哪怕将昔日的姐妹逼到走投无路!

    彭于慧这个叛徒!

    三天后,写检举信告发罗逸辰的公司老总向纪检委承认自己是诬陷。而纪检委上下的干部,被这一次的组织审查给搞得焦头烂额,没有几个人愿意牵扯进老大和罗振华之间的斗争,盼望着这场审讯早点结束。因此,当举报人承认是诬陷之后,办案人员都松了口气。于是,案情总结很快就写了出来,以最快速度报到了纪委刘书记手上。

    看到这结果,刘书记自然生气。他本想借着这件案子打击罗振华,原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可是,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个结局。

    事实上,刘书记也听说公安厅黄厅长参与了整件事,毫无疑问,黄厅长的加入给罗振华增加了一个制胜的筹码。恐怕,那个举报人也是受不了压力才那么说的吧!

    案子已经水落石出,纪检委也不能再压着不报。可是,即便如此,也不能让罗振华占了便宜!

    徐书记亲自盯着这个案子,因此,刘书记便亲自去向徐书记做了汇报。徐书记听完,便让秘书打电话把罗振华叫了过来。

    “徐书记,这里头,怕是有伪造口供的疑点。”刘书记补充道。

    “伪造?”徐书记皱了下眉,扫了属下一眼。

    “前一阵子,公安厅对举报人进行了一些调查,然后,举报人就翻供了。”刘书记说,事实上就是在暗示黄厅长派人用了见不得光的手段。

    徐书记叹了口气,说:“如果整件事都是一场误会呢?”

    “徐书记——”

    “老刘,你听我说完。罗逸辰在我身边工作了很多年,对于他,我还是比较了解的。既然事情已经了结了,你也就不要再抓着不放了。事实是怎样的,我想,你心里也是清楚的。继续追究还有什么意思?你要想办案子,有的是人让你查,何必抓着这一个已经清楚的事情不放?”徐书记道,“你和老罗都是老同志了,搞好团结,把工作干好。等会他来了,你们把话说清楚。”

    刘书记这才反应过来,徐书记是站在罗逸辰的一边的,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还要支持他追查呢?

    罗振华到来后,三人畅谈此事。

    尽管事实已经清楚,可是,鉴于这件事对儿子造成的不良影响,罗振华的心绪难平。只不过,耐着有徐书记在,他也不好说什么。

    “好了,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嘛!查清楚就最好了,你们两个,可别因为这件事留下什么心结!”徐书记道。

    老大都说到这份上了,要是再执拗着,倒显得不好了。于是,刘书记和罗振华便当着徐书记的面握手言和。

    只不过,走出徐书记办公室,罗振华便说“以后,还是搞清楚了再下手,免得最后让人都看了笑话。”

    “听你这意思,是刘某成了笑柄了?”刘书记笑道。

    罗振华笑而不语。

    “但愿你家小罗今后还能够逢凶化吉。”刘书记凑近罗振华轻声说,“你能罩得了几年?”

    说完,刘书记对罗振华神秘地笑了下,扬长而去。

    罗振华站在原地,只是叹了口气,慢条斯理地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事实上,罗逸辰整件事都是瞒着他母亲的。谭桂英出了院,医生说需要静养,情绪不能有太大的起伏。因此,所有人都把这件事瞒住了。如今,乌云散去,家里人都说要给罗逸辰庆祝一下,除除晦气。这么一来,谭桂英自然也就知道了。

    自从医院苏醒后,谭桂英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的,话明显变少了,很多时候都是安静地看着别人、听别人说话。现在,她知道了儿子经历的这一场风波,却不像过去那么激动了。

    事情查清楚后,罗逸辰官复原职,很快就恢复了工作。家里人也准备给他庆祝下,因为罗逸辰外婆生病不能出门,因此,罗、谭两家的人便聚在谭家。

    真相大白,罗逸辰却是不像别人想象的那么高兴。他很平静地听纪检委宣布了对事件调查的过程和结果,等同僚们和他握手恭喜时,他只是淡淡地笑着道谢。

    沈冰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从办公室出来,罗逸辰便直接开车去了学校沈冰的办公室,然后坐在那里等着她。

    她从实验室出来,在办公室给自己倒了杯水,见他坐在电脑前,笑着拍了下他的肩。

    “怎么了?”她低下头,盯着他问。

    他的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是喜悦还是什么,她根本说不清,只是,她感觉和之前不一样了。

    他往后看了下,见窗帘还开着,便说:“去把窗帘拉上。”

    “干嘛?”她不解,“大白天的拉什么窗帘?”

    “让你去你就去,干什么那么多废话!”他说。

    她便放下水杯子,去把靠近走廊那边的窗帘拉上了,他又让她把门反锁了,她越发的糊涂,见他坚持,就去了。

    “好了,你要说什么,说吧!”她站在屋子中间。

    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走上前去,一把抱住她,低下头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

    那样的用力,几乎不能算作是吻,而是咬了。

    她很痛,连眼泪都出来了。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在一起这么久了,他还总是要用这样暴力的行为来表示感情?

    “你,你干什么?这是办公室!”她用力推开他,提醒道。

    他大步上前,将她的身体抵在文件柜上,一只手开始在她的胸前揉搓,口中喃喃道:“我真想马上要了你!”

    “你疯了!”她低声怒道。

    “我是疯了,这段时间,都快被逼疯了。”他说着,吻如雨点一般落在她的脸上、脖间。

    “我知道你难受!”她说着,听到他这句话,她的不快也顿时消失了。

    “你知道吗?从今天开始,我自由了,什么事都没有了。没有了调查,没有了问讯,没有了诽谤!”他说着,似乎很是激动。

    她简直不敢相信,喜悦立刻将她淹没。

    “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她说着,有些喜极而泣。

    他停下吻她,专注地凝视着她美丽的面容。

    “如果没有你,我恐怕坚持不了。谢谢你!”他说,温柔地在她的额头印上一记吻。

    她闭上眼,靠在他的怀里。

    什么都不说,只是这样紧紧拥抱着,这样就好!

    罗逸辰本来要约谭鸿宇一起吃晚饭,谭鸿宇却因为一个重要的商业谈判突然离开了。于是,晚上,小夫妻便在外面小小的庆祝了一下,然后就回家了。

    这夫妻两人在家里的生活,似乎一成不变。

    要么是都在客厅里待着,一个看电视,一个看杂志或玩游戏。因为两个人的爱好既然不同且丝毫没有交集,因此,一个人欣赏自己喜爱的节目之时,另一个只是在旁边陪着做自己的事而已。要么都是在书房待着,各自盯着自己的电脑干着自己的事,鲜有沟通。

    只不过,例外总是有的,比如今晚。

    摆脱了枷锁的罗逸辰,今夜比平时更加的疯狂。虽然不是生活的全部,也不是表达自己喜悦的唯一方式,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到了这个家里,似乎在夫妻二人有限的交流活动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第二天不是周末,两人还要上班,可是,这一夜几乎没有睡,天亮时哪里有精神工作。

    沈冰起了床,去洗漱。罗逸辰无意间经过洗手间,却听到里面传来呕吐声,将近一两分钟都没有停止。他很是担心,赶紧进去,但见沈冰双手扶着洗脸台,弯着腰趴在那里。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他拍着她的背,担忧地问。

    她只是摇头,等到舒服点了,才站起身洗了下脸,说:“好几天了,可能是最近天凉,胃出现问题了。吃点什么都会觉得反胃。”

    “抽空去医院看看,别拖着!”他说。

    “哦,等有时间吧!这些日子太忙了。”她随口应付道。

    昨晚上,罗逸辰就说了家里人准备在周末举办一个聚会为他庆祝的,沈冰便说安排下时间,给学生们交代好工作,因为最近大家的工作都在紧要关头。

    终于到了庆祝会的这天!

    一大早,沈冰和罗逸辰就去外公家帮忙准备了。原本说是要请厨师来家里的,老人家们却说自己家的人清净,把做菜的任务交给了每个家庭。于是,便在谭家的大客厅里,举办了一场自助餐的盛宴。家里每个人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在厨房里挨个忙碌。为了不让大家做重复,提前两天,大家就在家族qq群上开始设计菜谱、进行分工。到了这一天,一切都井井有条的进行着。罗逸辰家里因为母亲生病,于是,做菜的任务就落在了他们小两口身上。整个谭家小楼,从屋里到屋外,都是一片欢声笑语,这幢老房子,迎来了难得热闹的场面。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老老少少,济济一堂。

    轮到罗逸辰和沈冰去使用厨房了,两个人关上门,在厨房里精诚合作。

    突然,门开了,两人往门口一看,是谭桂英。

    “妈,您去楼上歇着,我们两个速度很快的。”罗逸辰起身劝道。

    “没事,我过来看看!”谭桂英露出淡淡的笑,答道,罗逸辰便没有再阻拦,和沈冰商量起来。

    “看你们两个慢的,切个菜都慢悠悠的,还说快?我给你们切吧!”谭桂英走到沈冰身边,伸手要菜刀。

    “妈,我们还行,别把您累着了!”沈冰还真是不习惯婆婆主动帮忙。

    “没事,闲着也是闲着。”谭桂英说着,头也不抬,只是切菜,“辰儿,那个青菜也是要用的吗?拿过来。”

    罗逸辰赶紧端着菜篮过去,母亲便取出那几棵上海青。

    沈冰见婆婆切菜,自己便在一旁开始备料了,罗逸辰看自己没有用处,就在一旁站着。不过几分钟,母亲就开始指导他们两个了,特别是沈冰。

    “这个菜,油不能太热,你先关掉火,晾一会儿之后再开始炒。”婆婆说。

    沈冰“哦”了一声,便按照婆婆的吩咐做了。

    “是这样吗?”沈冰问,婆婆点头。

    罗逸辰怕母亲累着,赶紧搬来一把椅子,谭桂英便坐在一旁看儿媳妇做菜,而罗逸辰也在帮忙。夫妻二人,一人一样,看似很和睦。谭桂英只是看着,一声不吭,以至于小夫妻几乎忘记了老太太就在旁边。

    看着儿子和媳妇说说笑笑,谭桂英的眼角开始湿润了。

    在她的记忆中,儿子是个很少会这样说笑的人,他偶尔的笑脸,转瞬即逝。于是,她就以为儿子很内向,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彻底颠覆了儿子给她留下的印象。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就是当初他所说的那种平凡的幸福?这就是他坚持选择沈冰的理由?

    谭桂英一言不发,心里却是翻江倒海。

    经历了这一次的生死,她没想到这个儿媳妇如此孝顺她,根本不计较她这么多年的冷言冷语。是不是她错了?她一开始就是错的?什么门当户对?什么儿子的前途?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是比儿子发自内心的幸福更加重要?

    想到此,谭桂英忍不住掩面而泣。她似乎忘记了自己身处怎样的氛围,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坐在椅子上哭泣起来,从小声的抽泣,一直到后来的哽咽。

    “妈,妈,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罗逸辰和沈冰这才发现了母亲的悲伤,赶紧蹲在母亲面前询问。

    谭桂英说不出一个字,只是摇头。

    “妈,您别这样,我给您拿药去,千万别这样了!”罗逸辰说完,赶紧冲出厨房,去楼上母亲的房间取药。沈冰赶紧给婆婆倒了一杯水放在手中,说:“妈妈,您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的?我们陪您去医院看看?”

    谭桂英摇头,却一把抓住沈冰的手,沈冰不解地望着婆婆。

    “你是不是很恨我?”谭桂英擦去眼泪,略微平复了下心情,问道。

    沈冰轻笑了下,道:“妈,您别这么说!”

    “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都在恨我,你恨我拆散你和辰儿,恨我把你赶走,是不是?”谭桂英追问道。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沈冰道。

    “你说实话!”谭桂英道。

    “不管怎样,您是罗逸辰的母亲,我,是他的妻子!”沈冰说。

    罗逸辰刚刚走到厨房门口,准备推门进去,却看见母亲拉着沈冰的手在说什么。他把手放在门把手上,却没有推门进去。

    谭桂英松开手,叹道:“你恨我也是应该的,你怎么会不恨我呢?”

    “我们,都是一家人,对吗?”沈冰说。

    谭桂英讶异地盯着她。

    “说实话,我是恨您的,过去。可是,经过这些年,我也慢慢想通了。父母的想法和孩子的不见得总会一致,冲突是在所难免的。您过去的做法虽然,虽然——可是,您也是站在您的角度为罗逸辰做最好的选择。将来有一天,等我自己的孩子长大了,或许我也会跟您一样,用自己的想法去安排孩子的生活。关心则乱!所以,”沈冰看着婆婆,“虽然我不喜欢您的做法,可是,我也理解您。”

    “小冰——”谭桂英唤道。

    “我们是一家人,是罗逸辰最亲近的人,如果我们对对方心存怨气,他夹在中间何其为难?所以,过去的事,就过去吧!您也别再想了,都过去了!”沈冰说。

    “小冰,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对不起辰儿,对不起!”谭桂英掩面泣道。

    沈冰赶紧蹲下身,抽出纸巾给婆婆擦着眼泪。

    “你能原谅我吗?小冰,你能原谅我吗?”谭桂英拉着沈冰的手,颤抖着问道。

    原谅还是不原谅,很久以前就没有意义了,不是吗?

    一切都是为了罗逸辰,为了这个家!

    沈冰握住婆婆的手,微笑道:“您永远都是我的妈妈!”

    谭桂英抱着沈冰的头,流泪。

    罗逸辰看着这一幕,差不多知道了里面发生的事。

    有什么能比一家人和和美美在一起生活要好呢?

    到了就餐时间,客厅的长桌上摆了各式菜肴,几乎成了各家的厨艺比赛。大家为了罗逸辰恢复清白而高兴,为了大家共同的幸福生活而开心。

    谭桂英拉着儿媳妇坐在身边,大家看此情形,就知道婆媳二人已经和好了。因为谭桂英的脾气大家都清楚,她是不会勉强自己的。

    婆媳二人坐在一起,婆婆还给沈冰夹菜。突然,沈冰觉得一阵恶心,赶紧起身去洗手间了。

    罗逸辰和长辈们说话,倒是没有注意到。

    见沈冰出去,罗琦跟进了洗手间。

    “嫂子,你这是怎么了?”罗琦问,给沈冰递了张纸巾。

    “没事,最近可能胃出问题了,老是这样。明天我去看看医生。”沈冰擦着嘴角,答道。

    罗琦略有深意地盯着沈冰,问:“嫂嫂,你不会是有了吧?”

    “啊?”沈冰道,“你是说,怀孕?”

    “是啊!”罗琦道,“你的大姨妈多久没来了?”

    “我的那个一直都不准,说一个月不来就不来,所以——”沈冰道。

    以前她的妇科就不好,来月经痛得要死。经过那次宫外孕之后,身体更是差。都说是这种问题要靠中医来调理,可是,那次事件后,她也没有机会和心情去管,后来出国了,更加没有在意了。

    “我看你这症状和我刚怀上的时候挺像的。我跟你说,我整整吐了三个月才好的。那三个月,闻见吃的就想吐,简直是要了命了,什么都吃不下。你啊,唉,还是买个孕纸测一下吧!很方便的。”罗琦年纪比沈冰小,可是,现在完全是个过来人的样子。

    沈冰听罗琦这么一说,突然开始期待罗琦所说的是真的了。要是真的怀孕了,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走出洗手间,沈冰坐回自己的位置,婆婆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事。倒是罗琦,好像掩盖不住地兴奋的心情,走到罗逸辰身边耳语几句,罗逸辰大惊,盯着沈冰。

    这天晚上,罗逸辰和沈冰都回了罗逸辰父母家。在回家的路上,罗逸辰特意停下车去了药店。

    “给你!”见沈冰要去洗手间,罗逸辰把从药店买来的东西递给她。

    “什么?”她问,一看,大惊,“验孕纸?”

    罗逸辰脸上的表情,简直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总之是很复杂。

    “罗琦跟我说了,你,还是试试吧!”他不好意思看她,说道。

    她也有些害羞,低下头:“怎么买了这么多?”

    他一下子买了五张,而且还都不一样。

    “我,我怕一张测不准。”他别过脸,道,“反正多测几次没坏处,你去吧!”

    她也不敢抬头,低着头走进了洗手间。

    里面的人焦虑不安,外面等的人更加如此。

    终于,等到她开门走出来,罗逸辰几乎是冲过去的,他满怀期待地盯着她。

    “罗逸辰,那个——”她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下头。

    “什么?”他抓住她的肩膀,急切地问。

    她再次看了他一眼,然后说:“你当爸爸了!”

    没有得到任何的回答,她不知道他怎么了,抬起头看着他。只见他呆呆地,似乎有点神游太虚的意味。

    “嗳,罗逸辰,你怎么了?”她紧张地问。

    他突然大笑起来,抱着她在地上转圈。

    “你放我下来啦!转晕了!”她抱着他的脖子,叫道。

    这句话提醒了他,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将她抱着放在床上,然后趴在她旁边,望着她。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他的眼神让她有些羞涩。

    他轻声一笑,道:“像是做梦一样的。没想到,我们真的有孩子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望着他。

    那次,她说自己担心那件事会导致不能怀孕,事实上,他也很担心。如果真的是那个结果,他会懊悔死的。可是,没想到,上天在这个时候送了个小生命给他们。

    “你说,会不会是咱们的小宝宝让你逢凶化吉的?”她突然问。

    他笑了,说:“你还真是迷信!不过,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可就是个福星了!”

    她轻声笑了,没说话。

    “对了,我赶紧跟我爸妈说一声去,他们不知道想孙子想了多少年了!”说完,罗逸辰亲了下妻子的额头,出了房门。

    看着他像个孩子一样的兴奋,她叹道:“自己还跟个孩子一样的,竟然是孩子的父亲!”说着,她将双手轻轻放在小腹部,那个孕育着小生命的地方,闭上眼。

    那,会是怎样的孩子呢?

    听儿子说了这件事,罗振华夫妇立刻上楼来。

    跟儿媳妇左交代右安排的,还说:“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住在家里,别过去了。辰儿,明天你就去把你们平常用的东西拿过来。”

    “是啊,还有,还要给小冰准备孕妇穿的衣服。肚子大起来,现在的衣服就不能穿了。”谭桂英道,“哦,对了,周一,我陪你去医院看一下。”

    看着老婆这么开心的,罗振华的心头也轻松了许多。

    为了不影响沈冰休息,老两口待了一会儿就下楼了。

    晚上,看着妻子平静地进入梦乡,罗逸辰也会心地笑了。

    上天,终究还是给了他们一个孩子啊!

    于是,沈冰和罗逸辰就这样搬到了罗家居住。而沈冰怀孕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达到了罗家、谭家以及沈家的各个亲戚那里。罗逸辰的爷爷奶奶竟然专门跑到儿子家里来探望孙媳妇,又是各种叮咛。

    沈冰虽然觉得累,可是也很理解大家的心情,毕竟,罗逸辰是他们所有人的希望。

    周一,谭桂英约了妇产科医生,带着沈冰去检查。令全家人更加意外的是,沈冰怀着的竟然是双胞胎!

    一时之间,这个消息如炸雷一般传遍了罗、谭两家的每个家庭。

    这么一来,家里人就更加不敢让沈冰出门了。因为沈冰今年也三十岁了,属于高龄产妇,又怀着双胞胎,大家生怕她一不小心就出现意外。可是,沈冰还是要上班啊。于是,罗逸辰便成了专用司机,每天接送老婆上下班。当罗逸辰出差不在或者工作繁忙的时候,这个差使就被谭鸿宇给抢去了。

    一家人开开心心地为孩子的到来准备着,而就在罗逸辰沉浸在身为人父的喜悦当中时,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你好,我是张政!”

    “哦,你好,张司长!”罗逸辰道。

    “别客气,小罗,我是从谭佳那里要到你的号码的。你现在讲话方便吗?”张政道。

    罗逸辰起身关上办公室的门,说:“什么事,你说!”

    “是这样的。”张政顿了下,说,“潘蓉她,她的身体不太好。医生劝她住院治疗,我们大家也都劝了,可是她不听。我想,如果是你的话,她会听的。所以,小罗,麻烦你劝劝她!”

    罗逸辰的手突然抖了起来,沉默了好久,问:“她,怎么了?”

    “急性白血病,髓性的。医生说,只要找到匹配的骨髓就可以治愈,不过,为了保证手术的成功,希望她早点在医院接受术前治疗,改善体质。”张政说着,鼻头一酸,“她不想去医院,因为至今都没有找到匹配的骨髓。”

    对于罗逸辰来说,潘蓉的生病完全是个晴天霹雳。

    他无法相信那个潘蓉竟然会生病,生这种病!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让她生病?

    “她不知道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她也一直都不想让你知道,害怕影响你的生活。可是,到了这个地步,除了你,我不知道还有谁可以劝得动她!所以,小罗,拜托你了!”张政道,“劝劝她吧!”

    罗逸辰沉默良久,才说:“她在哪里?”

    “在北京!”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张司长!”罗逸辰道,张政没有再说什么,挂断了电话,眼角却润湿了。

    罗逸辰站在窗前,和张政一样,他的眼中也涌出滚烫的液体。

    “潘蓉,你还好吗?”他平复了心情,终究还是给她打了过去。

    潘蓉正在批复文件,笑着说:“我很好啊!听谭佳说你当爸爸了,恭喜你啊!”

    他把手机拿开,按在自己的胸口,须臾之后,拿起来说:“嗯,谢谢你!”

    “还是双胞胎啊!真是好事,你们家就有那个历史嘛!要是龙凤胎就好了!”潘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开朗,丝毫听不出悲伤。

    听不到罗逸辰的回答,潘蓉突然感觉到很重的伤感,鼻子**了下,擦去眼中流出的泪,笑着说:“沈冰一定很辛苦吧!你可要好好照顾她,现在她是三个人呢!你可别再像过去那样,动不动就给人家甩脸子,孕妇要保持好心情!”

    “嗯!”

    潘蓉顿了下,接着说:“姓赵的事,对不起,我没办法,只能做到这个地步,对不起,逸辰!”

    赵公子并未受到任何法律的制裁,只不过被他爷爷给赶到澳大利亚去了。

    “别说这种话!”罗逸辰道,思考了好一会儿,他才说,“潘蓉,照顾好自己,生病了就去医院,好吗?听医生的话,乖乖治病,过几天我去看你!”

    听他这么说,潘蓉突然止不住地流泪,将手机按在桌面上,抽泣起来。

    如果说这辈子最舍不下的是谁?答案就是他!

    如今,这个最难割舍的人开始劝说她,她突然觉得那道为自己筑造的高墙轰然坍塌,她渴望他的关怀,渴望见到他,可是不能。这一生最难忘的人,却是永远都不会属于自己的那个人!

    许久之后,她擦干眼泪,面带笑容,对他说:“好,我知道了,今天下午就去!”

    “嗯,周末我就去医院看你。等你住院了,就告诉我一声。”他叮嘱道。

    “我知道了。”她说,害怕自己忍不住会再哭泣,她赶紧说,“我这边还有事,改天再聊。恭喜你啊!”

    说完,她挂断了电话。可是,两个空间里,两个人都没有动弹,只是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不知多久。

    回到家,罗逸辰的心情根本好不起来。只要一想到潘蓉或许会离开这个世界,他就痛苦的不得了。沈冰察觉出他的异样,看着他一个人坐在黑暗的房间里发呆,她问了因由。思考之后,他才将事情告诉了她。沈冰也不敢相信会这样,却还是安慰他说:“你别担心,一定会有救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一定会没事的。”罗逸辰只是叹气。

    “周末你就去北京吧!赶紧把机票订上,早点去看她。实在不行,就请假去!”她说。

    他望着她,问:“你不生气吗?”

    “为什么要生气?她是你的好朋友,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我为什么要生气?你也被太担心了,潘蓉是那么好的一个人,老天爷一定会好好待她的,一定会度过这一关!你放心!”她劝慰他。

    罗逸辰无力地靠着妻子的肩,静静地坐着。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罗逸辰就给上司请了假,乘飞机赶往北京,和潘蓉的家人以及张政一起陪着潘蓉住进了医院。

    这是罗逸辰第一次和张政见面,看着他那样悉心照料潘蓉,罗逸辰的心,安定了下来。

    潘蓉去做检查,两个大男人守在外面。张政对罗逸辰说了“谢谢”,两人相视一笑,罗逸辰却说:“你会对她好的,对吗?”

    张政没有回答,却问:“爱过她吗?”

    罗逸辰叹了口气,说:“爱情,是一条单行道,只能有一辆车通过。”

    张政微微笑道:“我希望她的那条道上是空的!”

    罗逸辰笑了下,没有说话。

    次年夏天,沈冰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如所有人所盼望的那样,是一对龙凤胎!为了照顾小宝宝,沈冰的母亲也辞掉了学校的聘请,来到省城帮着女儿女婿带孩子,大家都住在罗振华家里。

    于是,这个小楼里,有了孩子的啼哭声,有了两位新父母忙乱的声音,有了长辈们满意的笑声,后来,也渐渐有了两个小宝贝的笑声,以及他们搞破坏的声音,还有家长们被他们折腾的无语的叹息声。总之,这个家里,声音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欢乐!

    而谭鸿宇同志有了烦恼,他不知道应该让这两个小家伙称呼他为舅爷爷还是舅舅。他是罗逸辰的舅舅,却是沈冰的“大哥”!不过,这个家庭,注定是难以解决这复杂的关系。所以,大家就不管谭鸿宇的烦恼了,让他一个人头疼去好了!

    虽然罗逸辰还会像过去一样说自己的小妻子是“小笨蛋”、“死丫头”,可是,妻子拥有两个忠实的保镖,一定会收拾这个“恶毒”的父亲!

    生活,只会越变越美好!( 枕边沦陷:高官的娇俏妻 http://www.hax321.com/5_5481/ 移动版阅读m.hax321.com )